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柯文哲早把同志人權拿來稱斤論兩

陳嘉宏 2020年06月29日 07:02:00

檢視柯文哲對於婚姻平權的公開說法,他始終是政治風向到哪裡,他就說到哪裡。(圖片摘自柯文哲臉書)

人權不能公投,意思是人權不能稱斤論兩打折扣。柯文哲說,他在那場有關同志議題的公投投了廢票,但廢票不廢,因為他認為,基本人權與普世價值不應該採取多數決。這說法肯認同性婚姻就是基本人權,也意在宣揚他一直站在同志的這一方。柯文哲說得口沫橫飛,但關鍵不就在過去幾年當婚姻平權遭受打壓污衊時,柯文哲說了什麼話,做了什麼事?他是不是一個為了同志人權全力以赴、勇於承擔的政治人物?

 

仔細檢視柯文哲對於婚姻平權的公開說法,他始終是政治風向到哪裡,他就說到哪裡。2014年的柯文哲正在爭取民進黨與進步勢力的支持參選台北市,當時他說,「在這個議題上我會投廢票,棄權,保持中立。」但直到逼近選舉時遭質疑對同志團體不友善時,他又表示:「你現在問我(多元成家)的話,我是贊成。」

 

當選首任台北市長之後,反同團體形成壓力團體開始入侵各級政府的性別平等委員會,柯文哲在台北市議會答詢時宣稱:「自由是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範圍,對於同性婚姻,我沒意見,但若同性戀進入學校教材就要討論了,因為侵犯到反對者的自由。」這說法在同運界引起一陣譁然。2018年底,公投案即將投票,反同運動來到最高潮,也是過去幾年同運最困難的階段,面對媒體不斷追問他對三項反同公投案態度,柯文哲說:「人民有表達的自由,但是也有不表達的自由。」拒絕公開表態。

 

柯文哲如果真的認為「人權不能公投」,那當反同團體四處連署反同公投案時為何不表達立場?當同婚修法遇到困難時,柯文哲的態度是什麼?支持婚姻平權嗎?可曾在那一整年的時間出言捍衛同志的人權問題?或譴責反同者踐踏同志人權?在同一篇臉書文裡柯文哲寫道:「同婚公投案未過,而政府最後也沒有尊重他案之公投結果。」更是不知所云。顯示他對公投案的正反方與實際內容都搞不清楚,遑論理解748號釋憲文、公投案以及實際立法案之間的競合與關連。

 

此外,過去25年,台北市政府一直是個友善同志的城市,但柯文哲主政台北市府的五年半時間裡,卻正是反同團體肆虐台北市各機關學校最嚴重的時刻。不僅反同團體代表堂而皇之地進入台北市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掣肘性平教育、綁架學生權益,還被爆竄改會議紀錄,偷渡護家盟核心成員參與性平會議。先是公開用性平會委員這種國家公器籠絡反同保守團體,卻又反手宣傳「人權不能公投」,倡議進步價值。如此見風使舵,實在政壇罕見。

 

《性平教育法施行細則》規定,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以提昇學生之性別平等意識。」所謂的「同志教育」不是「如何成為同志教育」,而是透過教育現場,教導學生認識同性別之間有群友與密友關係之存在,認識社會的多元性傾向,養成正確的性別觀念。柯文哲轄下的台北市政府,長期以來放任反同、恐同的家長團體代表進入性平會,實則已經違反《性平教育法》,顯示他四年前宣稱「若同性戀進入學校教材就要討論了」的看法絲毫未變,要說他是個對性別平等無知的首都市長,一點也不為過。

 

作為一個政治人物,在同志議題上可以選擇保守,也可以選擇進步;但別在想要進取年輕選票時,就把自己偽裝成人權導師,打算籠絡反同選民時,又誣稱問題都是別人搞砸的。同志人權一直是柯文哲政治路上稱斤論兩的籌碼,柯文哲自爆在公投案投廢票,除了代表他膽怯、懦弱,不敢承擔政治風險以外,還能證明什麼?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關鍵字: 人權 柯文哲 公投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