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共講法律 如同與流氓談道德

卓然 2020年07月05日 07:00:00

總結毛澤東統治四十一年,「依法治國」也只靠一條「現行反革命罪」。(湯森路透)

我年輕時認識一個酒吧老闆娘,某晚我依例去買醉,她知道我因工作認識很多警察和流氓,於是她鼓足勇氣向我求助。

 

我問她問題出在哪裡?她說最近店裡來了一批很年輕的客人,分坐在幾個包廂,泡了一整晚,每桌只點一瓶啤酒,「再這樣下去,我一個月就倒店了,怎麼辦?」

 

你知道我要說什麼嗎?這世界照一些規則在運行,有些人制定規則,有些人則必須按這些規則辦事,你如果不服氣,唯一的辦法就是設法改變規則。而在沒有民主的體制下,要改變遊戲規則,通常只剩下暴力革命一條路。

 

習近平強壓香港,最初只是因為書商要出版一本揭他情慾八卦的小書,這有損領袖偉大光正的形象,於是略施薄懲,想不到蝴蝶這麼一振翅,羽化成一隻黑天鵝,從此只好一路走到黑。

 

為了合理化「綁架書商」,於是有人獻策搞一套「送中條例」一勞永逸,永絕後患,不料港民反應過敏,居然拿命來玩,更糟糕的是西方世界一呼百應,這不是在勾結境外勢力顛覆天朝來了嗎?

 

林鄭月娥辦事不牢,搞砸了「送中條例」,為了扳回天朝顏面,只好勞駕中央出手,但是為了展示上國文明程度,「港版國安」不得不披上一件法律外衣,但所有條文沒有一絲符合文明世界的法學原理,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名聲好不好是另一回事,管用才是王道,君𣎴見法典一頒不出半晌,泛民諸君紛紛宣示脫離組織,轉入地下以個人身分行事,不管是為了保存同袍還是為了留得青山在,這表示他們體認到老共這回是玩真格的。

 

我還沒有細睇「港安」六章六十六條,或許也沒這個必要,歸根結柢,這其實就如同舊社會土匪打家刼舍,攻下一個城池時所貼出的「安民告示」,千條萬條終歸一條:聽話就好。總結毛澤東統治四十一年,「依法治國」也只靠一條「現行反革命罪」,還不是治得十億中國百姓服服貼貼?

 

共產黨搞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從來不稀罕世俗客套,李銳說習近平文化水平只有小學程度,「占中三子」戴耀庭批評此舉「非常愚蠢」,但這又有什麼要緊?武漢肺炎沒完沒了,26省泡在水裡,川普老兒又不時挑刺添亂,眼看共和國大廈將傾,做為列寧、史達林、毛澤東三加一的「傳人」(美國安顧問歐布萊恩語),習大帝能不做些什麼嗎?檢視歷代雄主,多為鷄鳴狗盜之輩,習近平雖然書謮不多,這些道理還是懂的。

 

回到那位老闆娘的煩惱,我給的解決方法是,藉故約了管區刑事組長來專訪,順便「小酌兩杯」,一旁的青皮混混一溜煙不見了,我當然知道這就是所謂的「潛規則」,刑事組長當然也知此非正道,但除暴安良還真管用。

 

香港和中共講法律討價還價,無異於與流氓談公民道德,不僅徒勞,而且有點搞笑,還不如約刑事組長來喝兩杯,但不知川普肯賞臉嗎?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