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美大選剛起跑 說川普落後言之過早

藍弋丰 2020年05月20日 07:00:00

若美國真的疫情擴散、經濟受創,對川普將反而有利,因為人民面對危機往往有「戰時領袖」情結,會擁護現任領袖。(湯森路透)

台灣人看選舉,總是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不只這樣對待自己的政客,連同看國外選舉也是如此,對於討厭的政治人物恨之入骨,連帶對於選情判斷也流於情緒化,「先射箭再畫靶」,心理預設討厭的政治人物必敗,然後到處找「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情緒化預想,與真正的分析──廣泛的蒐集資料,並依照邏輯做客觀評斷後,做最可能的猜測──背道而馳。

 

在川普上回與希拉蕊競選時,由於川普可說是所有反政治正確的大全,台灣「知識分子」圈長期受到左派單一價值洗禮,認為川普非常「不進步」,跟著美國一干左派媒體一起天天嘲諷甚至痛恨川普,甚至有許多人在川普當選後,竟然跟著希拉蕊支持者一起崩潰,那是美國人選總統啊,真是干卿底事,何況共和黨立場對台灣較有利。

 

這個現象在川普上台後有了分岐,由於川普政策明確重回大包圍中國,屢次大打台灣牌,讓許多原本選前反川普的台灣知識分子轉彎改為力挺川普,但是還有一大部分「雖認同川普對台政策,仍無法接受川普毫無進步價值」。

 

由於希拉蕊「同溫層」濃厚分布於美國都會區與學術界,例如2016年選舉華盛頓特區希拉蕊得票竟高達90.86%,旅外在都會區或美國學界任職的台籍知識分子,在都會區與學校中,放眼所及,都是大多數支持希拉蕊,潛意識中確信左派所謂「進步」價值是「普世價值」,忽視「兩個美國」的都會與非都會區分裂情況,這是之所以會發生嚴重誤判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忘記美國選制是另一個判斷出錯的原因,2016年大選,若計算普選選票,川普的確輸給希拉蕊,但美國是「合眾國」,總統的選舉必須尊重聯邦各州的獨立性,所以採取選舉人團制度,川普在小州占絕對優勢,因此普選票數不如對手,選舉人票數卻是獲勝。2016年的經驗顯示,光是看美國全國性民調無法正確反映川普的選情,必須分州計算,但即使觀察分州民調,以2016年經驗,到最後關頭仍有相當多州翻盤,因為川普的選民在民調中似乎有被低估的傾向。

 

大多數支持希拉蕊者,潛意識中確信左派所謂「進步」價值是「普世價值」,忽視「兩個美國」的都會與非都會區分裂情況。(湯森路透)

 

拜登聲勢滑落而川普追上

 

過了4年,台灣人再看川普選情,似乎完全沒有對4年前發生的預想錯誤做出任何檢討,只是多了一種立場,相對於4年前台灣普遍傾向希拉蕊,如今台灣多出不少堅定的支持川普派,但是許多尚未「轉彎」的左派知識分子還是一樣痛恨川普、強力支持拜登,並再度「先射箭再畫靶」,心理預設討厭的川普必敗,然後到處找「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情緒化預想,而非真正想準確預測選舉結果,這種一廂情願的解讀方式,對了解與預測美國政治走向並無幫助。

 

當拜登的黨內競爭對手紛紛宣布退選,因而使得拜登出線,拜登的聲勢也因此來到最高點。依各國選舉經驗,包括台灣,初選勝出時往往都是候選人的聲勢最高點,之後會逐漸下滑。在這個拜登剛出線的聲勢最高點所做的民調,應該以拜登出線的聲勢高點來解讀,而非如反川普者解讀為川普因「防疫不力」、「經濟受創」所以民調輸給拜登。後續17個關鍵州民調果然顯示拜登聲勢滑落而川普追上。

 

事實上,若美國真的疫情擴散、經濟受創,對川普將反而有利,因為人民面對危機往往有「戰時領袖」情結,會擁護現任領袖,疫情快速擴大期在各國都發生執政黨支持度明顯上升情況,川普自己的支持度也一度上升到49%。最戲劇化的例子則是哥倫比亞總統伊萬杜克(Ivan Duque),原本自當選後支持度低迷,2020年2月時還只有悲慘呃23%,在疫情威脅下至4月一舉跳升到52%,並有7成選民支持伊萬杜克的防疫措施。

 

而若美國經濟受創需要重建,企業實境秀出身的川普在美國人民心中的賺錢能力形象更遠勝對手。選民對候選人重建經濟的信心方面,川普遙遙領先拜登15%。

 

川普的民調好或差,要有個基準點來比較,最好的辦法,就是看其他連任總統在同樣時期的民調,以川普的前任歐巴馬來說,在第二任準備連任的5月中旬,其支持度為48%,川普5月中旬民調支持度則為45.5%,只差了2.5%,而如我們所知,歐巴馬在當年大選中輕鬆打敗挑戰者羅姆尼,普選選票與選舉人票都大勝。

 

歐巴馬在當年大選中輕鬆打敗挑戰者羅姆尼,普選選票與選舉人票都大勝。(右為拜登/湯森路透)

 

重蹈希拉蕊的覆轍

 

另一個關鍵是川普的民調一向有被低估的情況,這可能源於川普選民表態率低,這點連拜登陣營也十分警覺,表示不會重蹈希拉蕊的覆轍:「數字治國」因民調的領先而沾沾自喜,卻忘記檢視民調與實況是否有落差,最後導致對選情判斷嚴重失誤。

 

希拉瑞在最後衝刺期誤以為自己即將大勝,為了「擴大勝果」前往其時早已底定是共和黨大勝的州,而非回防過去的民主黨鐵票州,使得威斯康辛州、賓州、密西根州3州不過才總計輸10.7萬票,就丟掉了希拉蕊的江山。

 

拜登陣營雖然說不會重蹈覆轍,但是從其「通往270選舉人票之路」(即勝選所需選舉人票)計劃來看,又是洋洋灑灑列出17州,仍然想進攻共和黨要地如德州、喬治亞州、亞利桑那州,而非將兵力全數灌注在上次勝敗關鍵的前民主黨鐵票3州,從這樣的選舉計劃來看,拜登陣營看來是正在重蹈希拉蕊的覆轍:因為民調有利而得了大頭症,制定不切實際的宏大戰略。

 

不論兩黨當前如何交鋒,要從目前民調就想「鐵口直斷」選情結果,最大的邏輯上的問題就是:民調有隨時間更為逼近選舉結果嗎?或是比喻性的說,若把選舉當賽跑,越接近終點線越容易猜測誰會勝出,那麼,跑者有更衝刺向終點嗎?

 

選情受疫情冷凍

 

根據蓋洛普4月民調,雖然離選舉越來越近,美國人對選舉的關注卻反而下降,2020年2月時有三分之二選民「相當關注」總統大選選情,三分之一「沒怎麼關注」,到4月只剩略少於6成選民「相當關注」,約4成選民「沒怎麼關注」。

 

選民對選情的關切度,遠遠低於歷史上選情激烈的同時期,2008年4月時有四分之三選民「相當關注」,2016年5月時也是有四分之三選民「相當關注」,而比較相當於執政黨輕易連任的選舉年同時期,2004年小布希連任選舉年的5月選民關注度為63%。關注度比此次更低的,則是小布希與高爾兩個魅力都缺乏的候選人對上的2000年,4月選民關注度僅39%。

 

選民關注度退燒,代表美國人現在為了防疫,以及為了防疫帶來的經濟混亂,其他事都可放一邊,包括總統選戰,因此選舉的熱度不進反退,這表示選舉的進程並沒有向前更逼近結果,反而應該以賽程暫停來解讀,之後還要重新起跑。

 

也就是說,現在對美國總統選舉的一切解讀都還太早,選情受疫情冷凍,之後還得重新起跑,跑者都還只在起跑點上而已。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