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高民調的防疫州長有點秀過頭了

李濠仲 2020年05月28日 07:00:00

紐約州長古莫確實沒有辜負紐約給予他的有利條件,他知道即使疫情已然失控,只要好好扮演安撫人心的角色,民眾就不會太苛責他。(湯森路透)

紐約州是全美COVID-19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到5月26日,全州確診超過36萬,染疫死亡將近3萬,但這段時間以來,紐約州防疫指揮官州長古莫(Andrew Cuomo)的民意支持度卻來到史上新高。今天之前,他的施政表現平平,政治生涯像是接近尾聲,如今卻有人希望他出馬取代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時勢造英雄大概就是這樣。

 

但照理說,紐約眼前一片慘狀,不僅商業活動停擺,所有人日常生活都近乎脫序,醫院人仰馬翻,失業者愁雲慘霧,防疫不力的古莫應該被罵得很慘,實際情況卻剛好相反,他不但沒有灰頭土臉,還成了防疫期間評價最高的地方首長。幾個面向或許說明了紐約人的「特殊反應」,包括紐約歷來其實天災、人禍不斷,很多人早見識過911事件的震撼,加上當地多次遭逢嚴重水患,許多人的財損並不下於這次病毒襲擊,於是讓紐約人有了先天抵抗災變的心理素質。

 

其次,紐約適者生存的都市叢林法則,不僅用於商業競爭,也擴及到一個人的身體健康條件,「生病」的罪責,不全都會歸咎於政府的施政,就像他們並不都推崇全民健保一樣,以及儘管去年秋天流感再起,仍有為數不少人反對在身體無恙的情況下主動施打疫苗。也就是說,紐約特有的環境氣息,已先一步替古莫減輕了防疫的壓力。

 

再者,紐約有很大一部分是具有外裔背景的美國人,包括顯著的猶太、西語裔、非洲裔以及亞裔生活區,他們離鄉背井,因為「有色人種」之故而有寄人籬下的情結,任何災變發生,最需要的就是對他們一視同仁的主事者,好讓大家不會因此減損應得的權利。古莫左派式的風格,理所當然獲得了外裔族群的信賴,當然,最主要的仍在於一旦和排他性甚強的川普相較,古莫許多施政缺失都可得到紐約外裔族群更大的諒解,這也解釋了他們為何多是把防疫失誤歸因於聯邦,而非算到古莫身上。

 

古莫確實沒有辜負紐約給予他的有利條件,他知道即使疫情已然失控,只要好好扮演安撫人心的角色,民眾就不會太苛責他,甚至還會和他站在一起指責聯邦。於是他把握了每一次疫情說明記者會的機會,恰如其分表現了自己的演說才華,條理分明,語氣溫和地闡明紐約州的防疫現況,在高壓防疫和保障個人自由之間,算是取得了很好的「紐約式」平衡(其實就是鬆散防疫),這段期間沒有染疫,且還能自由行動的紐約人,都會覺得他做得還算不錯。

 

但譽之所至、謗亦隨之。古莫可能醉心於自己那一套「防疫美學」,渾然忘我在4月29日的一場疫情說明會上,居然已迫不及待公開展示一幅民眾送來的手工製布口罩畫像,作品名為「美國自畫像」,即利用上百面口罩的拼貼,由此顯現當下美國的情境,這一巨幅作品的揭幕,於是成為那場疫情記者會的焦點。

 

 

只是,當時紐約疫情仍處於高峰,醫護人員的防疫器具依然不足,醫院裡滿是病患,紐約居家禁令也未解除,失業者則繼續煎熬著,自然有媒體對古莫提出質疑,以為州長並沒有真正把紐約民眾放在第一位,僅是藉此標誌個人執政生涯的紀念碑而已。因為一個真有心於防疫的政府,此刻應該會認為這面貼滿口罩的藝術牆其實是政府領導防疫失敗的顯著證明,怎麼會選在這時候拿來自我標榜?

 

接下來,美國調查機構ProPublica公布了報告,便點明若非紐約州初期防疫的災難性錯誤,也不會造成今天成千上萬人的死亡,從而以原本疫情最嚴峻的加州為對照,質問為什麼加州同一時期疫情愈來愈減輕,紐約卻愈來愈加重?其實,只要有人不過度看重古莫在疫情說明會上個人絕佳的「談吐」,或是他屢屢在承擔責任上的「戲劇性陳述」,即可明白紐約今天走到這一步,就算聯邦有責,身為州長的古莫絕對也難辭其咎。

 

政治人物的特性,有時就是如此,受得了罵卻吹捧不得,古莫或許一開始是穩健的,直到有愈來愈多聲音說是希望他取拜登而代之,褒揚他應該出馬競選美國總統,他就算沒有「心癢」,也顯然有些飄飄然,一忘我過頭,就有人回到疫情現實面對他開砲算帳了。拜紐約特殊政治社會因素所賜,古莫應該要十分慶幸自己一蹋糊塗的防疫成績,居然沒有遭到民眾撻伐,還躍居全美最具正面知名度的州長,但那是不是代表古莫已然超越了過去平庸的自己,其實未必,因為那個曾被對手形容成愛作秀的政二代州長,結果並沒有瞬間蛻變。

 

※作者為《上報》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