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一場把國民黨拖入長期低迷的投票之後

魏聰洲 2020年06月07日 07:01:00

由於國民黨在年輕世代的支持度甚低,以及「中國機會說」不斷遲暮,這個低靡甚至沒有盡頭。(攝影:沈粲家)

6日下午5點13分同意票破57.5萬那一瞬間,左耳傳來鞭砲聲,右耳傳來百公尺外大型戶外集會的歡呼,二者在大腦的松果體撞擊開來,這種選後感受,能喚起的記憶只有2000年陳水扁意外勝選,也就是說,當晚是人生每20年才會有一次的大場面;開票過程,台灣基進與We care的總部都被群眾所圍繞,網路直播也各有5000多人及1000多人(沒有寫反)在線上觀看,這兩個團體在去年罷韓遊行出最多力、在兩階段連署費最多心、在鼓吹投票喊最大聲,此刻只能用支持群眾與網路直播來確定自己的苦盡甘來:儘管有陳凝觀與汪浩這些可貴的例外,台北主流媒體與名嘴普遍無視他們在反韓浪潮上「超前部署」的貢獻。

 

投票前一日我是這樣在臉書預測的:「明天只有二個結果,一個是韓小輸,一個是韓大輸,如果是後者,很有可能意謂著國民黨永世不會執政,至少,我2016年預測的『民進黨連續執政16年』會實現。……台灣民主在『類一黨獨大』的狀況下前進,外在威脅明顯趨弱後,民進黨的派系鬥爭會更加有恃無恐,…黨內鬥爭雖然有助民主發展:某程度替代了民主政治運作所需的大黨鬥爭,但會壞了支持者對它的印象,因為支持者幾乎都是支持黨而非特定派系。不會危及執政,但會在其他選舉逐漸掉落支持。明天如果韓大輸,而星期一又有XX股票可買,我只會考慮基進股,我知道有些人會是選時力…。」

 

朋友問我為何會如此樂觀?今年二月我就嗅到異常的氣氛,國中同學們在路邊燒烤攤聚餐,一桌感染一桌,儘管互不相識,最後都在為罷韓連署加油,彼此敬起酒並合起照,宛如一場嘉年華,我從未見過「討厭」與「歡樂」兩種情緒可以這麼巧妙地揉合起來對抗權力者。日後傳來的民調,的確每次都是樂觀的。寫這篇文章前,我又回到那個燒烤攤,國中同學們在那裏慶功,因蒐集巨量連署書而有「功在高雄」獎牌的朋友作了東。

 

台灣民主在「類一黨獨大」的狀況下前進,外在威脅明顯趨弱後,民進黨的派系鬥爭會更加有恃無恐。(攝影:張文玠)

 

年初大選的意義,在於它產生了泛綠勝泛藍史上最大的差距,那「罷韓贊同票數」除以「蔡英文一月的高雄支持票數」所得的85.6%,又是說明了什麼了?考慮負面投票的動力低於正面的、考慮地方選戰的熱度低於全國的、考慮黃國昌罷免案相同計算下只得71.3%,85.6%這數字是很驚人的;可以說,上述最大差距已經被固化了起來,就算沒有太陽花學運效應、就算沒有反送中運動效應、就算亡國感不再瀰漫,國民黨也扳回不了。

 

所以,我們不只是目擊了一場大型罷免案的通過,我們是目擊了一場把國民黨拖入長期低迷的投票,對某些人而言這是有聖戰意義的;由於國民黨在年輕世代的支持度甚低,以及「中國機會說」不斷遲暮,這個低迷甚至沒有盡頭。

 

如果,因著以上分析,「民進黨長期連續執政」是個十拿九穩的預言,那我們得更進一步思考:南非的民主轉型所迎來的一黨獨大,即「前反對黨」ANC不僅從1994年執政至今,而且看不到弱化或分裂的可能,這模式真的有益台灣的民主政治嗎?兩個南非所沒有的問題,讓這個答案明顯是否定的,一是台灣這個世代負有一重大政治議程:國族再確定運動,它是被執政黨所擱置的,為了擴大支持,民進黨一方面盡力內化中華民國體制,一方面時時假言美國不讓它改革以避責;二是此長期執政有合法性不足的問題,民進黨儘管能一再地戰勝總統選戰及國會選戰,但那分別是受惠於選民的策略投票以及單一選區制卻讓「兩階段投票」缺席,不分區選戰顯示了該黨只有三成多實力,遠低於ANC可拿下過半選票。

 

追求鞏固台灣主權政黨之間的權力輪替,一方面可讓上述兩個理念路線去競爭,一方面也解決這個合法性不足的問題,這當然會是更有利於台灣民主,但這個夢想過去是我們不敢去想的:怕吃緊會弄破碗;也許,經此85.6%數字所帶來的力量,我們終可得一種心靈釋放,然後開始把這個可能性放在未來十年的投票佈局裏。

 

※作者為法國社會科學高等學院歷史與文明博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