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港版國安法攬炒香港為哪般

何清漣 2020年05月28日 00:02:00

今年是北京與香港的終局之戰,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那才是真正攬炒香港,結果不可同日而語。。(湯森路透)

香港武肺疫情還未終場,北京宣佈要推出港版國安法,迫使港人不得不群聚集會抗爭,還引發美國等西方國家政府與媒體一片聲譴責。此時此刻,中共正困坐愁城,面臨各國一片去中國化的呼聲,北京挾為最大資本的「以中國為樞紐的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甚至價值鏈」正受到全方位清算,選在此刻推出必然招致港人反抗、世界反感的港版國安法,居於廟堂之上的習近平究竟有何考量?

 

北京力防立法會選舉被民主派政治攬炒

 

今年9月,是香港立法委選舉。早在今年4月份,中共就通過香港喉舌媒體發出預警。4月22日,香港《明報》發表社評《香港局勢涉國家安全,攬炒操作絕無好結果》,引述國務院港澳辦發出的三篇聲明,強調中央有權力有責任維護香港憲制秩序,香港「不能成為顛覆基地」,其中特別提到今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有機會爭取到過半議席,有人主張‘政治攬炒’,一邊癱瘓立法會和政府運作,一邊借助外部勢力,逼中央讓步,然而看在中央眼裡,大有可能視之為顛覆破壞『一國』。」

 

從上文可以看出,北京很清楚自己將被民主派「政治攬炒」的時間(9月立法會選舉)、挑戰方式(民主派利用選舉爭取立法會過半議席)、奧援(外部勢力特指美國利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施壓)。

 

選在5月推出,則有近因,一是臺灣蔡英文就職典禮,美國務卿親致賀辭表達重視之意;二是白宮推出新的《美國對華戰略報告》,中美對峙勢態已成;三是中國今年絕對要採取各種方式影響美國大選,要把川普拉下馬,凡讓川普為難、掉分之事一件也不放過。

 

美國現在失業率高達14%以上,取消香港特別關稅區地位,只會引起商界、金融界更多的不滿,川普失分可能更多。(湯森路透)

 

從中共的政治邏輯來看,除了弱小鬥不過對手時不得不韜光養晦等待時機,一般情況下都會主動出擊,更何況今年高調採取戰狼外交「得勝」在前。在北京看來,香港份屬中國轄地,讓你們一國兩制,是照顧你們;你們既然不服中央,想利用選舉與中央玩程式遊戲,乾脆就儘快讓香港實現一國一制。

 

香港的錢袋考量是過去而非今朝

 

有人認為這是中央政府想將香港的錢袋抓在手裡,中國現在外匯儲備吃緊,北京看中了香港那將近4500億外匯儲備,前一向傳說北京要借,香港人紛紛質問金管局,金管局只好出面澄清說絕無此事。還有人認為:「香港作為中共權貴最秘密的錢幣保險箱, 是習上臺以來許多你死我活爭鬥的焦點」,習近平不想讓本朝權貴與白手套的巨額財產跑了路。這一理由確實是2019年送中條例出臺的重要考量,但現在時過境遷,無復舊時景況。據路透社2019年6月報導,很多常年活動在香港的本地商人和來自中國大陸等地的巨富們,在反送中運動開始後,就採取向海外轉移資產等預防行動,新加坡成了他們的藏金窟。各路富豪留在香港的資財,大多數應該是不動產。

 

居住西方國家的大陸富豪們應該慶倖,中國全球獵狐多國配合已經成為過去式,既然多國要去中國化,今後這種讓北京遂意的配合獵狐不會再出現。

 

去年是香港民主派利用美國出臺《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威懾北京,擺出一副不怕攬炒的姿態,更多的是種策略。(湯森路透)

 

借香港敲打臺灣或是習近平的考量之一

 

港臺治權雖然完全不同,臺灣是一個有著民選政府、獨立外交、軍事體系的政治實體,獨立發展了大半個世紀。但在北京眼中,港臺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領土」。臺灣2019年5月以來政治形勢大變,全因臺灣反紅色滲透的主體意識覺醒,再借了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助力。如今,習近平準備用港版國安法攬炒香港,臺灣當然特別關心。

 

近日,臺灣駐美代表處政治組組長趙怡翔(Vincent Chao)提醒國際社會,必須關注香港情勢的發展,因為北京當局正在借此發出某種資訊。

 

趙怡翔對香港情勢與臺灣的關係提出兩個可能假設,第一個假設是北京可能認為香港模式對臺灣人民的感受及臺灣如何看待香港局勢沒有任何關聯。趙認為這並不反映實際情況,因為過去兩年來香港與臺灣兩地的公民社會與民主活動人士有許多交流,他們都有共同的看法,認為香港發生的事也可能在臺灣發生。第二個假設比較令人不安,就是北京不再在乎它對香港的作為對臺灣人民會發出何種資訊,而這個假設情況對臺灣也有非常令人不安的影響,因為它顯示「事情正在朝最壞的結果發展。」

 

趙怡翔所指的最壞的結果,當然是指大陸對台用武。北京其實現在很希望臺灣往這方面想,在軍事威懾之下放軟身段。但我覺得,今年中共麻煩事太多,對台用武絕對不是今年的選項。更何況,中共認為中美對奕棋局剛進入中盤,時逢大選,美國有換棋手的可能。一旦換成民主黨的拜登,擁抱熊貓派重新掌握對華外交的話語權,中美關係就會朝向有利於中國的方向發展,臺灣問題也就慢慢回到2019年以前的狀態。既然可以等待時機,中共不會選擇難以預測結局的冒險方略。

 

借《香港政策法》讓川普陷入兩難境地

 

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實際上就是為一國兩制送終,美國對此的回應只能是按照2019年11月簽署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取消香港的特別關稅區地位,否則,川普將嚴重失分,不利選情。事實上,華盛頓對港版國安法做了多方反應。5月26日,美國白宮發言人凱莉·麥卡尼(Kayleigh McEnany)表示,如果中國掌控香港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的控制權,很難想像香港還能繼續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麥卡尼說,有關香港可能失去金融中心地位的警告是發自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對北京的港版國安法「很不滿意」。

 

如果北京不再在乎它對香港的作為對臺灣人民會發出何種資訊,而這個假設情況對臺灣也有非常令人不安的影響,因為它顯示「事情正在朝最壞的結果發展。」。(湯森路透)

 

這一點在北京算中。中國賭的是這一點:香港特殊地位若不保,美國企業將受嚴重影響。很多美國公司投資香港是因為香港的特殊地位、地理位置以及以市場為基礎的經濟體系,如果美國取消香港的優惠關稅待遇,香港和美國年度商品與服務貿易中約有670億美元將面臨風險。據美國統計局的資料,2019年美國的全球商品貿易順差中,香港的貢獻最大,為261億美元。據香港工業貿易署,2018年香港是美國的第三大酒類出口市場,第四大牛肉出口市場,第七大農產品出口市場。

 

因此,撤銷特殊地位將對在香港的1,300多家美國公司造成嚴重困擾,這些公司幾乎包括所有主要的美國金融企業。2018年有8.5萬名美國公民居住在香港,這些在港企業與商人絕對不願意看到香港被取消關稅優惠待遇。在他們的考量中,中國的港版國安法與取消關稅優惠待遇,後者對他們的威脅更大。

 

事實上,還有另外一種聲音也反對制裁香港,前歐巴馬政府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麥艾文(Evan Medeiros)、前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都認為,美國處理香港問題是一個困難的挑戰,如果華盛頓依據《香港政策法》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那懲罰的不是北京當局而是香港人民、商業和美國在港企業的利益,因此去傷害香港,只會加速香港被融入中國大陸,解決不了香港的任何問題。

 

借用壘球術語,北京在做「犧牲打」。這「犧牲打」在平常年間沒多大用處,但今年是大選年,中國傳至美國的武肺疫情,已經將川普三年執政的經濟業績毀得乾乾淨淨,美國現在失業率高達14%以上,取消香港特別關稅區地位,只會引起商界、金融界更多的不滿,川普失分可能更多。

 

川普當然可以用程序為由拖延一下,因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2019年11月27日簽署的,而大選在11月6日就已經落幕,該法案規定的觀察期為時一年,也就是說,美國國務院對香港人權的考察報告交給白宮的日期,是在大選落幕之後。但如何才能利用這20天時間差操作,需要很高政治技巧,這方面,民主黨遠比共和黨與川普嫺熟。

 

無論如何,今年是北京與香港的終局之戰,去年是香港民主派利用美國出臺《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威懾北京,擺出一副不怕攬炒的姿態,更多的是種策略;今年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那才是真正攬炒香港,結果不可同日而語。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