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韓國瑜總有國民黨當墊背

陳嘉宏 2020年06月03日 07:02:00

韓國瑜如果不想以「落跑(欺騙)市長」市長的名號行走政壇,最好的方法就是正面迎向民意的裁決。(湯森路透)

罷免不是一個好的民主制度設計,但對於此刻的韓國瑜除外。原因是,在韓國瑜之前,從來沒有任何一位地方縣市長,敢在他就任第一任的任期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裡,立刻起心動念去追求另外一個職位。韓國瑜狠狠打了高雄人一巴掌,這罷免案是他應得的,也是高雄人對他的再次信任投票。

 

罷免案發動以來,許多人拿民選公職人員在任期內轉換跑道的案例為韓國瑜辯解,但這實在是混淆視聽。誠然,民選公職在任期內投入其他選舉或轉任其他職務的確不乏其例,但從沒有類似韓國瑜這麼惡劣的個案,其獨特性與惡劣性表現在以下三方面:

 

一、2018年高雄市長選前,他曾多次指天誓地絕不落跑選總統,韓國瑜短短半年公然毀諾,把自己的誠信活生生踩在腳底下;二、比起民選民意代表,民選縣市長對於選民有更多的責任,從沒有任何一位縣市長敢在他甫就任第一任期的半年內,就宣布要追求另個更高的職務,這是公然蔑視高雄選民;三、韓國瑜不理政務、不進議會也罷,但選舉期間屢屢以高雄為踏腳石,用「當總統後一周三天高雄上班」這種不可能的政見遮羞,這是公然的欺罔。

 

毀諾、蔑視、欺罔,早已構成韓國瑜再回頭擔任高雄市長的正當性危機;韓國瑜如果不想以「落跑(欺騙)市長」市長的名號行走政壇,最好的方法就是正面迎向民意的裁決,讓高雄人再次決定要不要讓韓國瑜續任市長。不過,種種跡象顯示,韓國瑜面對罷免案的態度,已使得相關爭議並無法在本週六的罷免投票結束。

 

首先,韓國瑜陣營已經提起多起暫停罷免投票的行政訴訟,而且屢敗屢戰,顯示他並無意承諾罷免投票的正當性。未來即便罷免案通過,韓國瑜陣營恐怕不會接受罷免結果,這勢必為往後政局動盪埋下隱憂。

 

其次,韓國瑜陣營公開號召選民「不投票、去監票」,這作法形同另類「蓋牌」。若最後罷免投票無法通過四分之一公民數(約57萬票)的門檻,韓國瑜自然通過罷免案考驗;但若高於57萬卻低於他一年半前當選的89萬,韓陣營勢必逕自解釋「少數人否定多數人」、「多數沈默的高雄人不支持罷免」。

 

韓國瑜在總統選舉期間民調蓋牌是為了讓支持者不知選情,維繫士氣,衝刺選票(即便最後選不上);罷免期間蓋票是為了日後的政治攻防留下「相駡本」。只要能夠將罷免票壓在89萬票以內,韓國瑜就還有政治能量提出行政訴訟、釋憲,甚至以「被害人」的形象進行抗爭,徐圖往後的個人仕途。

 

韓國瑜這些策略思維一以貫之,完全有軌跡可循,倒是國民黨應對罷免案根本荒腔走板、毫無章法。一直到現在,國民黨中央從未徹底檢討在總統大選推出韓國瑜這種候選人的重大戰略失誤,全黨上下把支持韓國瑜挺過罷免案當成階段性目標,說是要「擋住倒向國民黨的骨牌」;既無人敢切割韓國瑜,韓就順手把國民黨拿來當墊背。試問:設若罷免案過關,韓國瑜卻要繼續抗爭,國民黨拿什麼拒絕他?如果韓國瑜無論有沒有被罷免都要直攻一年後的國民黨主席選舉,年輕的江啟臣與還要選總統的朱立倫抵擋得了韓粉、抗得了韓流嗎?

 

誰都知道,韓國瑜與韓流才是國民黨在總統立委大選一敗塗地的主因,只有國民黨自己裝瞎當沒事;半年過去了,蔡英文的民調支持度已經翻了兩翻,罷免案卻已兵臨城下,只剩國民黨還在韓流腳下倒地不起,全黨從政同志對韓國瑜情深意重、不離不棄,這麼窩囊的政黨要去哪裡找?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