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新冠肺炎大流行暴露了我們集體的脆弱

因應疫情對醫療系統和弱勢群體的衝擊,無國界醫生(MSF)在全球展開了應變行動。圖為MSF人員與消防員並肩合作,在西班牙一所老人照護之家進行消毒工作。(© Olmo Calvo/MSF)

試想以下問題:如果您沒有自來水或肥皂,該如何勤洗手? 如果您住在貧民窟或難民營中,如何與人保持社交距離? 如果您要逃離戰火,能不越過國界嗎?如果那些健康有問題的人早已無法負擔或獲得所需的治療,該如何採取額外的預防措施?

 

每個人都受到了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或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響,但某些人可能比其他人更首當其衝。

 

隨著新冠肺炎的進一步擴散,它將持續暴露全球衛生系統存在的不平等現象:某些群體因法律地位或其他因素,使他們成為當地政府的目標,被排拒於醫療體系外,無法獲得醫療服務;它將暴露政府在免費公共醫療方面的投資不足,也就是說,有些人要獲得有品質的醫療服務,是取決於購買能力,而非醫療需求;它也會暴露出各地政府在規劃和提供服務以滿足需求上的失敗,而這不僅限於醫療服務;它將暴露面對流離失所、暴力、貧窮和戰爭威脅者生命的脆弱。

 

社會中被忽視的群體遭受更多的苦難,包括受緊縮措施影響的人、逃避戰火的人、因醫療私有化無法就現有疾病接受治療的人、無法存夠糧食,甚至連每日一餐也負擔不起的人;還有低薪階層、過勞、被剝奪病假、無法在家工作的人,以及在武裝衝突地區飽受轟炸和圍困的人。

 

還有,在醫療物資短缺的情況下,又該如何治療病患? 由於戰爭、政治管理不善、資源不足、腐敗、緊縮政策和制裁等原因,許多準備應對新冠肺炎衝擊的衛生系統已經瀕臨崩潰,這些國家幾乎無法應對一般會出現的病患人數。

 

新冠肺炎讓我們所有人都感受到,社會排斥、免費醫療服務減少、以及不平等加劇帶來的後果,而這些政策是我們維持整體社會健康的共同敵人。

 

無國界醫生會擴大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應對行動,重點關注最弱勢和被忽視的人群。我們從今年初在香港,即新冠肺炎病例初期出現的地方展開工作,現在我們已經派出醫療團隊在義大利疫情爆發的中心參與救援。隨著這場危機的蔓延,我們將盡可能擴大工作規模。

 

然而,我們現在可以採取某些決策,以緩解許多社群迫在眉睫的災難。待在希臘群島擁擠難民營內的難民需被撤離,這並不代表要將他們遣返回戰爭仍在持續的敘利亞,而是尋找一種方法協助他們融入社會,讓他們能自行採取防疫措施,例如保持社交距離及自我隔離。

 

除此之外,各國應跨越國界共享醫療物資,運送到有最大需求的地方,此舉可由歐洲各國與義大利共享醫療物資開始做起。相信不久的將來,有更多地區會受到這場疫情的影響,它們的應對能力已被削弱,這種共享醫療物資的援助,必須擴展至這些地區。

 

作為無國界醫生,我們還需處理人員短缺,以派出救援人員到其他緊急專案。我們還要繼續應對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爆發的麻疹疫情,協助喀麥隆或中非共和國當地的人因戰爭影響產生的緊急需求,這些都是我們無法置之不顧的社群。對於他們來說,新冠肺炎對他們的生存是另一種衝擊。

 

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暴露了我們集體的脆弱。今時此刻,我們當中有許多人感到無力、不安全,甚至對未來產生懷疑。這些都是社會中許多被當權者所排拒、忽視,甚或被針對者所感到的恐懼和憂慮。

 

我希望新冠肺炎不僅教會我們要勤洗手,同時也可使各國政府明白,醫療服務必須要顧及到所有人。

 

新冠肺炎肆虐的同時,許多既有的疾病和醫療問題並未因此消失。圖為敘利亞迪爾哈桑(Deir Hassan)難民營裡的一個小女孩,臉頰上有著皮膚型利什曼病所造成的潰瘍。這是一種被忽視的熱帶疾病,由白蛉透過叮咬傳播。迪爾哈桑難民營由多個定居點組成,人滿為患,有12萬流離失所的居民生活在裡面悲慘且不衛生的環境中。(© Abdul Majeed Al Qareh)

 

作者強納森‧惠托爾為MSF布魯塞爾行動中心的人道救援分析總管。(© Alice Martins)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