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小燈泡媽媽用理性風度展現了自己的力量

倪國榮 2020年05月15日 00:00:00

王婉諭帶動生命的價值是感人的,這次風波証明當對方拿刀劍來刺挖傷痛時,她仍然以公理風度撥開,這就是水準與力量。(資料照片/攝影:張家銘)

王婉諭女士的遭遇,是不可想像的悲慘,令人不止同情而已,那種地獄的遭遇真的發生,在民主自由的土地上,在光天化日之下,是法治嚴重的恥辱,是人類黑暗的印記,無以形容。筆者特地去現場悼念,在台灣幾十年來,各種刑案,莫此為最:一個母親,活生生地在眼前,看到小小女兒,天真無邪地玩著,竟被魔手斷頭,根本來不及用自己的死來保護她…

 

在戰爭裡,一個母親,是可以用自己的身體,趴在女兒身上,用自己的死來保護她多活幾秒…

 

此悲劇發生後,筆者只希望,王女士能夠活下去,因為自責是毀滅自己的最快方式。

 

王女士終於活下來了,而且參與司改,並且由於堅持公義公理不退縮,令人矚目,她有個特質,激動時仍能語詞清楚有序,換上一般人,恐已崩潰,住精神病院,或終日消沈,尋求解脫。

 

但王女士活下來了,而且以她的特質,成為立委,為女兒為她為家庭,為受害者歷史,展開光明之旅,大我之旅,化淒慘為豐富,化悲傷為公義的樹的灌溉,多少人能為之? 王女士為台灣社會帶來正面的能量與公民動力,真是驚人的。

 

王女士活下來的表現,其光榮與同情的融合,促動台灣,走向一個能夠落實保護孩童的社會,當孩童能夠落實保護,也就是人人能夠有基本人權與安全的社會。

 

雖然,王女士的光榮呈現,令人欣慰,但是那傷痕,已經化成大家的傷痕,正常人即使談起來都不敢提高聲調,因為太可怕了,何況當事人本身,是永遠的挫斷與夢魘,在各種空隙裡,都可能再度咬噬來,讓所有準備都潰堤。

 

王女士被國民黨員李來希以不堪毒辣的形容,挖此傷痛抨擊,僅因為王女士贊同罷韓,固然李來希令人不恥,而王女士仍然理性對待,表明政治應就事論事,她的問政,亦可受公評,但不應挖個人事個人傷痛公開踐踏。

 

王女士仍然含淚而理性的發言,令人佩服,也令人沈默,哪裡有人為打倒一個人,找不到可批評的,就找那人神共憤的悲劇,亂擲亂罵,這是什麼錯亂?台灣須要這樣的政治嗎?

 

王女士仍然要揹負女兒慘事的十字架走下去,而唯一的出路就是走向公義,走向大我,王女士做到了,而且可以一直走下去,鼓舞了多少被害者,多少人的軟弱與狹窄因而有了勇氣與寬大,王女士帶動生命的價值是感人的,這次風波証明當對方拿刀劍來刺挖傷痛時,王女士仍然以公理風度撥開,這就是水準與力量。

 

願小燈泡在天之靈看到她媽媽的淚與光榮,願小燈泡的天真,持續引導我們,在孤黑迷失裡,鼓勵我們做所能做的,活下去,灌溉公義,走向大我,這是小燈泡與王女士給我們最真摯的啓示:穿過死亡與崩潰,讓人性以公義之船,航向黎明的新生!

 

※作者為自由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