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民法典到香港國安法 人類史上的璀璨(摧殘)的時刻?

劉世琿 2020年07月03日 00:02:00

通過首部民法典,可喜可賀。但,自己家的事,且又不是世界首創,實在沒必要自我膨脹到對人類的貢獻。(湯森路透)

2020年5月28日,中國第13届人民代表大會,正式通過中國民法典,並將於2021年1月1日正式施行。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中國民法典的誕生,為人類法治文明作出了新的貢獻」;新華網:「為人類法治文明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這是人類史上光榮璀璨的時刻」! 中共且不斷強調,中國民法典是中國五千年的智慧及社會主義特色的結晶。未曾提及如何繼受日本民法典的沿革,如何受台灣法律影響及受台灣民法大師王澤鑑等學者交流、幫助的過程。反倒是,電視劇仍繼續播放著抗日神劇,演示中國人如何智慧,英勇地擊潰小日本;日常的新聞發布會上,仍時不時吃台灣豆腐,宣傳自己對台灣衛生防疫的「照顧」及對台灣當局阻礙交流(?)的「教訓」。

 

眾所皆知,世界第一部民法典是法國民法典,又被稱為拿破崙法典,於1804年通過。拿破崙自認這法典的通過,比幾十次勝戰更榮光,是留芳百世的政經改革。亞洲第一部民法典則是日本民法典。明治時期,以法國民法典為基礎,由法日兩國的法學家參與制定而於1890年公布,但內容與日本傳統家庭制度衝突太多而未能施行。幾經激烈辯證,最後以日本學者意見為主修訂了衝突部份,才在1898年開始施行。

 

此時,中日關係正處於如美國學者任達所稱的黃金十年(1898-1913)。大清帝國末期變法改革,日本學者松崗正義頃全力幫忙,草擬了大清民律草案。即便到了中華民國時期,中華民國民法也是多由日本學者參與制定,其體例、用語幾近似日本民法典,乍看還會以為是日本民法典的中文版。

 

再者,許多我們習以為常的現代中文,有75%是日本先翻譯成日語並將其漢字化,進而成為中文用語。據精通中日語言的美國學者任達在《新政革命與日本》一書中介紹,如肯定、否定、假設、法人、瑕疵、服務、組織、紀律、政治、革命、政府、黨、政策、申請、解決、理論、哲學、經濟、科學、商業、健康、社會主義、資本主義、法律、封建、共和、美學、文學、美術、抽象……都自日語的先創漢字,數不勝數。

 

受日本統治50年的台灣,曾長時間被以日本民法典調整人民民事關係。在國民黨的流亡政府來台後施行中華民國民法,毫無違和。但,在國民黨的司法操弄下,卻有非常不同的結果。民法是調整私人之間的法律關係,與統治者有何關係呢?

 

舉一事例,民法有所謂「條件」與期限的規定。國民黨早期與民間的許多租借契約以「反攻大陸成功」為契約的條文內容。當兩造有爭訟時,「反攻大陸」為條件或期限則法院多以利於國民黨來解釋,甚至最高法院還作成判例,成為許多國民黨向民間徵用、詐騙的法律基礎。有關「反攻大陸」如何以司法服務黨國的2則判例,可以參考黃睿明所著《從二則「反攻大陸」的判例與廢止論民法上的政治解釋》論文。

 

面對這樣的黨,人民幾乎難以用民法獲得權利保障。如此為國民黨威權體制服務的司法,以出自國民黨高官的經典名句「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道盡一切。

 

中國近幾年來的法律制定,在兩岸開放交流後,深受台灣影響,民法更是。(湯森路透)

 

話說回中國民法典。中國近幾年來的法律制定,在兩岸開放交流後,深受台灣影響,民法更是。除了少數中國社會主義下的特有制度與條文,其民法典的體例與用語也大多承襲台灣,換言之,也間接繼受了日本民法典。說日本明治維新下的司法改革深深影響了如台灣、中國、韓國等東亞國家,應不為過。

 

2017年,中國開始草擬民法典時,歷經120年的日本民法典正開始大規模修訂,或新定條文,或修改、廢止不合時宜的法條。新民法典在2020年4月1日,正式實施部份條文,其影響之大,使現行200多種法律跟著修訂。可未曾聽聞日本宣傳其百年前的民法典如何璀璨,百年後的大修法又對人類作出什麼貢獻。

 

2019年1月初,中國第一次登上月球時,自豪自己是太空科技強國,宣稱對人類科學發展作出極大貢獻,但美國人笑著說,「拜託,我們50年前就做了」。如今,2020年,中國通過一部受繼日本的民法典,又向世界宣告,這是人類史上光榮璀璨的時刻。拿破崙地下有知,大概也會含笑涕泣:「我200多年前就璀燦過了啊」。

 

通過首部民法典,可喜可賀。但,自己家的事,且又不是世界首創,實在沒必要自我膨脹到對人類的貢獻;再者,民主的立法程序與公平的適用與執行,才是法典的血肉。否則,光有法典的形骸卻反倒成了統治者放在人民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人民權利隨時可被剝奪,是維護君王權力的法制,不是保障人民權利的法治。

 

不就在通過首部民法典同時,中國人民大會也通過了《香港國安法》? 這被外界認為徹底撕毀香港50年不變的《中英聯合聲明》的立法。中國卻宣稱《中英聯合聲明》已執行完畢,此前甚至說《中英聯合聲明》沒有法律效力。

 

為何要在好不容易才平息的反送中運動後以及疫情中,急於通過《香港國安法》而再度引起香港警民對峙的緊張態勢?

 

筆者認為是為今年9月即將舉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是主因。

 

去年區議會選舉,獲得大勝的反送中運動支持方泛民主派,普遍被認為可能再度贏得今年香港立法會的選舉席次。若果如此則香港特首普選成為可能,這可讓香港中聯辦與北京當局坐立難安。如今,《香港國安法》通過,許多泛民主派連候選人別說當選,恐怕連選舉資格都沒有,甚至有牢獄之災。

 

法律,在中國比白海豚還會轉彎,尤其涉及黨的權威與利益時。(湯森路透)

 

法律,在中國比白海豚還會轉彎,尤其涉及黨的權威與利益時。這點,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可真是相知相惜,血脈相連。中國如此」偉大」的民主立法與法律解釋,確實震驚了全世界的民主國家。法院是執政黨用來[以法制民]跟法院獨立於統治者之外的「依法治國」可差了十萬八千里。而中國的現況,法院是誰開的,大家心知肚明!因此,衷心希望中國的民法典留著自己用,璀璨中國人就好,千萬別要對世界人類有什麼「貢獻」,尤其是飽嚐中國國民黨以法制摧殘(不是璀璨)的台灣。幾十年來,經過民主前輩流血犧牲與民主洗禮的台灣人,習慣了法治,不想也不能再走回頭路;更不希望香港人民要像台灣,不斷流血抗爭、犧牲生命才能爭得民主自由。

 

如果哪一天,中國領導人宣布放棄武力犯台;實施各級地方政府(包含香港)首長、中央首長,以及各級人大代表由人民普選時,向世界宣布這是對人類做出貢獻,是歷史上璀璨的時刻,我想應該會受世界各國認同與歡迎,

 

至少我會用力按個大大的讚。

 

※作者為律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