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和聯發科終於在美中之間各自選邊

林若伊 2020年05月21日 00:00:00

台積電失去的是即將從市場消失的客戶,卻及早加入贏家陣營,長期來說是有益無害。(湯森路透)

台積電赴美設廠,這幾天網路上看到很多人都站出來評論,主要是聚焦在台積電對美國國安的關鍵地位,我也深感認同。然而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另一巨頭,聯發科卻走向了跟台積電完全不同的道路,背後原因值得我們玩味。而這兩間公司未來的發展,也頗值得討論。正文開始之前,先給大家一個結論:台積電(2330.TW)赴美設廠,拒絕華為的新訂單是短空長多;聯發科(2454.TW)多收中國訂單卻是短多長空。

 

台積電(以下以TSMC稱之)身為台灣的護國神山,在晶圓代工領域中執世界之牛耳,其接收美系的ICD(IC設計公司)訂單超過八成,藉由這些美系IC設計公司極高的全球市佔率,間接地成為一家世界級的企業。追根究底,卻是TSMC高良率的先進製程所帶來的高效能及低成本,造成消費性產品有不得不選擇TSMC代工的理由。以消費性電子產品最具指標性的iPhone來看,從iPhone 6的所使用的A8 CPU(中央處理器)以來,原本由韓廠三星所分食的大餅,由於效能有明顯的差異,且被消費者熟知,造成TSMC所佔的Apple(AAPL.US)後續世代的CPU份額達到獨佔的地位。

 

從A10、A11、A12以來,蘋果公司都將CPU處理器的訂單全部交給TSMC,也使TSMC的全球市占率一舉超過六成。如果說TSMC完全是受到美方的扶植,致使有現今的產業地位,並不公允,更貼切的說法是:TSMC是台灣的高階人才心血結晶的軟實力發揮。畢竟就連對台灣有敵意的中國,都還是擺脫不了跪求TSMC收單的宿命。

 

未上市的中國5G設備及手機製造商華為旗下之IC設計公司海思,在中美貿易戰及限制陸客來台之後,解放軍背景的華為仍然持續下單給TSMC,並不踩著如國台辦這些官方單位之強硬立場。同樣私有化的虛擬貨幣礦機之新秀廠商比特大陸(Bitmain),亦下單TSMC生產他們自己設計的挖礦晶片,貢獻了TSMC近10%營收,唯被TSMC限制以相對其他客戶嚴苛的付款條件,比特大陸仍不改初衷。可見在追求極致效能的人工智能(AI)及5G時代,TSMC的製程具有關鍵性的影響力。畢竟中國自己的中芯半導體(00981.HK)宣稱要在2020量產TSMC早於2014年即開發出的14nm(奈米)製程,足足有六年之巨大差距。

 

另從美國限制華為來看,無法取得先進技術及設備,且只能下單技術落後的供應商,將逐步拖累華為5G設備及消費性電子產品的全球競爭力,是以拒絕華為的新訂單,短期內對於TSMC佔20%的中國市場,是有不小的影響。然而長期來說,失去即將從市場消失的客戶,換取及早加入贏家陣營,其實對TSMC來說有益無害。

 

聯發科和台積電兩家台灣半導體指標廠商所遭遇的處境,值得所有台灣人思考。(取自MediaTek Taiwan臉書)

 

然而台灣另一個IC設計領域的半導體巨頭-聯發科技(2454.TW),卻走上了與台積電完全相反的道路。除了因為其母集團聯電(2303.TW)本來就是一個相對親近中國的集團,聯電的製程並不具有技術上的領先。而聯發科技雖然是世界級的公司,其設計的晶片多是用在較為低階、甚至是中國的白牌(無品牌)的手機,並無如同TSMC般的全球寡佔,甚至是逼近獨占之地位,故不在美國的國安疑慮藍圖裡,可以正常接單出貨給中國的廠商。也因此,今天傳出消息:華為考慮從美系IC廠商轉單聯發科,同時聯發科也於本月18號公布,其「天璣820」系統單晶片,也確定取得紅米中階5G智慧型手機訂單,激勵聯發科股價於19號大漲4.88%,收462元。唯此晶片的出貨將採用全球僅僅兩家的TSMC所屬之7奈米製程(另一家為Samsung),會不會受到美國以技術及設備成份限制出口中國,亦是未定之天。

 

過去幾年在觀察聯發科的技術水準,很關鍵性的指標便是其通訊基頻晶片,能不能在與高通(Qualcomm)及博通(Broadcom)的競爭中成功打入iPhone供應鏈。在2019有風聲傳出蘋果有找聯發科洽談,也激勵了股價大漲。然而蘋果在2019年中,收購Intel(INTC.US)的手機晶片事業後,計畫自行研製基頻晶片,可能使得聯發科吃蘋果的美夢泡湯。雪上加霜的是,將逐漸失去iPhone約兩億支手機訂單的高通更有可能被迫下來跟聯發科競爭中低階及白牌手機市場,在這樣的產業競爭的背景分析下,聯發科積極搶食中國「去美化」,高通留下來的中國市場份額,也不失為一個合理的決策。

 

然而,這個短期的市場空窗,終將因為中國扶持海思等中國本土晶片設計公司,及如同上面討論台積電客戶的理由,聯發科佔中國的市場份額及中國客戶的全球市場份額都會同時縮小,而且由於通訊基頻等晶片具有高度的國安疑慮,擴大收取中國訂單的同時,美系客戶的下單將會更為保守。若以同於前述關於華為競爭力之討論來看,長期來說,聯發科的全球競爭力,將會因此隨之衰退。

 

而若以資產配置及避險基金佈局的角度來看,台灣的半導體產業族群,我們都該在向中國靠攏的公司,股價取得短期激勵的同時,降低該公司持股(Underweight),並在向美國靠攏的公司短期內股價承壓的時候,增加持股比重(Overweight)。台灣多有台積電外資持股比重甚高,台積電的資本利得多不為台灣人所獲得的呼聲,國安基金及國發基金等相關政府基金,該著手準備在上述時機發生時,增加對台灣的護國神山的持股比重,方是全民之福。

 

而這兩家台灣半導體指標廠商所遭遇的處境,也同時都很值得所有台灣人多加思考。所謂脫中入美的不得不然,並不是基於廉價的意識形態作祟而已,中美在各個領域全面開戰的大架構下,台灣已失去了左右逢源的空間,審慎地做出攸關國運的決策,除了是執政當局,也是我們台灣全民共同的責任。

 

※作者為前美系外資投信研究背景,涉略台股、陸股及多重資產等領域,現職為金融科技新創副投資長,並管理「若伊時評」粉絲專頁,以投研的角度跟大家分享對於時事的想法。本人及所屬之公司在撰文當下,並未持有本文所提及之公司股權及衍生性金融商品,並無利益衝突疑慮。唯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讀者請勿單純以本文為依據,請多方涉略後審慎地進行投資決策。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