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陳菊和香港都是面鏡子

吳傳立 2020年07月04日 07:00:00

有人以「不要以為坐了幾年(黑)牢就可以為非作歹」批評陳菊,彷彿黑牢是本小利大的政治樂透,或是政客們朝思暮想的免死金牌!(王侑聖攝)

從小到大,多數的你我並不曾真的去意識到「人類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的俗諺你我都朗朗上口;山川日月何其壯闊、而地球竟然只是太陽系裡面的一顆行星,而太陽系竟又只是宇宙裡的一顆塵埃。關於這些我們在國小的自然課本裡也已經略知一二。但其實我們並不真的知道「人類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有一天驟然面對了、甚至深切地體驗了老/病/死的時候,之震驚、之感慨,難以用言語筆墨形容。

 

我們不知道我們活在怎樣具體存在的日月山川之下,我們也不曾意識到人類活在怎樣抽像的社會文化中。就好像我們都聽過「苛政猛於虎」的成語、聽過獨裁暴政的可怕,但是五十歲以降的台灣年輕人並不曾真的經歷過;更別說還有那許多五六七十歲的人,是那吃人不吐骨頭的戒嚴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於是時刻緬懷著那「美好的年代」。

 

我們都聽過老/病/死與獨裁的可怕,但是我們並不知道。我們並不曾真的設身處地地去揣摩想像那樣子的感受。

 

直到閘門落下,被銬上枷鎖腳鐐、在皮鞭火鉗烙鐵電棒冰塊前瑟瑟地發抖、張著的嘴露出被敲斷而殘缺不全的牙、在地獄裡哭嚎卻無聲、一心求死卻無法便死的時候。

 

一切都太遲了。我們過去無法甚至根本不願聆聽他們的呼號,屆時旁人同樣聽不見我們的淒厲慘叫。

 

當勇者選擇走入地獄

 

有些人為了理想,選擇走入那暗無天日的地獄。還有些人走過那一遭之後,竟然活了下來。總之,為了所有人的幸福,他們吞下你我無法想像的苦難,有些人竟然倖存了。但是對於那樣的苦難折磨,不知道為什麼倖存者之中的某些人竟然沈默。

 

或許是因為那些為了理想而如此犧牲承擔的人格者竟然真的有這樣高潔的理念,不忍讓世人也聽見那樣的地獄;也許是因為那樣的地獄是任何人都無法在記憶中回顧重溫的惡夢。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人的確是會變的,我也知道權力的確是可能使人腐化的。所以我不知道陳菊到底有沒有涉及怎樣的弊案。如果有,拿出證據,審判他。在那之前,你要用怎樣無中生有、若有似無、還是言之鑿鑿卻苦無證據的指控去質疑陳菊,坦白說我也沒意見。主觀上我選擇相信陳菊,但是左膠如我因為沒有能力深入研究每一項指控,所以我也就無力反駁每一項指控。

 

你眼中的政治樂透

 

但是,文章的重點就是這個但是。

 

今日台灣人能夠享有這樣的人權自由,誰不是對這些人權鬥士虧欠至深?曾經為台灣人付出,當然不等於可以從此肆無忌憚對台灣人的自由民主尊嚴提款。這是不證自明的廢話,不需要誰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彷彿甘冒被關押被刑求被殺頭的風險而鼓起勇氣、聲嘶力竭地在替人民發聲批判,說出「不要以為坐了幾年牢,就能夠為非作歹」這樣的話!

 

這樣的話,到底是怎樣冷血無知的人,才能說得出口?

 

某些政客拿著那些捕風捉影、見風是雨的「合理懷疑」,嚴厲指控這些曾經為為台灣付出生命自由尊嚴的人格者,說著「不要以為坐了幾年牢就可以為非作歹」的渾話,彷彿他們坐的黑牢是本小利大的政治樂透、或是政客們朝思暮想的免死金牌!你要不要先去蹲幾年毫無人權可言的黑牢,再來享受那「為非作歹」的權力?

 

別說是冒著唯一死刑的風險!別說是六年的政治黑牢凌虐!六天就好!你願不願意先接受六天的關押刑求?六天就好!以後你就有機會「為非作歹」、「為所欲為」了喔?

 

香港的血漬與台灣的歷史

 

港版國安法在條文尚未公佈之前,就宣布開始實施了,其實,根本早就「實施」了。過去一年來,那些被毒打被刑求被強姦被自殺的香港兒女,早就已經墜入中國獨裁的地獄;現在的「正式實施」,不過就是化暗為明地掛上招牌、落下閘門而已。

 

因為香港人一年來的怒吼血淚,讓台灣在2020大選懸崖勒馬,但台灣竟然還有五百多萬的人對地獄的可怕一派天真無知、更對地獄的迫在眉睫一昧地裝瞎無視。面對這無數的悲劇血淚,還要一昧地裝聾作啞!

 

曾經,台灣有多少悲壯的歷史,但是有人刻意無視、刻意踐踏。如今,本該是明鏡的歷史,碎成了千萬片無人願意涉足的危險玻璃。那明明是台灣前輩先人的血淚,你就這樣無動於衷嗎?

 

曾經,香港人在明處流下一灘灘的鮮血淋漓,震撼了也感動了世人。如今,眼看就要落閘,被拉進黑牢的香港人再也難見天日。雖然那是他國事務,但是你真的無法從中得到怎樣的啟示嗎?

 

台灣人,我們真的知道自己在維護什麼、在指責什麼、又在踐踏什麼嗎?我們真的知道,人,活著,是一種怎樣的存在嗎?

 

※作者從事金融服務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