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台灣不該被徐旭東、林伯豐這些資本家絆住

主筆室 2016年12月12日 07:01:00

林伯豐(右)、徐旭東(左)大言不慚的發言,突顯出台灣資方還是習於一方面把勞工當成不可信任的一群人,卻又將其視為某種沒血沒淚的「生產工具」。(合成照片/攝影:林育嫺/李昆翰)

「一例一休」修法,因民進黨國會強勢動員終告底定,令人不解的是,不僅勞團相當氣憤政府最後仍向資方妥協,結果連企業界也不領情。在工資不漲,工時依舊過長,可不可以享用到特休假亦是未定之天,老闆能否依法支予新制下的加班費多有不確定感下,勞工的反彈不難理解,問題是老闆們還有什麼不滿意?

 

假若,近來頻頻代表企業界發聲的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所言,會是台灣普遍資方的意見,則我們或許隱約可見未來更加讓人憂心的勞資衝突。而我們也因此看得更清楚,台灣經濟結構性的困境,某種程度是出在「只要努力,人人都有機會成功,黑手也能變頭家」那個年代的資本家們,是如何固執、頑固,無法與時俱進,永遠活在過去,他們個人經商有成,卻淪為台灣社會再往前邁進的一股逆流。

 

一例一休修法通過後,林伯豐說,新法規定未來員工加班1小時以上要算4小時,4小時以上算8小時,「非常不妥!會造成員工故意要加班、工作沒做完」,因為企業拿到訂單都是固定量的,員工工作量也是固定的,設計8小時內做完,當員工必須9小時做完,「效率不好也忍耐了」。他說,未來很可能8小時做不完,9小時的工作計算到12小時,員工就會有故意拖延之虞,或是績效不好;於是,他強調「企業的對策,應該會資遣或解雇這個員工」。

 

林伯豐此言不僅得了便宜還賣乖,根本就是語帶恐嚇,其措辭語彙,反映存在這類老闆們腦袋中相當跟不上時代的勞資關係。如果你賦予他們鞭打員工以增加工作效率、促進產能的權力,他們說不定也會很樂於接受。

 

如今資方甚至已預告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威脅「企業會資遣績效差的員工」。另外,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在「一例一休」修法通過後也曾說:「未來恐增加企業負擔」、「沒有競爭力,怎麼敢放這麼多假?」並強調要「用創意」去克服逐漸增加的勞動成本。這些檯面上大老闆的講話內容,難道不會讓勞工聽了不寒而慄?

 

「一例一休」、「砍七天假」之所以得不到多數共鳴,正在於政府切入問題的角度,仍是以「資本家經濟學」立場去計算勞資的利弊得失(尤其是利潤、成本),以至於放寬加班費計算標準,增加特休假,都無以成為對勞工的堅實保障。一來關鍵仍在工資太低、平均工時過長(真實情況)的問題無法獲得解決,二來政府自己似乎也受到「資本家經濟學」的蠱惑,以此合理化了資方長期奪取勞方勞動價值的特長,甚而接受資方對勞動價值的定義(包括「沒有競爭力,怎麼敢放這麼多假?」這種說法)。那麼,「剝削」就會被視為理所當然了(加班被視為沒效率,且要求員工把所有工作壓縮在8小時內做完,全不考慮身心狀態。)

 

就林伯豐、徐旭東一類人大言不慚的發言,突顯出台灣資方直到今天,還是習於一方面把勞工當成不可信任的一群人,卻又將其視為某種沒血沒淚的「生產工具」。至於執政者在「一例一休」上最大的敗筆,則是同以「資本家經濟學」在審視勞權,而沒有給予台灣勞工一個實際有效擺脫被剝削的機會。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