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從五種美國人中選擇台灣結盟對象

李濠仲 2020年07月03日 07:00:00

哥大助理教授佐佐木文子日前撰文分析,建議蔡英文政府在面對COVID-19大流行後的美國,應該更明智地選擇盟友。(攝影:李濠仲)

6月初,美國諾丁漢大學「台灣研究計畫」(TSP)刊出一篇由哥大助理教授佐佐木文子(Fumiko Sasaki)撰寫的文章,論及美國在中國和台灣之間,涉及主權敏感政策的影響因素。有別於過去較常出現的「全球化主義」和「民族主義」二分法拉鋸,佐佐木文子則進一步將當下美國政治人物對中態度區分出五種類型,由此建議蔡英文政府在面對COVID-19大流行後的美國,應該更明智地選擇盟友。

 

「中國崛起」在局勢變化下,成為美國今年大選顯著的焦點,且不只共和黨的川普,民主黨的拜登同樣也基於國內大氛圍,對中國議題提出強硬的立場。佐佐木文子提出的分析,或許有助於我們從另個角度理解美國對中政策的價值取向,又至少也可作為我們觀選之用。

 

根據佐佐木文子分類,美國政治人物在對中(共產黨)態度上,可區分為傾向反中立場的反共意識形態者、貿易保護主義者和戰略現實主義者,以及傾向親中立場的商業現實主義者,另外是持中立立場的現實自由主義者。

 

關於反共意識形態者的定義,為在意識形態上與中國對立,主要是反共和人權的擁護者,思想基礎是反威權。傳統上,共和黨人多為反共產主義者,他們相信資本主義,基督徒則因信仰宗教自由而傾向於反共。檯面上人物代表,有國務卿龐佩歐(Mike Pompeo)和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等共和黨人和福音派。此外,還有曾以視訊祝賀蔡英文連任的參議員魯比奧(Sen. Marco Rubio)和國家安全副顧問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他們都因為不喜歡中國的統治方式而高舉鮮明的反共旗幟。

 

貿易保護主義者指的是那些批評中國縱容不正當經濟活動的人,不正常經濟活動包括了竊取智慧財產、強迫技術轉讓和國家扶植企業等等。這類人具有貿易原教旨主義的意識形態,因而認為美中貿易存在諸多不公平現象。代表人物包括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川普的經濟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

 

戰略現實主義者,指的是那些希望維持美國全球軍事影響力的人。他們反對任何會削弱美國影響力且擴大中國力量的作為。這類人多對中國試圖在印太地區取代美國保持高度警覺,主要屬於軍方一派,代表人物包括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麥莉(Mark Miley)和國會議員科頓(Tom Cotton),已故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也是著名的戰略反共親台人士。

 

佐佐木文子的文章且預判美國當下「反中」的態勢,可能會隨著年底選舉完結而出現轉折。(資料照片)

 

至於商業現實主義者,則是屬於高度擁護中國的人,他們不在乎一個國家是民主還是專制。這個群體甚而在川普的對中政策上具有相當的影響力。諸如川普支持者賭場商人奧爾德森(Sheldon Alderson)即以親中聞名,原因無非是他在澳門博彩收入占其博彩事業總收入的70%。此外,川普任命的政府經濟論壇主席施瓦茲曼(Schwartzman)也是其一,前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和財政部長馬努欽(Steven Mnuchin)亦屬這一類,他們主要為擴大美國在中國的金融市場而努力。

 

最後,持中立立場的自由現實主義者,主要欲圖透過外交手段,讓美國利益最大化。他們相信民主和現行規則的世界秩序,自然也會批評中國的壓迫和違反國際秩序等行為,但認為即使中國不是友善的國家,美國也必須與它共存。對於此一群體來說,中美兩國之間若出現緊張關係將是危險的,尤其應該瞭解中國的不安全感,美國更應該為了自身利益和中國接觸。前段時間,由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發起的「上書川普」《中國不是我們敵人》文章,其中那一百位連署學者可為此類代表。

 

根據佐佐木文子的歸納分析,川普正是屬於「商業現實主義者」,這從他極其沉醉交易的特性可以得到佐證,川普的贊助者,很多也是同一性質,並且都希望從中國一方獲利(包括金融業、賭博事業和自然資源相關產業),今天之前,這一群體因而多有聲音呼籲川普避免和中國進行貿易戰,因為兩國貿易形勢惡化,可能對美國經濟和川普個人的連任產生負面影響。

 

佐佐木文子的分析言簡意賅,我們或許也藉此看出,過去這一路以來川普施政取捨的端倪,尤其對中政策上,何以經常前倨後恭或前恭後倨,過程應當不乏上述五股力量的相互拉扯。她的文章且預判美國當下「反中」的態勢,可能會隨著年底選舉完結而出現轉折,也就是即便川普成功贏得連任,也將疏離反中意識形態的陣營,並更為顯現他個人商業現實主義者的特性,以確保他能在和中國的交易中獲益,且若再次當選,所謂貿易保護主義者也將和川普失去強烈關聯。

 

至於如果是民主黨的拜登入主白宮,則可能因選舉硝煙退去後,逐步淡化個人基於選戰需要的對中強硬立場,並靠攏對中立場以中立自居的自由現實主義者,至多僅與中國進行適度對抗。佐佐木文子的看法是,由於反共意識形態者不僅在川普或拜登陣營裡,都不具備紮實的基礎,因此台灣不應該期望眼前美國親台反共的明顯態度能長期占有主導地位,而是必須是與美國戰略現實主義、自由現實主義一方建立密切的關係。由此,基於台灣長遠利益,接下來與美結盟的習題,就無需只聚焦拜登或川普誰上誰下。佐佐木文子的觀察和分析,客觀解釋之中亦帶有主觀判斷,但仍不失為觀察台美關係發展的另一角度。

 

※作者為《上報》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