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教公民:在鎮壓日常下堅持反抗

陳永政 2020年05月23日 00:00:00

反送中運動步入一週年的香港,繼續扭曲,「日常」被扭曲後,「扭曲」逐漸變成「日常」。(湯森路透)

香港面對接近一年警暴,監警會的報告認為警方很優秀。經過一年抗爭,立法會重回為了政治方便,就以主席權力破壞常規的舊軌。香港人堅持對歷史認真幾十年,無論是六四、香港重光,還是日本侵華都有人紀念,教育局可以因為「民族感情」而置歷史事實不顧,考試已完結都可以取消試題。還有為了守住香港自由的抗爭者,一個個失去自由。反送中運動步入一週年的香港,繼續扭曲。最令人心寒之處,是如如此種種,已無多少香港人會感動驚訝。「日常」被扭曲後,「扭曲」逐漸變成「日常」。

 

繼續抗爭。方法往往是向權力說出真相,拒絕遺忘,揭露荒謬,讓政權的不義昭揭於人間,讓每個市民都有機會以良心明辨大台權貴的謊言。香港人支持香港電台,前線記者甘冒槍林彈雨,還有因守護連儂牆而被毆打的市民,所堅持的,就是相信只要香港人不被騙,能繼續直視不公義,一切還有希望。

 

然而,我們必須留心,政權的策略基本上已完成轉型,「揭示荒謬」的抗爭固然非常重要,但政權亦已逐漸掌握到應對方法。自反送中運動以來,政權的策略一直以爭取民意逆轉為主,所有宣傳都是尋求香港社會與抗爭運動割蓆。但無論是區議會選舉結果,還是長期民調數據都顯示民意並未逆轉。建制派和政權可以自說自話,警隊中人可以自我感覺良好(如半數受訪警員相信香港人認同其工作),但七成港人依然不滿警隊,政府民望亦永無翻身之日。坦白點問:《監警會報告》除了證明我們必須有獨立調查外,多少人會覺得這份報告有價值?

 

不過,這都無所謂,因為政權基本上已放棄爭取民意割蓆,而是轉而要香港人直接接受現實的不公義。關鍵在於只要將「不公義」化為「日常」,只要一般民眾接受自己是「受害者」而非「抗爭者」的角色,就算人人明白這是不公義,都不會出現抗爭,少數反抗的,就用國家暴力了結,還可以殺雞儆猴,極權和軍事政權一向都是如此建立起來。一位德國法學家曾形容這狀況為「事實即應然」(the normative force of the factual),只要事實不斷重複,人就會傾向視之為規則。同樣意思,上一輩說得比較簡潔,即是「生米已煮成熟飯」,用廣東話講,就是「你點都耐我唔何,接受現實把喇」。當謊言、鎮壓成為日常,或因恐懼、疲累,又或只是要生活下去,人會開始適應習慣,習慣到明知是謊言、鎮壓、甚至明明在憤恨,都能習慣,然後政權的策略便成功了。

 

面對著政權的新策略,筆者身邊朋友多好談論策略、政治上要如此怎樣出招,用心多在「高層政治方略」(所謂high politics),畢竟學以致用,好合理。但反送中運動的抗爭者,教給我一點很重要的道理,策略有其限度,有些時候,努力作戰才是最重要,而「努力作戰」所依靠的並非「腦袋」,而是「內心」。唯有內心堅強,才會拒絕不公現實,拒絕認命,才會去反抗,在無可奈何中去盡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了解政權複雜的策略後,簡單地堅持良知,才是我們最大武器。

 

面對鎮壓的日常,一切都變了,或許我們這一代會無法看到成功的一日,以一人生命看來,可能一切都是徒勞無功。那為何要堅持下去、拒絕習慣?如果「良知」二字不足夠,可以參考這段故事:二次大戰時,法國的反納粹游撃隊多次幾乎覆滅。事後有人問游擊隊領袖,當時為何仍有信心支持下去。游擊隊領袖回答:「如果你捉住一隻蜜蜂,揑死牠,牠死前會最後針你一下,傷口太細,或者的確不算甚麼。但如果蜜蜂不是這樣做,牠們應該早已絕種了。」

 

鎮壓與謊言的日常下,願你我都堅持做一隻蜜蜂。

 

※作者為高教公民召集人,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觀點版,特別嗚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監警會 鎮壓 抗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