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歪曲「美麗的風景線」再演繹成自己的版本

高仙芝 2020年06月04日 00:00:00

從一開始,中國就有意識地把裴洛西對香港和平非暴力示威的讚揚,歪曲成裴洛西「支持暴力」。(湯森路透)

黑人費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發美國大規模社會騷亂。最興奮的是中國外交和媒體的戰狼。在贊比亞三個中國人被殺,中國媒體只有語焉不詳的幾句報導。這次事件中,中國媒體像打雞血一樣,二十四小時循環報導。戰狼們用的最多的詞就是「國際馳名雙標」(雙重標準),又常搬出美國國會議長裴洛西說過的「美麗的風景線」,嘲笑明尼亞波尼斯正出現「美麗的風景線」,指責裴洛西「雙重標準」,把「香港發生的暴亂稱爲美麗的風景線」,「現在怎麽不說美麗的風景線了」?

 

美國確實存在很多問題,但中國媒體冷嘲熱諷不過再一次顯示其習以爲常的指鹿爲馬。

 

在中國媒體口裏,裴洛西形容香港的「美麗的風景線」,乃指香港反對派的暴力抗爭,即中國政府所言的「暴力行徑」。然而,這純粹是中國媒體的抹黑。

 

「美麗的風景線」的英文是「a beautiful sight to behold」,出處是2019年6月19日裴洛西在一個由《基督科學箴言報》(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贊助的早餐會上的發言(在視頻約23分鐘出現)。當時記者提問香港問題,她回答「香港有200万人,相當於整個香港人口的四分一,上街反對引渡條例,場面震撼。這難道不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嗎?」

 

她指的是什麽,不妨看看6月19日前香港反修例風暴的時序?

 

「美麗的風景線」是指和平示威

 

6月9日,香港爆發百萬大遊行,和平示威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但同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堅持修例工作在6月12日如常進行。

 

6月12日,香港反對派包圍立法會阻止修例。這時發生了香港官方所言的「暴動」,最終立法會無法開會。

 

6月15日,林鄭宣告將擱置修例,希望可平息事件。但有林鄭漠視民意、香港人對林鄭語言僞術不再信任、警方把612定性為「暴動」、以及有香港青年因表達要反修例而跳樓自殺等因素在前,不斷積累起來的怒火,並非簡單一句「擱置」就可以平息的。於是在6月16日,香港再次爆發200萬+1人(指自殺青年)的和平示威,提出「五大訴求」。

 

顯而易見,裴洛西在6月19日說的「美麗的風景線」,就是指發生在6月16日這場200萬人參加的和平示威。這絕非中共喉舌和香港建制派口中所說的「暴力行爲」。

 

即便把範圍擴大一點,在6月19日前,在香港可被指為「暴力」事件的,大概只有612「暴動」了。現在距離612不到一年,歷史不容歪曲,612事件有多「暴力」?這裡引用親建制的香港01對612事件重組的時序

 

裴洛西在2019年6月19日說的「美麗的風景線」,是指發生在6月16日這場200萬人參加的和平示威。(美聯社)

 

612事件沒出現過分暴力行爲

 

從淩晨起,反修例市民自發地佔領了街道,有人在立法會門外通宵唱聖詩。早上,有人以「野餐」為名到添馬公園聚集。早上八點,大批市民從添馬公園衝出大街包圍立法會,佔領8時30分示威者佔領告士打道及夏愨道六條行車線。早上9點多多輛汽車圍繞金鐘慢駛,有汽車「死火」,癱瘓交通。這些行爲的一部分是「非法」的,但絕非「暴力」。雖然一度有示威者在龍和道掘起地磚,但現場亦有示威者勸諭不要用地磚攻擊。

 

真正的暴力事件發生在大約下午三點多,示威者開始衝擊立法會示威區,有示威者投擲鐵枝和磚頭,更一度衝入被稱作「煲底」的立法會示威區。警方以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到下午約3點45分,警方已收復立法會示威區。

 

此後的攻防戰就一邊倒了。從下午4點多開始,戰線轉移到立法會附近的中信大廈,這裡本來有合法的示威聚會,但衝擊立法會事件後,警方從兩邊夾擊中信外沒有參與衝擊的合法示威者。此後,警方舉起黑旗,施放催淚彈。示威者用水樽等雜物還擊。下午5時40分,警察再施放催淚彈,並倚此把示威者向中環方向驅趕。示威者退至中環一帶,直到淩晨才散去。

 

在行動中,警察施放了逾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數發橡膠子彈,亦有使用警棍、胡椒噴霧、催淚水劑等。但從以上時序看,如果說示威者有「暴力」,大概只是在下午三點多有人扔磚頭的時段。其他時間中,市民武力最多不過塑料水樽,很多市民連防護裝備都沒有(因爲只想著和平示威)。警方武力主要用來驅散「不聽話」的市民,而不是對抗「暴力」。顯然,即便認爲612包圍立法會是「非法」的,「暴力」只是小範圍和短時閒的,絕對無法以此定義整個事件。

 

但在當天下午5時42分,警方已將集會定性為「騷亂」。八點多,林鄭發表電視講話,形容事件「是公然、有組織地發動暴動」。九時多,警方也改稱事件是「暴動」。第二天,警務處長盧偉聰形容示威者為「暴徒」。

 

6月18日,即200萬人大遊行後,盧偉聰改口,否認將當日活動定性為「暴動」,只是說立法會外有人「暴力衝擊警方防線干犯暴動罪」,指其他和平示威者不用擔心。第二天,林鄭也跟著改口說:「從來無說參與6月12日集會的大量市民及學生是暴徒」,又說對於公眾集會的定性,並非她最有權去定義,只是根據警方的評估云云(這是「甩鍋」(推卸責任)給警務處長)。可見,在整個612事件根本沒有出現太過分的暴力行爲。

 

香港反修例「暴力化」傾向出現在71事件中,有人不聼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勸阻,打爛立法會玻璃,沖入立法會塗鴉開始的。但真正的暴力化還是在721元朗事件之後。

 

因此,裴洛西在6月19日說的「美麗的風景線」,怎麽可能是指以後出現的暴力事件呢?中國只是移花接木、栽贓嫁禍和故意抹黑罷了。

 

裴洛西支持「非暴力」手段的那部分人

 

事實上,裴洛西一向反對暴力抗爭,主張香港要和平非暴力,是「和理非」的主張者。這一點中國不可能不知道。

 

去年10月22日,裴洛西在推特上說:「我全力支持和欽佩那些日以繼夜在大街上以非暴力抗爭爭取香港民主和法治的人們」(My full support and admiration goes to those who have taken to the streets week after week in non-violent protest to fight for democracy and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中國把此話詮釋為「裴洛西把香港反對派的『暴力行爲』說成『非暴力』」。但裴洛西的意思明確無誤,她全力支持的是反對派中採用「非暴力」手段的那部分人(和理非),和「暴力」那部分(勇武)切割。

 

如果說裴洛西以上推特的意思有點歧義的話,那麽其態度更明確地反映在10月24日推特上貼出視頻(影片)中。

 

 

她以馬丁路德金為例子,告訴港人「你們的力量來自非暴力」,呼籲香港人學習聖雄甘地和馬丁路德金,只有通過「非暴力抗爭」 才是通向成功的道路。

 

這最好地解釋了裴洛西在「非暴力」問題上的態度,沒有絲毫讓中國「搞混水」的空間。因此中國幾乎從來不提裴洛西的這段視頻(影片)。

 

裴洛西支持「非暴力」,這種態度和美國政府的主流態度完全一致。去年八月,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我們譴責暴力,並呼籲雙方克制」。去年十月,在裴洛西貼出視頻的同一天,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威爾遜中心演講。他讚揚了以「和平示威方式」保護自己權利的港人,也明確敦促示威者應用「非暴力」方式爭取。(We urge you to stay on the path of nonviolent protest.)

 

事實上,裴洛西和彭斯的講話當時在香港示威者中引起很大爭議。在香港,「和理非」是否應和「勇武」切割一直是整個運動中最重要的話題。裴洛西和彭斯的講話給「勇武派」帶來很大壓力,被「勇武派」指責出賣香港。

 

但從一開始,中國就有意識地歪曲裴洛西等的話,把裴洛西讚揚香港和平非暴力的示威是「美麗的風景線」,歪曲成裴洛西「支持暴力」。

 

去年八月,香港暴力抗爭走向高峰(當時發生了中國記者在機場被示威者抓住)。外交部華春瑩說「希望這樣的風景線在美國越多越好」。去年十月,西班牙發生加泰羅尼亞示威,中國媒體就嘲笑西班牙出現「美麗的風景線」。十一月,美國紐約發生抓車票逃票的警民衝突,中國媒體再嗆聲裴洛西

 

可見,歪曲裴洛西的話,演繹成中國自己的版本,指鹿爲馬地說裴洛西「鼓吹暴力」、「雙重標準」,正是中國戰狼的慣用伎倆。最主要的原因有三個。第一,無非要為一國兩制的失敗找替罪羊,要給中國人洗腦,把香港事件演繹成「美國導演的顔色革命」。第二,指責美國「雙重標準」,用天下烏鴉一般黑的邏輯,洗白自己的行爲。第三,裴洛西一直支持中國和香港的民主,中國早就懷恨在心,更不會放過每一個機會進行抹黑。

 

※作者為國際關係評論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