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疫情現場:華府】失控而又疲憊的美國

曹博凱 2020年05月24日 07:00:00

美國第一夫人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曾在推特呼籲民眾遵照防疫單位的指導原則,在公共場合可戴口罩。(美國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圖片取自梅蘭妮亞推特)

還記得三月初,美國各地剛開始出現病例但還遠不到失控程度時(記得當時華府只有約10例,大多是因為出席了在紐約的公共事務會議),我戴著口罩叫了輛Lyft(美國除了Uber外常見的共享汽車),我一上車,年輕的司機就笑著說我太誇張了,告訴我這個病「多吃多睡」養好身體就不會有事,根本不需要戴口罩。他還打趣地說我不如換個好看點的口罩,像電影「小丑」一樣掛個笑臉,至少比較好玩;我只是微笑著敷衍了一下。雖然感覺得出這位司機沒有惡意,但從和他簡短的對話中,就能察覺到一般的美國民眾(在當時)根本不認為新冠肺炎是一件大事,也缺乏基本的防疫觀念。

 

另一次有趣的經驗是在地鐵站。下車時,一名中年的職業女性看到我戴著口罩馬上把自己口鼻用手遮起來,並快速上了手扶梯。環顧了一下,我是當時地鐵站唯一戴口罩的人。即便當時疫情已經開始擴散,對美國人而言,戴口罩仍然是重症病患才有的行為;當時大街上會戴著口罩的人清一色是亞裔面孔或中國留學生。

 

不過,華府不愧是美國的政治中心,民眾接受資訊特別快。當川普開始呼籲戴口罩時,街上的人馬上戴起了各式各樣的口罩,其中包括川普大力推薦「更好更厚」的圍巾。

 

撇除戴口罩的觀念不談,其實美國民間對疫情的反應還算快速。三月中,我的學校—喬治城大學就迅速關閉了校園,轉成全線上上課,還命令學生在一週內搬離宿舍;後者這種有違學生權益的事情尤為少見。餐廳很快地轉成只限外帶,百貨公司也紛紛在大門擺出取貨攤(curbside),快遞員、計程車司機都戴上了口罩和手套,而我的信箱裡也塞滿了各家線上購物的優惠廣告。

 

然而,突如其來的社交隔離令終究不合美國人的生活習慣,從同學們的抱怨中便能窺知一二。許多同學都不滿線上上課必須一路延續到秋季。對美國學生而言,面對面的互動格外重要,視訊上課是很「掉價」的事情,也有不少學生因此連署要求調降學費。兩個多月來的社交隔離,也讓不少同學出現抑鬱、焦躁的情緒。學校推出的各種線上社交活動(聊天、看電影等)似乎起不到作用。因為疫情無法在暑假和家人團聚,再加上這一波失業潮,更加劇了這些負面情緒。

 

果不其然,美國人對防疫的堅持並沒有撐太久。近期美國許多州都出現了抗議民眾,要求復工和解除隔離令,華府地區也不例外(例如月中出現的ReOpen DC Rally)。街上戴口罩的人明顯變少,慢跑的人又多了起來,快遞員也不再全副武裝,公寓大樓的住戶甚至要求開放頂樓的公共泳池。

 

很明顯地,美國已經開始出現「防疫疲憊」。相較於紐約,華府稱不上嚴重,截至5月22日約有7500例,周遭地區也都是幾千例左右,大約只佔1%的人口。要餘下的99%為了這1%的人犧牲自由,對美國人而言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不認為是大家認為疫情已經過去,而是對美國人而言,堅守自己原本的生活方式更加重要,如果這意味著有一定的風險,他們也願意承擔。只不過,他們的覺悟,將苦了我們這些過客。

 

※作者現就讀於美國喬治城大學衝突解決碩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