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度從全球排名18掉到80的香港

顏純鈎 2020年05月14日 07:00:00

在所有的自由失去之前,一定先失去新聞自由,香港正是如此。(湯森路透)

支持媒體記者 守住新聞自由

 

疫情稍歇,黑警又大出動,這一次比疫前更瘋狂,似乎這些狂徒在警署裡關了一兩個月,人人心癢難搔,等不及早點出街,再打殺香港市民,來平衡他們的變態心理。

 

近日並沒有正經的遊行,只不過有一些市民在街頭站立,旁觀市面情況,警察一到,即刻大抓捕大掃蕩,連小男孩小女孩都不放過。一個13歲小記者,小小年紀關心社會,學習採訪,也要被警察羞辱抓捕,事後更表現出一種同齡孩子少有的得體懂事的態度。這樣的小孩子,正是李嘉誠口中的「未來主人翁」,正是他希望政府「網開一面」善待的孩子,可恨這幫黑警,已經喪失人性,竟以虐待小孩子為樂。

 

何者為正,何者為邪,在實事面前很清楚。黑警一出動,邪氣熏天,整個街道上黑風愁慘。黑警貌似凶狠,但貌似弱小的孩子們也在街頭,他們在為這個時代作證,有他們在現場,任何妖魔鬼怪都無所遁形。中共和林鄭們,應該害怕的,正是這幫天真無邪、心地純良的孩子,因為他們身上代表了未來。

 

近日被黑警虐待的,還包括各個媒體的新聞記者,很多記者無端中招,被羞辱被推撞,有的被噴胡椒水,黑警竟然不讓他們清洗。這是一幫什麼樣的變態狂徒,他們看著別人受苦,有陰暗畸型的心理滿足嗎?他們要以折磨他人來填補自己殘缺的人格嗎?

 

香港街頭的媒體記者,並不都是支持黃營的,香港大部份報章都已經被中共收買,也就是說,不少記者都是黑警的自己人,此外,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重要媒體的記者。黑警無差別攻擊記者,主要原因當然是記者在現場,會巨細無遺用文字圖片和錄影,把他們的罪狀都記錄在案,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會成為日後的呈堂證供。

 

但,難道記者是可以阻擋的嗎?記者在案發現場,是記者的天職,炮火連天子彈橫飛的戰場,都有記者不怕死堅守在那裡,更何況在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黑警再如何打壓記者,記者都不會退縮,可以說,記者們就是所有黑暗勢力的天敵。

 

最近公佈的世界各國和地區新聞自由排名,香港由2012年的排名第18,直線跌到第80,其間相隔僅僅8年,可謂「退步」神速!而我們「偉大的祖國」,更「偉大」到排名世界第177名,為倒數第4。香港排名下跌,當然多得中共「好帶挈」,多得林鄭忠實執行中共意旨,更多得黑警集體性的顛狂。希望「香港再出發大聯盟」那一千多「社會賢達」,會對香港新聞自由排名的斷崖式下跌感到「自豪」,他們再自豪下去,香港大有希望跌到與「偉大祖國」同樣「偉大」的倒數第5名。

 

在所有的自由失去之前,一定先失去新聞自由,因為獨裁政府只有把新聞自由扼殺了,他才有更大空間做壞事。近日一大幫黑警群聚群毆,鄧炳強連同陶輝等警方高層被揭犯法,這些惡名昭彰的劣跡,無不拜記者們深入調查之所賜。不能想像,今日香港如沒有記者們的堅守崗位和窮追猛打,香港社會的黑暗將如何變本加厲。

 

當下沒有什麼比保護記者、堅守新聞自由的最後堡壘更為重要的事。筆者希望市民們在衝突現場,一定要盡全力保護身邊的記者,一定用一切辦法協助他們,一定要盡自己的能力,去幫助他們生存下去。要知道,沒有自由新聞媒體的存在,也不會有我們的未來。

 

誰最怕記者?不是普通市民,一定是政府,民主的政府怕媒體,獨裁的政府更怕,獨裁政府視自由媒體如洪水猛獸,他們千方百計要收買記者,威嚇記者,迫害記者。只要看看大陸的陳秋實、方斌們,就明白香港的記者們,目前還算是幸運,至少他們還不會隨時無端失踪,但這種情況能維持到幾時?

 

陳秋實說:「老子死都不怕,還怕國保嗎?」這句話說出來多不容易啊!是的,新聞自由就應該用生命去爭取,用生命去保護。在前線搏殺的年輕記者們,就是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兄弟姐妹,我們沒有武器去保護他們,但每個人出一點錢,就能支持自由媒體生存下去,我們還有正氣,遍佈人間的道義感,更是支撐他們堅守下去的最大力量。在街頭遇到記者,給他們一個微笑,給他們一個大姆指,給他們一個擁抱,因為我們和他們血肉相連。

 

就讓中共和林鄭們、讓老懵懂們,在自由媒體面前發抖吧!自由媒體不會死盡,記者們一代代前赴後繼,現在已經有13歲的孩子在街頭採訪,問你怕未?(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