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在美港人不只是在撐《蘋果》

李濠仲 2020年05月24日 07:00:00

年輕港人看待《蘋果日報》真的已不只是一份能否表達自己訴求的「報紙」,支持行動內涵的,其實是中共和港人間的本質差異。 (圖片取自NY4HK臉書專頁)

蔡英文520總統就職隔天,香港《蘋果日報》頭版只出現五行字。包括:「蔡英文就職堅拒一國兩制」,還有全版廣告上的「在美港人全力撐」,及其下「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或是報社藉由中共最刺眼的「台灣總統就職」,去反映港人對中共「一國兩制」如何極端厭惡,至於在美港人的發聲,則同時馳援了自己家鄉同胞和《蘋果日報》。

 

當《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發出致讀者信,希望讀者付費訂閱,好讓報紙能繼續經營下去,在美港人即在五月中於網上展開募資,一周內就籌到了近兩萬美元,而且主要是全美各地年輕港人間的小額捐獻,而有之後「在美港人全力撐」這則全版廣告。

 

就在廣告刊出後隔天,「中國計劃在香港實施新的國家安全法律制度」的消息便得到北京官方的確認,亦即中國大陸的國家安全法將可納入香港《基本法》(一份屬於北京中央立場的香港版國家安全法),並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跳過了《基本法》23條的立法程序,使之成為在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由此等同兌現「一國一制」。

 

也就是說,香港人歷經2019大半年的街頭抗爭,並未得到中共絲毫理解退讓,後續反而是加大逮捕抗議分子的力度,手段且更嚴苛,接著是打算用強硬立法逼迫香港徹底就範。過去一年多來直到現在,香港《蘋果日報》當然是對「反送中」運動,及其延伸的香港自由民主最為支持的媒體,於是理所當然成為當地追求民主自由陣營的重要平台之一,套用在美年輕港人的用語,「支持蘋果日報繼續發聲,是香港人與中共極權政府一塲殊死的戰爭。」明白了他們以這樣的角度看待一家報社的存續,那麼,《蘋果日報》當然就不光是經營者黎智英的事,甚或「一家反共色彩濃厚的報紙」這樣的形容,也無法道盡它和香港今天的[唇齒關係。

 

在美港人之所以積極募資,用刊登廣告方式支持蘋果日報,正在於有誰不知道中共打壓《蘋果日報》,看似整肅媒體,實則是更大規模的從中一步步蠶食香港的人權、法制、自由和民主。近來一路從《國歌法》立法、普通話事件、媒體姓黨,假普選,到「向下侵蝕」的紅色入侵愛黨愛國教育,再到「港版國安法」,無一不是和香港自許和冀求的自由之都反其道而行。香港《蘋果日報》也許因為經營者之故,打從一開始就和中共勢不兩立,但若它在這樣的時局下,無論是因為政治力壓迫還是經營不善而退出言論舞台,對香港人來說,就又不只是一家「反共的報紙」沒了而已,那幾乎宣告香港的思想和言論空間將嚴重倒退到讓人了無希望的地步。

 

同樣的道理,去年10月,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歌手何韻詩到紐約舉辦演唱會,在美港人也是早早就把門票搶購一空。表演過程,全場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一起穿插喊著「光復香港」,再兼雜著「青春」、「自由」和「香港是我家」等等呼聲,與其說何韻詩是來紐約開演唱會挺香港,當下更像是在美港人為支持何韻詩而來。這場演唱會有歌手演唱會的基本元素,歡笑聲,尖叫聲,曲目有抒情,有搖滾,但你絕對也感受到現場年輕一輩港人的笑顏下,心理其實是帶著深沉的憤慨。很多時候大家前一秒笑著笑著,下一秒聽著歌眼眶就紅了。偶爾,明知對手巨大到幾乎撼動不了,於是彼此再藉由幽默嘲諷作為對那極權政府的一種抵禦。何韻詩笑著出場,笑著謝幕,其中一曲眼角則是滑出了眼淚。誰都清楚,這種人性化的現場演唱,和高歌《東方紅》跟《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激昂情緒截然不同,連《中華民國頌》和《梅花》大合唱也唱不出這樣的味道。

 

去年10月,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歌手何韻詩到紐約舉辦演唱會,在美港人也是早早就把門票搶購一空。(攝影:李濠仲)

 

在美港人這一路來,挺同胞,挺何韻詩,再到這回全美力撐蘋果,他們一來以實際行動表達對自己家鄉自由民主的支持,二來當然也藉此催化出了屬於這輩港人的世代責任。中共的政治治理本身就存在許多反人性之處,偏偏又有強烈的意志,欲將其黨國文化整個套在信仰另一套運作模式的香港之上,兩相摩擦,關鍵恐怕早不是一國幾制的問題,也不僅存在政治領域的衝突,對年輕港人來說,他們會站出來集資支持《蘋果日報》,行動蘊含的,其實是代表了他們這一輩港人和中共間關於人性價值的高度差異。
 

作者為《上報》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