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只談女性閣員比例無助於追求「性平」

王順民 2020年05月24日 07:00:00

關涉到性別政治的解放工程,又豈止於女性參政一事了得?(行政院提供)

從內閣改組、性別失衡到女性政治障礙的相關思索

 

在蔡總統第二任520就職典禮的同時,行政院也舉行記者會並且宣布新任的內閣名單,只是,這當中一級首長的女性閣員占極少數,如此一來,也引來相關的砲轟指責,對此,行政院回以雖然內閣成員只有4位女性,但是,在行政院的積極推動下,立法院於去年(2019年)的5月17日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以讓同婚在台順利上路,這也顯現出來行政團隊對於兩性平權的努力作為。

 

持平來說,上述的指責與回應,實屬於不同概念內涵的高空交鋒,雖然訴諸於該項所謂的同婚專法化,已經是將性別的現象議題從單純的生理性別,進一步地擴及到跨性別抑或是多性別的觀照視野,但是,之於公共領域的女性首長比例及其私人範疇的情慾世界,那麼,行政院的官方回應恐有消極、誤導和迴避之嫌;連帶地,如何因勢利導於新內閣組成所應該要有對於公民的責信和說貼,這多少也再一次顯現台灣社會從總統制到內閣制以迄於從總統任命到立院同意等等的憲法亂象。

 

冀此,在這裡的針砭所在乃是藉由新行政團隊的組閣時機,以讓從院長的任命到閣員的拔擢,除了性別的特定因子考量外,是否還有諸如能力、世代、派系其它條件的整體性思考,如此一來,才能將內閣一級首長的性別比例議題,拉高到對於性別角色、性別分工、性別隔離、性別障礙等等既成「女性政治」的綜融檢視和檢討,否則,僅是淪為女性閣員比例多寡的狹隘面向抑或是少數菁英女性的人治思維,這還是無助於追求「性平」所要有之解構、重構與新構的變革工程。

 

值得玩味的是,出現總統是女性的執政黨,何以在其內閣組成的思量過程當中,忽略或漠視應有且基本的性別考量,究竟這是因為「性別」僅為某種權謀的運作籌碼,還是對於所高度標舉的「平權」理念,早已拋到腦後而且置之不理?連帶地,對於「實在對不起婦女與性別團體的期待」一詞的延伸性思考,亦有加以正視的必要,畢竟,關於女性首長比例過於懸殊一事,不單單只是婦女或性別團體的關懷旨趣,而是一項攸關到公民社會的公共議題,否則,訴求女性首長保障名額的剛性規定,是否反而會形成另類的性別歧視?

 

至於,這種「為女性而女性」的性別制衡,更無助益去衝撞該項根深蒂固的政治體制及其性別體制所相與糾結的「女性政治障礙」?

 

總之,從「組閣—閣員—女性首長—性別體制」所誘發的性別政治議題,就不僅止於讓性別失衡以回復到性別制衡的技術性操作,而是要有回歸到從「女性政治」到「女性政治障礙」以迄於從「性平」到「平權」的規範性思考,就此而言,該項女性首長比率的偏低事實,是否也隱含女性對於公共事務参與之於「壞性」(bad gender)的認知基模,以此觀之,關涉到性別政治的解放工程,又豈止於女性參政一事了得?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研究所教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