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永添專欄:蔡英文該如何發展超限戰與不對稱戰力

紀永添 2020年05月28日 00:02:00

「超限戰」不止模糊了戰場的分野,也讓戰時與平時失去了界線。(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蔡英文總統在日前520的連任就職演說中,對國家安全議題多所著墨,除了談及加強國防自主、改革後備動員制度外,還強調國軍將更重視「超限戰」的領域與發展「不對稱戰力」,以因應未來的嚴峻挑戰,這種有別於過去傳統戰爭觀念的新思維,是近年來最被重視的軍事理論之一。三軍統帥的宣誓有助於國軍跳脫過去的窠臼,勇於進行改革。不過到底什麼是「超限戰」與「不對稱戰力」,有何利弊得失,其實非常值得進一步討論,畢竟這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戰略戰術,所有的策略都有其弱點。

 

徹底瞭解「超限戰」與「不對稱戰力」的優缺點,與在台海防禦作戰上的運用,提防中國採用類似戰術,並有效反制,才是國軍未來應該要做的功課。孫子兵法說:「兵者,詭道也。」這兩種以小搏大的戰略戰術就是典型的詭道,在運用時必需更加小心。

 

早已經處於戰爭中而不自覺

 

事實上,最先提出「超限戰」觀念的就是中國,由解放軍軍官所提出的這種作戰理論,簡單來說,就是在常規軍事力量上較弱的一方,利用有別於傳統戰場的領域來發動攻擊,並藉此取得戰略上的優勢。例如在敵方國內發動恐怖攻擊,打擊對方的民心士氣並造成大眾恐慌,藉以削弱敵方政府的反應能力,破壞敵方社會支持前線部隊的決心。911事件就印證了這種作戰理論的可行性,同時也是因為這場恐怖攻擊,讓「超限戰」的觀念受到廣泛注意。在邁入二十一世紀後,全球化將整個世界更緊密地連結在一起,網路的發展無遠弗屆,更讓貿易戰、網路戰等概念變成現實。新冠肺炎重創世界各國的經濟,演示了生物戰的威力,中國控制國際組織後所發動的宣傳戰,也說明了戰爭早就已經不再侷限於戰場上,而是超越限制地出現在日常生活中。

 

這種新型態戰略的優點,是軍事力量處於下風的一方,可以選擇在任何領域發動攻擊,使敵手防不勝防,進而取得主動性。甚至還能挑選對自己最為有利的某個領域,集中資源發動突襲,或是長時間進行不易被察覺的滲透破壞。如敵方是個高度發展的國家,擁有自動化的基礎民生設施,就可以研究如何利用網路,攻擊對方的各種系統,擾亂其正常運作。或敵方是個極度仰賴電子支付的社會,則擾亂其電子支付服務,就會對敵方的金融秩序造成一定的衝擊。至於利用民主國家自由開放的特性,影響其媒體與輿論,進行有利於我方的宣傳,早已經是今日最常見的心理戰手段。但反過來說,集權國家封鎖對外網路、管制新聞自由,是不是也是另外一種弱點,當民眾普遍不相信政府的說詞時,會不會因此更容易陷入恐慌中,而讓對手有可趁之機?

 

在超限戰裡,軍事力量處於下風的一方,可以選擇在任何領域發動攻擊,使敵手防不勝防,進而取得主動性。(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這種「超限戰」不止模糊了戰場的分野,也讓戰時與平時失去了界線,如果承認媒體戰、網路戰、貿易戰都是「超限戰」的一環,那我們早已經處於戰爭中而不自覺。因此「超限戰」也是一種新時代的「不宣而戰」,平日就是戰時,這也是此種戰略的另外一個優點,那就是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發動攻擊,不必受到限制。再加上很多手段都是沒有煙硝味的攻擊,隱秘的進行,更能讓攻擊者取得致勝先機。可是這種戰略的最大缺點,是讓戰場無限擴大到各個領域,可能導致一般百姓、金融市場都捲入雙方的衝突中,在彼此還未正式兵戎相見之前就已經生靈塗炭。稍有不慎,更容易直接挑起戰爭,玩火自焚。而且這種非常規手段的作戰方式,很多都違反道德準則,如恐怖攻擊就是萬國公罪,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形成對自己更不利的情況。

 

國軍在面對這種新時代的威脅時,要更加小心謹慎,但因為「超限戰」早已超出了傳統的作戰領域,因此單靠國防部是無法自己處理的。就以這次新冠肺炎的大流行來看,由衛服部所組成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與各部會緊密配合,才成功處理了此次的危機,反倒是最輕忽疫情的國防部在狀況外,差點成為破口,這也完全曝露了國防部的問題。長期以來軍方都是最為封閉的單位,雖然台灣政府致力於軍隊國家化,也在法律上規定文人領軍,但紀錄上派任的文人國防部長壽命都很短,也難以指揮國軍,所以目前都還是由高階將領打報告退伍以後,再轉任國防部長。這種「假的文人部長」就說明了國防部封閉的情況,除了讓國防改革的速度緩慢,國防部與其他部會的溝通與協調,也是不盡人意,更難以期待能充分合作,因應未來的複雜挑戰。

 

國防部無法單打獨鬥

 

貿易戰是由經濟部與財政部在第一線處理,金融上的滲透則是經濟部投審會與金管會在防堵,但這往往牽扯到國家安全,國安系統豈能置身事外?網路資訊戰影響的範圍更為深遠,國軍也因此成立資通電軍,可是與政府的資安單位宛如兩個平行機構,似乎也未緊密合作。更不用說目前最嚴重的媒體戰與輿論戰,台灣長期處於劣勢中。這除了歷史的因素,讓黨政軍退出媒體是全民的共識外,新聞與言論自由也導致門戶洞開,再加上NCC長期尸位素餐,以獨立機關之名,規避應負起的監管責任,也讓問題雪上加霜。對照美國政府近期勇於任事,積極處理以維護國家安全的態度,完全突顯出台灣稚嫩的民主仍然脆弱。「超限戰」就是超越限制的作戰,所以絕不是國防部可以單打獨鬥的,必需要有政府全體一起應戰的觀念,而這也是最困難的部份。

 

「超限戰」就是超越限制的作戰,所以絕不是國防部可以單打獨鬥的,必需要有政府全體一起應戰的觀念。(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至於「不對稱戰力」,是指一般正規的部隊都會發展均衡的作戰能力,以因應各種戰場情況,如最典型的就是陸軍都會具備步兵、炮兵、裝甲等兵科,畢竟一場戰爭中常常需要各個兵種在不同環節的緊密配合,才能達成作戰目標。因此反過來說,要阻止敵人達成作戰目標,有時候不一定要在各方面都擊敗敵人,只要破壞其關鍵環節,使敵人沒有辦法完成目標,就算取得了勝利。所以將作戰資源全力投資在某個關鍵部份,使這個部份的戰力遠遠超過敵人,讓較為弱小的一方有辦法在這個關鍵環節中擊敗敵人,阻止敵方達成目標,就是「不對稱戰力」的主要思維。因此發展「不對稱戰力」,並非去研發什麼標新立異、有特殊功能的新型武器,而是要先選定敵方無法避開且最脆弱的關鍵環節,思考我方要如何在這個地方取得壓倒性的優勢。

 

反艦飛彈是不對稱作戰一環

 

舉例來說,中國若要成功奪取台灣,勢必要先壓制台灣的空軍戰力,破壞防空飛彈系統,摧毀海軍艦艇與陸基反艦飛彈,成功取得制空權與制海權,才能開闢一條安全的航道,讓運送部隊的船團渡海發動登陸作戰。在地面部隊上岸後,還要肅清台灣的陸軍部隊,才算完全打敗台灣。在這整個作戰過程中,最脆弱的一環當然是速度較慢、目標龐大、缺少防禦能力,需要艦隊護航的登陸船團。但這又是海島登陸作戰難以避開的一環,也是最為困難的部份,除了易受天候影響與守軍攻擊外,在途中也不用到全軍覆沒,只要損失到一定程度,都很容易導致接下來的登陸作戰失敗,讓整場戰爭情勢逆轉。這也是為什麼台灣近幾年來全力發展反艦飛彈,因為大批的反艦飛彈保證了台灣有能力獵殺中國的登陸船團,在這個關鍵的環節中,讓守軍有壓倒性的優勢。

 

中科院射程具有250公里的艦載型雄二反艦飛彈,2014年就將雄二增程型飛彈納入年度飛彈精準射擊項目,逐年作戰測評驗證確認具有戰備效能。(國防部提供)

 

特別是容易四處躲藏、難以被摧毀的機動型陸基反艦飛彈,在歷次的電腦兵推中都證明了自己的作戰價值,而讓台灣不止發展岸射型的雄風二型反艦飛彈,還以此為基礎,進一步讓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也能在岸上機動發射。最近甚至還傳出有意購買岸射型的魚叉反艦飛彈,使台灣成為少數擁有艦射、潛射、空射與岸射魚叉飛彈的國家。這其實正是一種「不對稱戰力」的思維,台灣擁有的反艦飛彈系統已經慢慢超過一個正常國家的情況,國軍之所以會這樣做,就是因為要奪取海島,登陸作戰是避免不了的,登陸船團又是其中最為脆弱的一環,我方守軍只要在這個環節取得關鍵的優勢,理論上就能立於不敗之地。一枚反艦飛彈目前造價數千萬台幣,看起來很昂貴,可是與更昂貴百倍、還載滿士兵與裝備的兩棲登陸艦艇相比,十枚換一艘都很划算。

 

圖為雄三飛彈試射畫面。(國防部提供)

 

但是「不對稱戰力」也是有缺點的。當把資源集中於某一個部份時,很容易造成部隊的發展失衡,萬一有一天敵人找到繞過這個關鍵環節的方式,那所有的投資都將付之東流。再以台海防禦作戰的這個例子來說,中國正在快速發展以直升機為骨幹的空中突擊旅,雖然就目前來看,這主要還是要與新下水的兩棲突擊艦與船塢登陸艦一起協同作戰。可是不能排除有一天,中國在長途奔襲戰力更為完善之後,直接發動跨海攻擊,雖然機降與空降並無法運送重型武器,難以在地面作戰上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卻有可能讓台灣猝不及防,門戶洞開,大批的反艦飛彈到時變的毫無用武之地。因此發展這種「不對稱戰力」要十分小心,必需時刻緊盯敵人的最新發展,隨時調整自己的戰術,更要注意資源的合理分配,不能讓部隊的發展失衡到出現嚴重的漏洞。

 

面對中國龐大的軍事壓力與無所不用其極的各種打壓滲透,台灣必需採取更聰明的策略來保護自己。思考「超限戰」的戰略並發展「不對稱戰力」的戰術,這無可厚非,畢竟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中國在這兩個領域的發展可能還比台灣更為深入。蔡英文總統在連任就職演說中,特別強調了國家安全的議題,也顯示出對國防事務之用心。只是最大的問題在於理論是一回事,未來能否真正落實於改革之中,還有待觀察。畢竟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國防部的封閉與守舊是最大的阻礙。台灣距離真正由文人領軍,能按照政府政策,貫徹國防建設的目標,其實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但威脅卻迫在眉睫。蔡英文總統揭櫫的建軍方向,需要國防部的全力配合,並提供專業的評估與建議,切勿因循苟且,敷衍了事,方能回應國人的殷切期盼與千萬付託。

 

※作者為軍事研究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