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派壓抑甚久 或將出現「韓版韓國瑜」

姜冠霖申在原(SHIN Jaewon) 2020年07月05日 07:00:00

韓國現在面臨北韓情勢劇變、與日本關係的持續下挫以及文在寅政府過度親中導致疫情先後爆發,皆是為保守派死灰復燃提供機會。(湯森路透)

韓國瑜的崛起與失敗全是因為中國?

 

韓國瑜從競選到就任高雄市長後的政治生涯,中國因素對其影響之深遠不言而喻。但當我們討論「韓國瑜的崛起就等於中國因素助長」,這樣的推理是正確的嗎?

 

「韓流——韓國瑜模式」的出現,創造的是一個台灣政壇前所未見的選舉樣態。韓國瑜支持者對其黏著度極高,而其所主打的政治理念「願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高雄發大財口號」、「對同婚表示不應背棄家庭價值」又與近年在全世界各政壇風行的「極右民粹」不謀而合。不論美國總統川普、德國另類選擇黨、法國國民聯盟等等的崛起,也同樣都是強調「讓國家再次偉大」、「經濟復甦」、「保守社會價值」等等與韓國瑜模式大致一致的政策方向。

 

然而此類政治人物的出現所帶來的極右風潮究竟對民主生態是好?是壞?就增長國內政治極化現象與大量的非理性情緒政治的出現,他們絕對是致使民主不安定的因子。但就我們稍待梳理「韓國瑜現象」出現的脈絡以後,便會發現如此的「保守能量釋放」似乎並不失為增進你我政治現實感與認知其他社會價值存在的機會,甚至會自我懷疑那所謂「進步的價值」會否只是部分信徒不考慮保守派感受強塞給他人的聖經?

 

要推導為何台灣親中保守的國民黨在2016總統大選兵敗如山倒以後,卻能夠在兩年內的地方首長選舉急速爬升,甚至在極艱困的高雄選區拿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勝。必須要回到執政黨在大選後,對於政治議題設定的大膽嘗試所導致的保守價值反動開始說起。從年金改革再到同性婚姻,蔡政府這幾年所挑戰的改革議題不只敏感更是直接挑起了世代、進步保守之間的衝突。讓我們原以為普遍保守的聲音可能在大選以後也將隨著因為「怕被認為支持國民黨很丟臉」而一蹶不振甚至消散,卻意外的因為年改同婚等等議題讓保守的聲音像是重重砸在地上的皮球用更大的力道回彈了起來。

 

說白了,韓國瑜的崛起中國因素的影響絕對有,但肯定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反對台獨的中華民國派確實可能因為認為韓國瑜立場更和平友中而支持他,但更大一部分的保守派是因為無法寄望軟弱的國民黨替其發聲,而韓國瑜的出現正好讓一時被「進步價值」逼得無處可逃的他們找到寄託。

 

受了一輩子的黨國教育,一時之間面對黨的大敗、年輕世代的大量政治參與、新型的政治理念.....老一輩的台灣人們不能理解為什麼突然「砍我的退休金是正義?」、「男生娶男生是進步?」無論年輕人再怎麼努力的解釋溝通都比不過一個韓國瑜突然跳出來告訴他們「你們沒有錯,保守的價值是能夠被擁抱的。」在新世代還沒能夠說服他們之前,這樣一個溫暖的避風港出現要台灣的保守派們怎能不為之瘋狂,甚至成為韓粉呢?

 

韓國瑜的出現正好讓一時被「進步價值」逼得無處可逃的保守派找到寄託。(資料照片/王良博攝)

 

然而,韓國瑜的被罷免下台卻完全是可以被預期。韓國瑜的政治果實取之於母黨代言同立場人民能力的低下,再加上執政黨設定的政治議題世代、進步保守對立程度高,但終究韓本身沒有長遠的核心理念與真實的理想是難以穩固其中間選民的支持的。被看破了只能操作短期情緒民粹與撿拾執政黨失去的民心落果,這類型政治人物是不可能永續治理的。

 

在韓國,其實恰恰正營造著相似的政治環境有無形間可能孕育出下一個「韓國的」韓國瑜型政治人物。

 

如何的政治環境能讓韓國保守派死灰復燃?

 

自從文在寅政府上台以來,積極推動「左派」陣營政策,引起保守黨派強烈不滿。然而,在文政府和保守黨派的競爭中,文政府屢屢獲勝,讓保守黨派一次又一次跌入谷底。具體而言,在南北韓開展高峰會方面,保守黨派大肆批判文在寅政府,強調「金正恩是敵人,對話行不通」。更有甚者,直接責罵文在寅為「賣國賊」,文政府的行為遲早會讓北韓軍隊再次踏上韓國領土。

 

雖說有不少保守黨派反對,但文政府依然是一意孤行,積極推動南北韓首腦峰會,最終成功同北韓金正恩舉辦峰會,為兩國緊張局勢畫下句號。憑藉這一次的成功,文在寅政府再次推動美—朝首腦峰會,雖然中路經歷不少曲折,但是在文在寅總統的積極勸說和幫助下,美國和朝鮮也最終順利開展外交活動,共同舉辦峰會,讓保守黨受到重創。

 

在峰會過後,韓國政府面臨第七屆地方選舉。地方選舉制度意味著各地市民自行選擇地方首長(相當於市長、地方選舉),是一種民主化的體現,這對於韓國民眾而言極其重要。根據韓國中央選舉管理委員會14日公布的計票結果,在本次選出的17個道知事和廣域市市長職位中,共同民主黨(執政黨)候選人拿下14個,最大在野黨自由韓國黨(保守黨)只有兩名候選人成功當選,另有一名無黨派候選人當選。226個較小行政區長官的選舉結果也呈一邊倒,共同民主黨贏得151個,遠超主要競爭對手自由韓國黨的53個。這意味著文在寅所在的執政黨大獲全勝,全面壓制了保守黨派。這意味著韓國大多數民眾對於文在寅的功勞極其認可,對於朝韓峰會、朝美峰會、南北關係緩和都持正面態度。

 

隨後,雖然說文在寅政府在內政、經濟復甦等方面面臨挑戰,其支持率也下跌至三十出頭,但是靠著出色應對新冠肺炎危機,重新掌握大局。在新冠肺炎助攻文在寅政府後,韓國迎來了不一樣的「第二十一屆國會議員選舉」。對比前幾屆國會議員選舉,這一次的投票率刷新了過去的最高紀錄,近三分之二具有投票權的人參與投票,這意味著此次選舉結果更能夠體現民意。在這種環境下,文在寅所在的執政黨獲得了180個席位(總席位數為300席),成為了1987年民主化以來最強大的「超級執政黨」,即,文在寅成為疫情下最大贏家,再次成功翻盤。

 

此時,文政府大勢已定,保守派看似已經無能為力。不料,前段時間因為一些脫北者市民團體在邊境向北韓散布傳單,記載著不少對金正恩的「侮辱」,引發了南北韓之間的爭議。隨後,北韓單方面的炸掉了「南北共同聯絡處」,使得兩國關係再次步入緊張局勢。此時,保守黨派抓住了機會,開展了最後的反擊,批判文在寅浪費人民的稅錢用於對北韓的援助和南北韓合作進展,之前取得的成果全部變成「廢紙」。

 

面對保守黨派的批判,文政府即便努力抗衡,但是瞬間步入劣勢。畢竟,文政府的主要功績在於南北韓關系緩和與成功應對新冠肺炎。先不說新冠肺炎在韓國已經開始了第二次爆發,「光是南北韓關係再次步入緊張就能夠否定掉文政府長期以來的功勞」,這對於文在寅而言是致命打擊。文在寅作為「親北派」政治人士,已經對北韓展現足夠了寬容和援助,然而,若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則是向韓國百姓說明南北韓之間的對立無法通過和平對話取得進展。即,將會給保守派帶來更多的機會,很有可能從保守派選出代表,再次將南北韓關係定位於「真正的敵人」。至此,被進步派、年輕世代長期壓制的親日美老一代、保守派能量有無可能與韓國瑜當初崛起的模式如出一徹在同一時間爆發?

 

韓國民眾對文政府不滿日益上升。(圖表作者製表)

 

點燃韓國保守復辟的引線就等點燃了?

 

與韓國此次肇因於南北韓情勢、疫情事件不同,起初台灣執政黨因為推動同性婚姻、年金改革等易促使世代、價值對立的議題在同一時期推動意外引爆保守派能量。使韓國瑜的出現,一時成為長期沈默的保守派爭相緊抓的救命稻草。在韓國如今的政治情勢之下,保守派同樣被文在寅的「超級執政黨」、年輕一代的支持者以及執政黨對北韓的陽光政策成功的政績長期壓制。先前許多同樣在威權時代長大的韓國老一輩他們認為「應該友日美與日本重簽GSOMIA、疫情期間反對中國人入境」的立場,卻因為執政黨在南北議題上的成功,讓保守派其他抗北友美日和民生議題的主張一時發言權盡失。

 

這樣的情形不免讓我們想起當初蔡英文總統也是靠著反對習近平一席「堅持九二共識,兩岸統一」主張的談話,堅持台灣主權的態度頓時使長期簇擁九二共識的國民黨失去政壇發言權。那些在台灣被認為「支持國民黨很丟臉」,到了韓國變成「支持朴槿惠很丟臉」的狀況其實也是長期保守聲音被壓制的代表性說法。時空一變,韓國現在面臨北韓情勢的劇變、與日本關係的持續下挫以及文政府過度親中導致的疫情的先後爆發,如果說韓國的保守派是否有死灰復燃的機會?參照台灣的例子,現在無非正是最有可能的時機吧?

 

總而言之,雖然說文政府執政期間取得不少成就,但是隨著南北韓關系惡劣,其執政成就遭到了不少否定。若情況繼續惡化,韓國很有可能在特定事件點後保守能量集體爆發。再次出現一位主張「讓大韓民國再次偉大、對北強硬、反中友美日」保守派的領袖時,韓國選民有無可能也就此大為轉向呢?畢竟,在文政府期間韓國對北韓已經足夠友善,若沒有任何成效,韓國百姓也不會再相信進步黨派,會一直跟著保守黨走到底。

 

※作者為台灣韓國情報站編輯群。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