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提名之亂開啟後蔡時代爭鋒

林青弘 2020年06月23日 00:00:00

蔡總統的未來不是平順安康之路,內有自己人藉機作怪搗亂,外有中共尋釁亂煩,第二任期的政治亂象,恐怕只會更多而不會減少。(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第6屆監察委員提名審薦小組於今年2月17日成立,前副總統陳建仁為召集人,總統府資政蕭新煌、陳博志、以及國策顧問張富美、林子儀、前監察委員劉玉山、東吳大學政治學系黃默教授等7位人士擔任小組委員。這個小組不乏法律專業人士,也有足夠的理由證明小組成員能夠超越黨派,為國舉才應該不是難題。惟從2次記者會臨時喊卡,已可見識府院黨的三角關係,充滿亂象與鬥爭。
 

首先,不是立委的黨副祕書長公開且高調反對副院長暨監察委員的特定提名人選。以林飛帆的現任黨務工作而言,他的發言非常不具政治適格性。一者,黨的副祕何來權力監督總統兼黨主席的提名權?二者,黨副祕對黨主席負責,何來黨副祕批評黨主席的道理與權力?三者,林飛帆的黨職身分敏感,針對監察院擬提名人故意置喙而高調評論,難道沒有逾越黨政界線?蔡總統核可的審薦小組既然最後通過如此擬提名人選,黨務主管基於政治倫理,即使有異議存在,應該向黨秘書長報告,或是反映民意,或是呈現輿情,而不是高調在臉書放炮,公然挑戰蔡總統的提名權,直接負面影響人民對於蔡總統領導威信的正面形象。
 

從自薦或推薦,或是政治幕僚建議,或是黨政高層人士的共識,監察院的正副院長人選與擬提名人,不可能事先不經過府院黨一定的聯繫與溝通。某些論者認定此次「提名之亂」,敗在「社會觀感」的負評,然此負評紛紛,是誰帶風向?是誰放出反對聲浪?若蔡總統認定此次提名之亂,不是自己人窩裡反,那就是自我感覺超級良好,陷於無藥可救!
 

監察委員甚至正副院長的擬提名人,除了符合法定資格例如《監察院組織法》第3條之1第1項各款規定外,依憲依法即無其他限制。換言之,「社會觀感」不是法定要件,卻是政治力的操弄與運作。審薦小組依據前述法律規定的7款規定進行審查自薦與推薦人選,然後本於蔡總統的託付職責,向蔡總統提報擬提名人的建議名單,程序正當性應無可疑。
 

至於最大敗筆「社會觀感」的負評,要怪就怪為何蔡總統與審薦小組甚至贊成這份名單的黨政高層人士,為何不挺身辯護與論述?有尚未定讞刑案在身的前縣長黃健庭,是否適任副院長?當初的決定,怎會在異議聲浪中立馬變調而失去正當性與合理性?這樣的昔是今非,令人質疑蔡總統是否前後不一,無法扛起「社會觀感」的質疑與挑戰?若問題在此,蔡總統的寡斷與優柔,未來會交織成為許多政治地雷,將任由黨內異議聲音踐踏,成為自爆的遺憾與禍害。
 

某家紙媒報導民進黨立委「假投票」的調查結果,黃健庭撐到底,似乎無法過關。817萬高票當選的總統,怎會抵擋不住黨內立委的異議與質疑?如果真是社會群情激憤,針對黃健庭與陳伸賢的提名忿忿不平,唾棄民進黨與鄙視蔡總統,懸崖勒馬的政治煞車,是可理解,亦有必要。然對照目前實際輿情和社會觀感,真正的異議主力在於綠營與立委,並非來自社會大眾。這是顯示立委背後的黨派勢力揮劍逼宮,要求政治分贓與提名權共享?還是為國舉才而堅持是非對錯?混淆糾正案與彈劾案的負面誤解,何嘗不是一種政治操作?把收賄案的更審判決解讀成貪瀆罪證,這是不是故意裝傻,愚弄人民與操作輿情?當初要提名黃健庭為副院長,豈有對此置之不理的迴避?如今一切走味變調,難道只是利益擺不平,有人不能政治分贓而故意報復?
 

蔡總統從此次提名之亂,要警醒自己,黨內的窩裡反,傷害力與後座力可大可小。黃健庭與陳伸賢陸續婉謝蔡總統的提名與重視,共同原因都是黨內異議力量造成。這樣的政治訊號,如果不解讀成為鬥爭與紛亂,那又能如何詮釋?韓國瑜前市長已經體認民意如流水的善變與無常,蔡總統是否要趁此機會,想想「後蔡時代」如何跛腳自己?如何妨礙領導力的展現?面對黃健庭與陳伸賢的提名爭議,黨內沒有集體辯護的運作,卻有共識揮劍逼宮,硬生生讓監察院人事案二次受阻。這是警訊,不是常態。
 

後蔡時代的爭鋒相對,檯面上的受傷者一定有蔡總統與府院黨高層人士。有人願意承受政治七傷拳而換取未來更多的政治利益與前瞻發展,也有人超前部署,急著找老闆、認主人,他們的共同特性就是尋求利益與佔據位置。人性的私利尋求,在此次提名之亂已然彰顯,這不是社會觀感能夠說明,也不是社會大眾能夠一眼看破。唯有蔡總統警惕自己,未來不是平順安康之路,內有自己人藉機作怪搗亂,外有中共尋釁亂煩,第二任期的政治亂象,恐怕只會更多而不會減少。

 

※作者為自由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