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暖戰》:晚一步加入南海島礁爭霸怎麼辦? 你奪、他佔、我「自己打造」

麥克.法貝 2020年06月28日 16:15:00

解放軍部隊登上西沙群島宣示主權。(湯森路透)

八                                                                                                                                                                             

而為什麼這些看似不重要的土地和不算土地的東西這麼重要呢?

 

這有一部分是因為國家主義,也就是「不論有多遙遠,沒有國家有權拿走他國領土」的簡單想法。

 

舉例來說,若是墨西哥海軍有天突然跑來,在南加州外海荒蕪、風很大的安納卡帕島(Anacapa Island)上插了墨西哥國旗,那美國民眾一定會憤怒不已。

 

文章摘錄

 

當P-8A海神式巡邏機往西飛過南海時,有一段無線電訊息透過國際頻道大聲而清楚地傳到了機組員的耳中。

 

「這裡是中國海軍、這裡是中國海軍!你正在接近我們的軍事警戒區。請立刻離開,以免造成誤會!」

 

P-8機組員以一份事先仔細準備的聲明回應:「我們是美國軍機,本機正於貴國領空之外執行合法軍事活動,並遵守國際法規範。」

 

這樣的對話來回了好幾次,然後另一個聲音出現在無線電上。「這裡是中國海軍,離開本地區,你的行為不友善,並且很危險。你的行為很危險!」然後海神機的機組員又再次複誦了一次事先準備好的回應。

 

這樣的對話又來回了幾次,一直保持著老樣子,P-8機組員聽得出來,中共的無線電呼叫越來越不耐煩了。最後第三個中方的聲音出現,直接大吼道:「你給我滾!」

 

美軍兩代海上偵察機:P-3C與P-8A聯合值勤。(圖片取自美軍DVIDS系統)

 

但在二○一五年五月的這一天,這架美國海軍的P-8巡邏機哪裡也不會去,只會繼續完成自己的任務,不管解放軍海軍喜不喜歡都一樣。

 

因為海軍和美國政府知道中國正在南海做什麼,現在他們想讓全世界都看見。飛機上載著CNN的採訪人員,也是第一次海軍允許記者搭上在西太平洋處於任務狀態的P-8A。採訪人員出現在機上,正說明了哈里斯上將與其他國防官員對中國有多麼生氣、挫折。

 

2016年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結果出爐前,中國媒體強烈表達不滿。(中新社)

 

南沙群島是十四個小而由沙子堆積的島組成,面積介於一英畝到一百多英畝之間;這些島之間還有超過一百處礁岩、沙洲與其他水下「地理特徵」,總共佔據約十六萬平方英里的海域。雖然千年來中國與東南亞的漁民都知道這個地方,但對西方人而言,此地是在一八四三年由英國捕鯨船船長理查.史普拉特利(Richard Spratly)「發現」的,因此在英文中也以他命名。

 

雖然南沙群島的這些小島沒有可耕地,也幾乎沒有足以支撐人類居住的水源,但過去兩個世紀以來,各國卻為了此地爭執不休。中國、越南、菲律賓、臺灣、馬來西亞,就連小小的汶萊都對南沙群島的諸多小島和附近的「地理特徵」宣示主權,其中還有國家派兵前去佔領。

 

搶佔島嶼的競賽在一九七○年代達到高峰,當時有報告指出該地區可能有著大量的石油與天然氣。到了一九八○年代中期,十四個真正的島嶼都已分別由菲律賓、越南和臺灣佔領。

 

菲律賓國防部派人登上中業島,查看新打造的海灘與建物。(湯森路透)

 

對中共而言不幸的是,它太晚加入南沙群島的圈地運動了。等中國蓬勃發展的市場經濟使其有必要在南海保護其航道、並且擁有自己的石油生產時,南沙群島只要沒有大部分泡在水裡的「地理特徵」都已經被別人佔領了。

 

所以中共決定,如果它無法佔領現有的島嶼,那它就製造幾個新的,就從永暑礁開始。

 

永暑礁是一片橢圓形的珊瑚礁,長約十四哩,寬約四哩;它的英文名稱「十字火礁」(Fiery Cross Reef)取自一八六○年一艘在此地觸礁的英國快速帆船。除了南端一塊孤伶伶、高約一碼的岩石之外,此地在滿潮時都是泡在水面下的,就像這附近大多數的礁岩一樣。很難想像會有人為了這種地方動手殺人,但確實有。

 

一九八八年,在沒什麼人注意的情況下,中共開始在永暑礁上建造他們所謂的海洋與天氣監視站,不顧已有越南、菲律賓和臺灣主張領有此地的主權。

 

中國的船隻載著工程師、建築工人和挖泥工前往該地,只花了一個星期多,就將當地的珊瑚礁擴建成八萬六千平方呎的永久陸地,相當於兩個美式足球場,之後他們還會在這裡建造軍營和碉堡。後來中共還派水兵佔領了華陽礁(Cuarteron Reef),就是附近另一處浮在水上的礁岩。

 

 

越南對中共奪取礁岩的行為尤其憤怒。雖然與美國進行的越戰中,當時的北越政府曾得到中共的支持,但越南人從來沒有忘記過他們對中國的恐懼和不信任。

 

從越南人的觀點來看,中國在過去一千年至少入侵過越南二十次。而最近一次入侵就發生在十年前的一九七九年,解放軍入侵越南,以回應越南入侵其附庸國柬埔寨。這兩個共產國家之間的情感可是一點也不好。

 

由於越南無法將中共趕出永暑礁,因此將兩艘老舊的運輸艦與一百名士兵派去佔領附近幾處礁岩,包括赤瓜礁(Johnson South Reef),一處滿潮時會沒入水中的地理特徵,位於永暑礁東方約八十哩處。越南軍在該礁岩插上國旗後,有幾艘解放軍海軍的巡防艦出現,派出登陸隊與越南軍對峙。

 

不知怎地,雙方開始交火——雙方對於是誰先開火的說法不同——然後在共軍的登陸隊撤退後,解放軍軍艦便開始以機槍掃射。

 

此事件的一段影片,顯示越南的眾多部隊站在及膝的海水中,被中共的機槍一一射殺。最後,超過六十名越南士兵死亡,兩艘越南運輸艦也遭到擊沉。後來中共在永暑礁與赤瓜礁之外,又佔領了四處礁岩,並在上面建造了小型軍事碉堡。

 

菲律賓海岸巡防隊麾下的巡邏艇。(圖片取自菲國海岸巡防隊)

 

南海還有其他島嶼火藥庫。舉例來說,位於海南島南方大約兩百哩、離越南也差不多遠的西沙群島(Paracel Islands)在一九七四年曾發生一場激戰。中共艦艇與人員和當時的南越駁火,造成大約五十名南越士兵陣亡,讓中共得以穩定控制該群島的大多數島嶼。

 

在更遠的南方,離菲律賓海岸大約一百哩遠的仁愛暗沙 ( Second Thomas Shoal ),一處三十哩長的礁岩群,屬於南沙群島,中共與菲律賓都宣稱握有此地的主權。

 

為了宣示主權,菲律賓海軍在一九九九年將一艘老舊的二戰戰車登陸艦擱淺在這裡的一處礁岩上,並派駐小部隊駐守。從此以後,就一直有小批菲律賓士兵在這裡過著悲慘的生活,還要面對在自己腳下腐朽的軍艦和企圖阻止他們得到補給的中共海上部隊。

 

中國與其他國家爭奪的南海島嶼、礁岩與暗沙清單還可以繼續寫下去。

 

常駐日本橫須賀的美軍「雷根號」航空母艦。(圖片取自美國海軍)

 

這些海洋資源包括商業捕漁和石油鑽探開發。依據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公約,擁有真正島嶼;定義為永遠高於海平面,且能支持人類居住與經濟活動的陸地的國家可以主張擁有島嶼四周最多兩百海里的經濟海域。

 

如果國家擁有的是聯合國公約所定義的「礁」,也就是高於海平面但不能支持人類活動或經濟活動的地理特徵,那它仍然可以主張擁有十二海里的領海。像美濟礁這種低於海平面的地理特徵不能使持有國主張領海或經濟海域。

 

所以依照聯合國公約,看起來中共奪取的礁岩並不能算是島嶼,甚至不能算是礁,因此中共應該無法據此取得更多經濟海域。但中共手上還有另一張牌,就是所謂的「九段線」。

 

 

如名稱所示,九段線是一系列很長的線段,出現在二十世紀的中國地圖上。這些線往南繞到越南外海,然後再沿著馬來西亞、汶萊和菲律賓海岸向北,最後一直連到臺灣。

 

由於九段線的形狀,有時也稱為牛舌線。中共宣稱這九段線內的一切,也就是幾乎整個南海和南海的所有島嶼,在歷史上都屬於中國領土。這樣就不用管什麼島、礁、經濟海域了。

 

還有另一個理由,使這些看似不重要的島嶼對中共特別重要:它們具有成為軍事基地的潛力。

 

 

《上報》與燎原出版合作,藉由摘錄部份文字的方式,帶著大家一同回溯、這場不熱也不冷的兩強對峙,究竟是如何發展到今日局面。

 

軍事記者出身的作者法貝,並沒有套用常見的社會科學理論,反倒是藉由許多新聞事件與自己的採訪經歷,帶著讀者們一起剖析、美中兩強之間的差異與矛盾所在。

 

雖然書本涉及的年代不長,但法貝透過展示親身採訪,同時不帶有渲染和既定立場的方式,清楚地指出中國在太平洋和南海的野心和戰略,同時也點出美軍的盲點與侷限,讓讀者們能自行研判和思考,未來20、30甚至50年的亞太局勢,將會走往哪個方向。

 

(燎原出版提供)

 

書籍資訊

 

書名:美中暖戰:兩強競逐太平洋控制權的現在進行式

原名:Crashback:The Power Clash Between the U.S. and China in Pacific

作者:麥克.法貝(Michael Fabey)

譯者:常靖

出版社:燎原出版

ISBN:9789869838245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