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立法院是國民黨一場東施效顰的低級笑話

張宇韶 2020年07月02日 00:02:00

佔領立法院就是國民黨中央遂行「圍魏救趙」與替高雄選情「隔山打牛」的套路,前者可以凝聚藍營士氣,挽救江啟臣的政治危機,後者則是藉由打陳菊增加陳其邁的選戰成本。(湯森路透)

國民黨立委在週日發動了一場令人目瞪口呆的政治突襲,放任自己手中擁有的各項職權、政治影響力與媒體知名度,逆向操作佔領了平日自己問政的舞台,然後宣稱這是一個藍營版本的太陽花運動,希望透過「突顯議題荒謬」的作法,喚醒社會大眾對於民進黨任命陳菊的認知。眾所皆知的是,在社會輿論一片撻伐與嘲笑聲浪中,國民黨虎頭蛇尾地結束這場鬧劇。

 

國民黨這群由土豪權貴與買辦組合而成的利益共生體,從中國到台灣向來都是「被革命」的對象,今天突然反串起造反者的角色,頓時間完全搞錯了社會運動與群眾動員的基本要素;在欠缺政治判斷能力與通盤的策略下,成了旁觀者眼中的鬧劇與悲劇,這樣的結局猶如許多人對韓戰爆發的解釋:「在錯誤的時間與地點,打了一場錯誤的戰爭」。

 

理念與核心價值才是大規模社會運動的先決條件,因為議題訴求的正當性才具備動員群眾的政治能量。舉例來說,六十年代是西方學運頻繁的歲月,反戰的輿論氛圍,再加上各種激進革命與煽動性的思想支配了行動者意志,除了切·格瓦拉的英雄象徵外,同時融入了法蘭克福學派學者馬庫色對資本主義社會「單向度社會」的批判,更結合了歐洲毛主義者將中國文化大革命與葛蘭西文化霸權所做的理論稼接。簡言之,對現狀與權力的批判、否定與超越,就是法國1968年五月學運的思想土壤。

 

同樣的邏輯,若放在台灣民主轉型的美麗島、野百合與太陽花三大運動觀察後,分別可歸納出「打破威權體制」、「強化民主政體的合法性」、「追求程序正義與反對買辦政治」三個價值軸線。深入觀察,除了應然層面的精神理念外,具體的政策主張與批判標的也是累積社會能量的來源:終結一黨獨大走向憲政主義同時捍衛言論自由是美麗島重要的手段;終止動員戡亂臨時條款,推動總統直選與國會全面改選是野百合的實際方案;反對簽署兩岸服貿協議則是太陽花最實際的訴求。

 

從應然面到實然面,從理想到具體的行動策略,國民黨這齣自導自演的政治鬧劇無疑是低級笑話。反對民進黨對陳菊的「政治酬庸」,不如釜底抽薪形成朝野共識修憲廢除考監兩院,因為這全然是孫文當初自作聰明的歪樓構想,最後成為當下台灣憲法的「政治盲腸」。 此外,陳菊的人事安排早在四五月份就有不少媒體進行報導,當初不見國民黨持什麼反對意見。如今忽然無限上綱拉高政治調性,關鍵因素還是韓國瑜被罷免後,國民黨始終陷入黔驢技窮與無計可施的困境。黨主席江啟臣在此刻的領導威信,又因為兩岸路線修正、高雄補選人選備受爭議,藍營同溫層也瀰漫一股「教訓民進黨」的報復性情緒,當這些看似獨立卻又彼此互為因果的因素結合在一起後,自然產生這種類似中共在目前內外交迫下,所進行的「輸出危機,動員民族主義、轉移內部矛盾」的戰爭邊緣策略。

 

諷刺的是,中共的維權策略之所以達成局部效果,乃因威權政體壟斷了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領域的所有的權力,再加上手中握有意識形態的詮釋權與國家鎮壓機器之故。在民主政治與民意政治的基礎上,國民黨學習中共的維權邏輯與戰爭邊緣策略,無疑是種道德墮落與政治加工自殺。這種慘狀可從國民黨自我感覺良好,但是聲援群眾屈指可數的慘狀得到解釋。

 

台灣人民其實很清楚,所謂佔領立法院就是黨中央遂行「圍魏救趙」與替高雄選情「隔山打牛」的套路,前者可以凝聚藍營士氣,挽救江啟臣的政治危機,後者則是藉由打陳菊增加陳其邁的選戰成本。這種算計可笑之處在於,就算暫時幫江啟臣解套,但在利多盡出下,黨中央又如何面對國民黨內部複雜的結構問題?此外,陳其邁在高雄的選情相對仍樂觀,民進黨的派系在高度整合下又豈容藍營說三道四或見縫插針? 最後,國民黨對陳菊的各項批評與影射,似乎忘了法律與政策辯論最重要的「無罪推定」與「舉證責任」的基本原則,這些廉價的政治操作韓國瑜與柯文哲已經胡鬧一陣子,國民黨跟著進場隨之起舞,結局後果其實不難想像。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