社評:國民黨反對楊翠的理由是錯的

主筆室 2020年05月13日 07:01:00

把代理主委楊翠的白恐受難者家屬身份當成一個利益攸關的當事人,這說法相當典型地代表國民黨及其支持者對於促轉會這個組織的觀感。(圖片摘自楊翠臉書)

國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林為洲說,促轉會做為轉型正義「裁判機關」,代理主委楊翠卻是白色恐怖受難者楊逵的三等親,並不適合接任促轉會主委一職。林為洲把促轉會當成一個「審判機關」,把自己所屬的國民黨當成一個「被審判者」,把代理主委楊翠的白恐受難者家屬身份當成一個利益攸關的當事人,這說法相當典型地代表國民黨及其支持者對於促轉會這個組織的觀感,其實也是轉型正義在台灣迄今仍步履蹣跚的主因。

 

首先,促轉會作為台灣處理轉型正義的主責機關,它的權責在於對發生在過去威權統治時期的不義不法事件提出看法與建議,它不是用來「審判」誰,當然更不是用來「追殺」誰;相反地,透過促轉會的追索,以及在這過程當中引發的討論,希望多數台灣人對於發生在過去的那段歷史,能夠產生「共感」,也才有機會一起打造正向的歷史記憶。從這個角度來講,轉型正義工程不但不是在「迫害」國民黨,而是在「洗滌」國民黨;透過這樣的清理,作為世上少數歷經民主轉型過程依舊能持續存活的威權政黨,國民黨才能擺脫那段威權統治的糾纏。

 

一如林為洲說「國民黨是轉型正義當事人」,過去20多年來,國民黨領導人其實也一直有意識地想擺脫那些「黑歷史」。例如李登輝執政時代開始以國家之力「補償」白色恐怖的受難者,馬英九執政時代更幾乎年年向二二八及白色恐怖受難家屬道歉,這顯示國民黨領導人很清楚:在那段威權統治台灣的時期,自己的確做錯了一些事。只是,多數國民黨人不解的是:「我們都已經道歉賠錢了,還要我們怎麼樣?」

 

「還要國民黨怎麼樣」是一個政治攻防下的說法,但轉型正義要做的其實是「看看這些人(白色恐怖受難者及其家屬)怎麼樣?」例如,促轉會上週新公布的「陳文成命案調查報告」裡,除了若干警總早已監控陳文成的事例外,新出土的資料不多,而所謂「警備總部對於陳文成之死亡,涉有嫌疑」,恐怕更是台灣不分藍綠立場心照不宣的結論。只是,一個前途無限看好的留美博士,只因為回台省親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沒了性命,對受難家屬而言,過去30多年來冤屈無處訴的悲慟從何排解?當年那個以殺戮威嚇異己的邪惡政權又該當什麼樣的責任?

 

如果能稍稍同理被害者家屬,你一定會想知道那些殺戮的真相是什麼?是誰下的令?就算因為已經年代久遠、證據佚失,已無法確實地鎖定兇嫌,至少也會希望能為長年在暗夜哭泣的被害者家屬多做些什麼;包括是否可能做出一份迄今最完整的調查報告?是否可以用國家的名義向家屬慎重道歉嗎?是的,不管陳文成命案或林宅血案,這個極可能殺害他們家人的國家從未提出正式的道歉。作為當事人家屬,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國家?

 

所以,真的不要用「我已經賠錢、道歉了,你還要怎麼樣?」來了卻自己的責任,就算你道歉了,這些受難者及其家屬也有權力知道:「你在道歉什麼?你知道錯在哪裡?」你不能夠每年的二二八時滿臉悲戚地受難家屬鞠躬致意,隔了一個多月後,又在清明節時跑到慈湖「陵寢」淚流滿面地宣稱要繼承兩蔣的遺志。這個道理不難懂,只是政治人物基於情感孺慕與政治需求裝不懂。

 

與林為洲的說法剛好相反,正因為楊翠作為楊逵孫女,她更能瞭解受難者的苦痛與困境,在這樣的深層關懷下,她可能更有機會做好轉型正義的工作;更何況促轉會所有的總結報告都必須面向社會,訴諸所有人的公評。轉型正義不是要搞政治惡鬥,不是要「審判」那段歷史,而是要帶著所有人「回望」那段歷史;一個能夠透過回望歷史、理解別人感受的人,才有機會就事論事地找出解決方案,這樣的國家也才有機會面向未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