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自由主義:美式民主的暴力性格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2020年06月02日 00:02:00

正因為美式民主的暴力性格,才能逼迫政治精英仔細聆聽民意。(湯森路透)

抗議美國黑人被警察拘捕死亡的街頭暴力,擴散到全美國。暴力一直是美國民主的一個特點,自殖民時代就普遍發生,但暴力抗爭不但不是美式民主的缺陷,反而是其長治久安的重要特質。值此中國官方藉由美國街頭暴力,嘲弄美國,並合理化共產黨在香港的「鎮暴」作為,我們民主陣營更應該了解這個美式民主的暴力性格。沒有了解,才會懼怕,才會灰心喪志。

 

「民主」曾是一個髒字

 

1795年,華盛頓總統任內,美國和英國簽了有名的Jay Treaty,美英和平解決自獨立戰爭來的持續紛爭,確認英國在大西洋的海洋霸權,確保美國船隻不受英軍騷擾,但也等同在英國和法國之間,選了英國站邊。這個協定讓美國社會起了巨大的騷動,因為從獨立戰爭以來,反英的情緖仍然高漲,對接踵美國發生革命的法國,充滿同情。於是暴力抗爭四起,開國元勳、卸任財長漢彌爾頓,在紐約街頭面對抗議群眾,試圖說明和平協定對美國安全的重要,但發狂的群眾完全無法理性溝通,拿石頭砸破了漢彌爾頓的頭,逼得他倉皇退場。

 

這種民主的暴力性格,是許多開國群賢一直所擔憂。一個現在比較少用的英文字,licentious,是開國之初,常用來指責對手支持民主的暴亂、肆無忌憚。沒錯,「民主」在美國建國之初,是一個髒字。治國菁英如漢彌爾頓和簽定協定的大法官約翰‧傑(John Jay),擁有過人學識和洞見,把協定的必要性說明地相當清楚,對國家未來發展這麼重要的事,理應在國會輕騎過關,怎麼可以在暴民脅迫下,作出違反國家利益的決定?

 

但正因為民主的暴力性格,才能逼迫政治精英仔細聆聽民意。這個民主程序,如果沒有反對黨制衡的力量,沒有民眾用暴力表達心聲的機會,不可能完備。也許漢彌爾頓等人,不經民主程序得逞,但因為他們的正直高貴,所以可以保持美國走在正軌。但如果下一個有私心的政治人物,仿效精英治國的自大行事,那受害的就會是國家社會。自大行事慢慢就變成握權不放,貪污腐敗,就會接續而來。也許群眾是暴力的,但去除民意直接發聲的管道制度,發生的暴力更為可怕。而這個民眾施用暴力的過程,也要逼迫這些自以為是的政治領袖,把政策說明的更清楚。

 

嚴格的分權制衡

 

美英協定,在聲望還是很高的華盛頓加持下,順利在國會過關。民主到頭來,還是個數人頭的比賽。但這個數人頭的比賽,如果沒有美國憲法的框架,民主的暴力,會像是打乒乓球一樣,你來我往,越演越烈。美國制憲會議群賢,因為顧忌民主的暴力性格,所以剛性地定下嚴格的制衡機制,總統和國會的相互制衡,州和聯邦政府的分享主權,還有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權分立,不讓人多的一方,輕易地可以民主制度,霸凌少數。因為有這樣的民主程序,所以街頭暴力,不會演變成革命事端。

 

美國的民主暴力,挺過了1968年的反戰激烈抗爭,挺過了1992年的洛城暴動,更挺過了南北戰爭。(湯森路透)

 

執政黨掌控國家機器,不是永恆不變。這也是為什麼亞特蘭大的市長,日前出面和抗議群眾對話,她說,如果你有不滿,下次用選票討回來,不要滋事。

 

因此美國的民主制度,讓街頭暴力變成反對力量發洩不滿的方式,不是壞事,反而是國家正常發展的重要機制。對喜歡講「團結和諧」的中國人來說,這是很難了解的一個民主哲學。美國的民主暴力,挺過了1968年的反戰激烈抗爭,挺過了1992年的洛城暴動,更挺過了南北戰爭,現在發生的街頭抗爭,和南北戰爭相比,只是小菜一碟。

 

南北戰爭的本質,就是民主制度如何處理多數暴力走到了死胡同,而不得不用更大的暴力解決。南方白人奴役黑人,那是多數欺凌少數的極致,而人多的北方,逼迫南方放棄長期的制度,也是多數欺凌少數。這兩個美國憲法下的民主問題,最後要靠打一仗,死了幾十萬美國人才解決。

 

美國今時今日的問題,美國白人警察殺害黑人事件,雖然層出不窮,但種族問題,不但比不上南北戰爭前的狀況,連六零年代民權運動前種族隔離的情況,都比不上。實在很難讓人相信,現在的街頭抗爭,會有任何結構性的改變。也就是說,不久之後,美國社會就會船過水無痕。但這不代表,現在上街頭的民眾,就是作了白功。

 

美式民主的暴力性格,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是革命的浪漫情懷,仍在美國社會存續,這不見得是壞事。這是讓一個長期安逸、發展自由的社會,一個重新注入新生激清的好方法。起草獨立宣言的傑佛遜,在聽聞美國立國後第一個農民起義時,他說,「自由之樹,需時不時,用愛國者和暴君的鮮血澆灌。」「上天不允許我們,每二十年,不出一次這樣的反叛」。

 

美式民主的暴力性格,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是革命的浪漫情懷,仍在美國社會存續,這不見得是壞事。(湯森路透)

 

共產黨侮辱自由與民主

 

反叛的精神,是美國這個自由的共和國維持長期自由的重要關鍵。把美國警察鎮壓群眾,比為香港黑警在街頭凌虐香港青年,那是污辱了自由一詞。

 

自由的美國人,在民主制度的保障下,得以自由發展、隨心創作、生產財富,過上幸福的日子。適當地發抒對政府不滿,就算時有暴力,也無傷大雅。但在香港青年面前的,不是一個有民主制度保障的未來,而是奪去一切希望的共產政權。即將失去所有自由的香港,不是上街頭抒發對政府不滿而已,這是反抗暴政,這是革命戰爭。

 

中國外交部的華春瑩在推特上,諷刺白宮發言人,模仿被殺死黑人的話,「我不能呼吸了」。講這話的時候,她有沒有想過,多少中國人正躺在地上,脖子就在共產黨的膝下,無法呼吸,即將死去?北京看美國好戲,不但不了解美式民主,更不願面對香港現實,「暴君的鮮血」即將灑滿神州大地。

 

關鍵字: 美式民主 暴力 動亂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