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立雄面對的三種病毒

烏凌翔 2020年05月23日 00:00:00

顧立雄本人與國防軍事、外交兩岸、保防情報素無淵源,卻必然是得到蔡英文總統的高度信任。(資料照片/張哲偉)

2017年9月以黑馬之姿出任金管會主委,這次內閣改組,顧立雄仍是黑馬,跑進另一個陌生賽場-國家安全委員會-擔任秘書長。

 

顧大律師法律專業,沒有任何金融背景,金管會主委任內卻也有破有立,有聲有色,任期還是史上第二長的,讓當初譏笑他的人閉嘴。這回,此時,接掌國安會,挑戰更大,因為有三種病毒等著他消滅。

 

第一種是「生物病毒」,就是現在還在世界肆虐的COVID-19(新冠病毒)。傳統上,國家安全面對的主要是軍事、外交威脅,但是二戰結束以來,非傳統安全-包括自然災害、能源短缺、環境污染、資源短缺…都很讓台灣頭痛,現在又加上傳染性疾病造成的疫情,理論上都是國安會的業務。

 

還好,這第一種病毒,已經有總指揮陳時中部長坐鎮,把台灣處理到成為全世界的防疫典範,雖然還是不能列席WHA,但非戰之罪,不必細表。

 

第二種是「電腦病毒」,也就是網路安全問題;包括兩個層面,有點難,又不算太難。一個層面是通訊基礎建設,4G到了要功成身退的階段,不佈建5G,跟不上時代,工商業乃至整個社會的進步都會放緩,譬如物聯網(IoT, Internet of Things)、自動駕駛。若佈建5G,偏偏只有中國華為供應的設備物美價廉,只是連美國也不敢用,不願用,還很吃力的苦勸諸位盟友不要用

 

中、美對抗升高以來,台灣在老美眼中地位陡升,但仍算不上「盟友」,頂多算個伙伴吧?不過,可能要比盟友更緊緊跟隨美國霸權的步調。也好,就看看也提不出5G替代方案的美國怎麼走我們再決定。

 

再一個層面是中共駭客的網路攻擊。所謂網路攻擊,包括:竊取機密或有價值的資訊、阻斷服務-譬如電力網、交通網、供水系統等等。雖然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網路八二三炮戰」規模的攻擊,而且,也因為網路攻擊取證非常困難-這一點請注意,下文仍要談到-也沒法指證歷歷中共如何在網路上「駭」台灣。但是進入網路時代以來,只要是敵對雙方,大家都心知肚明對方在搞什麼,譬如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美國與伊斯蘭恐佈組織之間。

 

況且,網路攻擊也很可能不是政府行為,有很多民間愛國份子,扮演熱情志願軍的角色,其實遂行的也是國家意志,對岸有「自干五」、「小粉紅」,台灣也有不要薪水的網軍。

 

第三種病毒稱為「認知病毒」,這個要除就比較難了,因為深深隱藏在人的心中,而且是「自己人」;也有兩個層面。

 

一是民進黨完全執政以來的「黨」「政」體系中高層的人員,他們顯然有不少人跟權力核心的想法不同,否則怎麼會發生所謂「總統府遭駭事件」?對網路資安有一點認識的人都知道-前文也提到-要確認駭客攻擊,是很困難的事,有時調查要耗時一、兩年,怎麼可能在幾小時內就確認是駭客入侵,而且形成風向遙指對岸。所以外界才會普遍猜測,其實,是有人洩密,而且是內部有心人士-或者應說是有「毒」人士?

 

再一個層次,雖然也在內心潛藏著病毒,但並非對現有政府不滿或其它動機者,而是前朝政府的「餘藍」,意識型態相左也好,被砍了退休金也好,很多理由都可能,只是還沒退休,所以「伺機」而動。

 

蔡總統應該也很清楚,不然不會重用「口譯哥」趙怡翔,一個與現有外交體系沒有淵源,沒有完整歷練的年輕人,只因為「英文」好?怎能扛下駐美代表處重任(政治組組長)?其實,他這些被挑剔的缺點,正是他的優點-足以為長官傳話而不會洩密。這表示,蔡總統信不過現有的外交官僚系統。

 

談到信任,顧立雄本人更是一個絕佳的例子,他與國防軍事、外交兩岸、保防情報素無淵源,必然是得到蔡總統的高度信任,因為國家安全會議直屬總統府,總統自己是主席,日常事務委由秘書長代勞,位高權重且不免帶點神密色彩,因為被指揮的下屬、或被調查的官員,也不可能詢問:這是總統的意思嗎?

 

看來,顧立雄是要扮演政府組織的醫生,來大幅改革按中華民國憲法,由總統主掌的兩岸、國防、外交體系。處理人事的事,真的不容易,他能順利消滅第三種病毒嗎?

 

※作者為台大政治系博士候選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