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罷韓成功未必就是民主成就

林青弘 2020年06月07日 07:00:00

當將近94萬人決定罷韓的時候,高雄已經分裂,台灣未來的政治和諧,恐怕也是表面而已。(蔣銀珊攝)

民主的簡單原則,就是數人頭、算選票,以選舉為例,哪怕僅僅只贏一票,只要法院認定當選,一票之差還是比較式多數。然而罷免不等同選舉,選舉可以多人競選,罷免是單一對象,兩者差異明顯,後者可以訴求仇恨動員、厭惡投票,因為焦點只有一人,聚焦效果遠遠大於多人選舉。韓市長值得認可的優點,就是不動員投票,不刺激藍綠對立,但這樣的超冷戰與佛系對抗,從事後諸葛判斷,政治代價很大,而且連帶傷及國民黨的重振之路。

 

民主需要牽制與抗衡的力量,但放眼看看台灣政壇,民進黨一黨獨大,還有哪個政黨奈何得了民進黨?韓市長先前沒有在高雄市落地生根,在地連結與當地人的感情培養,依舊訴諸空戰與空氣傳達,沒有具體,也不實質。高雄人以將近94萬票決定罷免韓市長,而且此一票數已經超過韓市長當選的89萬票,坦白說,韓市長沒有任何資格說出「遺憾」二字。見不得台灣未來之亂的清醒選民,才有資格說出遺憾二字。未來的民進黨與國民黨,各自有亂與鬥的內憂與外患。

 

民進黨要思考,未來朝野如何和諧?如果國民黨抵制修憲,寧願烽火式對抗,不願意忍辱屈降,修憲案如何出得了立法院?再者,報復式罷免也有可能出現,力挺罷韓的弱勢高雄市議員,以及台中市立委跑去力挺罷免高雄市長,都可以是藍營反擊的目標對象。國民黨如果不想軟趴趴,有力與有利的政治反擊,怎能放棄?繼續溫良恭儉,就是讓出執政權。

 

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迄今還是沒看透自己與國民黨的關係,罷免前公開說出組黨一事,而且還是深綠獨派大老辜先生建議,這不是公然扯後腿、踹藍營,難道是團結表現?王前院長的悲哀與遺憾,遠遠不如國民黨的振衰起敝,墊高自己、踐踏國民黨的政治拉桿動作,大家看在眼裡,對於藍營的期待,可以繼續下探,深不見底!

 

韓市長要覺醒,既然有將近94萬票同意罷免,怪罪罷韓國家隊與四面楚歌的黑韓力量,已經來不及,而且真的要問問自己,為何會有這麼多人討厭韓國瑜?為何這些高雄人非要韓市長遠離高雄市政府?這真的不是罷韓理由書可以解釋,畢竟台灣政壇有誠信的政治人物屈指可數,不落跑、不換軌的政治人物更少。總結一句話,韓市長真的是「政治奇才」,創造太多紀錄,第一位市長帶職參選總統,第一位被罷免的高雄市長,而且還是第一位被罷免的直轄市長,更是第一位罷免同意票數高過當選票數的市長。面對風光與羞辱的歷史紀錄,先檢討自己,往後繼續低調,這對於國民黨的振衰起敝,才能有實質效益。

 

國民黨處理韓流與韓粉的能力極度差勁,罷韓成功以後,國民黨到底能找到什麼樣的角色扮演?如果社會大眾愈來愈覺得國民黨被邊緣化,愈來愈沒力,在反中勢力全球化的國際潮流下,國民黨真的有「倒黨」、「滅黨」的可能。

 

罷韓成功原因與後續影響者,第一,國家隊居功頗大,尤其蔡主席同意罷韓聲明,817萬票的餘威猶存,側翼效應幫助罷韓過關;第二,民進黨根本不在乎藍綠對立,也不在乎高雄市是否有補選,畢竟代理市長的指派權在民進黨手上;第三,綠營內鬥與內亂的起因,在於罷韓成功與權勢穩定,有企圖的人會更想往上卡位,趁國民黨勢衰力竭,奮起爭位搶權;第四,國民黨欠缺有力掌舵者,現在還是無人能夠桶箍整個黨,面對王金平與其他裂解黨的勢力,無力招架,也無法抗衡;第五,江啟臣的年輕主席牌,可能鎩羽而歸、徒勞無功,黨內改革勢力繼續與守舊派系和稀泥,外無抗衡民進黨的力量,內無平衡各派系的新龍頭;第六,台灣未來會亂會鬥,主因就在於民進黨一黨獨大,以及國民黨一黨勢弱,政治上的藍綠,不僅受到紅色標籤與反中影響,選票上的多寡擺動,更容易受到網軍空戰與意識形態的操弄。

 

誰光復了高雄?罷韓成功,真的是高雄人的驕傲嗎?全地球都會驚訝民主可以這樣幹,而不是佩服高雄人的眼光與判斷,韓流起於高雄人,把韓市長請下政壇或神壇者,也是高雄人。藍綠若是持續惡鬥,這筆帳能不能算在高雄人頭上?當將近94萬人決定罷韓的時候,高雄已經分裂,台灣未來的政治和諧,恐怕也是表面而已,深層的仇恨與對立,依然蠢蠢欲動,準備適時以選舉結果反撲與報復。

 

※作者為自由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