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韓式民粹主義仍有明天嗎   

葉沂 2020年07月02日 07:00:00

韓式民粹所搭起華麗炫目的七寶樓台,碎拆下來,有毫無價值的片段,但也含藏著真正的寶。(湯森路透)

從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民粹主義在全世界的範圍發酵,不只是出現在先進國家,這股浪潮甚至席捲了第三世界國家,在當中出現許多魅力領袖,常用的是民粹式的語言,例如菲律賓的杜特蒂,委內瑞拉的查維茲都是此中佼佼者。

 

民粹主義基本上宣稱他們擁抱人民,相對的則是精英統治階層,後者對前者的漠視,讓他們怒火中燒,民粹領袖成為引領他們的明燈。不過這樣的二分法搭配上空洞煽惑的言論,儘管稱得上是橫空出世,但通常無法持久,不是被另一種民粹取代,就是被吸入主流論述中,而只是星空中驟起驟落的流星。

 

區分人民(庶民)與精英是韓國瑜常掛在嘴邊的金句,前者是沉默的廣大的平頭百姓,後者是貪腐弄權的精英權貴,指的是執政的民進黨。這樣的區分在人數上在道德上具有一定的高度。但問題就在這裡,憑什麼作這樣的對立?執政黨的社會基礎涵蓋社會的大部分層面,不然無法取得執政權,因而這樣的二分法說,說服力並不高。

 

韓式民粹主義使民眾從沉默中醒過來,他們想要說出自己的話語,這時民粹領袖在這一歷史進程中就抓住了機會,但這只能對群眾操控、支配,因為民粹領袖的空洞言詞無法說動精英階層。這種操控是一種政治鴉片,維繫了群眾的意識及動向,並且由於政治的動員,加速了對現實層面的揭露。韓式的民粹主義就其正反兩面來看,對現實的更深刻揭露有其正面意義,但負面就在它的操控性,它可以讓群眾歌哭怨怒,可以將群眾帶往領導人所要的方向。

 

當代民粹主義最主要的特徵是它的模糊性(ambiguity),民粹領袖大放厥詞,如韓國瑜口號式的喊「國家安全,人民有錢」,如何安全,如何有錢,都不必有進一步地論述,只要畫個大餅就能吸引大批的追隨者。一方面以模糊的字眼畫大餅,另一方面也以模糊的字眼劍指要除去的對象­­­-貪腐的民進黨政府,指控有理嗎?是不是須有更多的證據,也就是「鐵案如山」才能扳倒所謂「貪腐」的政權。

 

韓氏金句「世上苦人多」雖也不脫其模糊性,但這一直覺式的斷言確有見地,試看紓困期間,為了一萬元而大排長龍的有幾十萬人,這些人須排隊、要繳交一些文件,是挺麻煩的事;而申請十萬元貸款的人竟超過百萬人,這些錢是要還的,這些人大都手頭不寬裕。

 

當然不是沒有申請紓困就表示日子好過,例如收人不高,或許有些微積蓄,住老舊待修繕房屋的人,這些人可能比直接受紓困的人更多,他們稱為「苦人」也未嘗不可。所以這一句「世上苦人多」能打動廣大群眾的心坎,其來有自。但是韓式民粹僅只於此,未能深入做所得、財產、社會階級分析,只停留在口號式的吶喊。

 

站穩庶民立場也不只是走入菜市場,走入尋常百姓出入的場所,要緊的是政見是否能配合。民粹主義的另一特徵是它的矛盾性,這種特性就在這裡顯現出來,姑且不說韓國瑜和庶民的距離有多遠,單就他的政見來看,他大張旗鼓要為軍公教年改討公道,這和社會底層支持他的群眾的利益不相關或者違逆,年改的公道如果要討回,人口比軍公教多數倍而在生活線邊緣浮沉者,或更底層、利益長期被損害被侮辱者,不知道該以什麼方式來討公道?

 

韓國瑜的民粹在具體政策前最能看出他的矛盾性,除上面的年改外,他津津樂道的雙語教育也和他的回歸庶民的主張不相關或者是違逆。庶民不需要太多的英文能力,專業人士入行後自然會具備該有的語文能力。菲馬泰諸國庶民的英語能力勝過台灣又如何?英語就算哪天成為官方語言,跟庶民的生活還是沒有多大的關連。就是過去我們對外語能力適度要求,才有今天台灣的科技實力,試想魚(數理能力)與熊掌(精通外語)豈可兼得?要知道幾十年來台灣理工精英掌握教育大計,對外語的不刻意強調及對人文的輕忽,是今天台灣高科技蓬勃發展的一個重要條件。

 

韓式民粹突顯了它的模糊性與矛盾性,雖然如此,這樣一種政治風格卻是創造了能獨立思考、有反省力的團體參與群眾的政治活動的一個契機。韓式民粹雖然未臻成熟,是充滿浮誇性格的大雜燴,但從它所掀起的猛浪狂潮中,可批判地分析這些主張哪些是真正時代的聲音,哪些是誇大了的少數人囈語,這樣一來會喚醒的是社會的良心、從政者的反思。韓式民粹所搭起華麗炫目的七寶樓台,碎拆下來,有毫無價值的片段,但也含藏著真正的寶。

 

※作者為文字工字者

關鍵字: 韓國瑜 民粹主義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