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協議一場空】教廷忍讓主教人選 北京仍打壓境內天主教會

尚國強 2020年07月06日 15:00:00

梵蒂岡的積極示好,卻無阻中國持續打壓境內天主教。(湯森路透)

作為中華民國唯一歐洲邦交國,2018年梵蒂岡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簡稱中梵協議),被視為教廷對北京作出讓步,以換取有權「合法」任命中國教區主教,梵方的示好更一度讓外界出現窗教廷摒棄台灣的說法。

 

然而仍然牢牢控制主教任命權,且繼續在境內大肆「改造」拆下教堂十字架,北京當局對梵蒂岡妥協卻沒有相對積極回應。

 

中梵協議

 

2018年9月中梵雙方簽訂協議,雖然中方並未公布協議內容但教廷一方則指梵蒂岡擁有中國教區主教的最終決定權。面對出賣中國地下教會的批評,教宗方濟各(Francis)承認協議會讓地下教會及教徒帶來痛苦,但認為妥協便要讓步、「這是遊戲規則,對教徒有信心」,方濟各的想法是希望官方「三自會」與被教廷認可但被中國視為非法的地下教會角色拉近並逐步融合。

 

 

隨著協議的簽訂,2019年經雙方同意下首次聯合任命蒙古集寧教區主教,而在2020年6月,中國又承認了由梵蒂岡認可的福建福州教區及陝西鳳翔教區主教主任命。而作為妥協的一部分,梵蒂岡最初便承認了8名屬「三自會」現任主教身份,由於中國當局劃分的教區與羅馬劃分不同,使部分地下教會的正當性被「三自會」取代。


2019年不受中國教區管轄的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病逝,梵蒂岡罕見拒絕任命屬自由派的夏志誠為繼任主教,改由任命80歲的退休主教湯漢「重返」擔任署任主教,被視為向北京低頭。而近日港版《國安法》的通過,雖然亞洲主教團協會主席兼緬甸仰光總教區主教貌波發聲指法例嚴重壓制香港自治、破壞「一國兩制」,但梵蒂岡至今一直不願作回應,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批評,倘若香港失自由教會也難倖免,更質疑教廷是否收了錢不敢再出來發聲。



梵蒂岡的妥協雖然得到中方願意讓步認可主教,然而無阻對地下教會的持續打壓,除了對神父及信徒作拘捕監控、關閉教堂外,有倖存教堂遭移除聖母像後竟掛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頭像,更強拆多間教堂頂樓的十字架,連屬「三自會」的教堂也成目標。2020年6月,河北省宣化地下主教崔泰再次被當局帶走關押。


《南華早報》報導,有消息人士指教廷其實早已許可多達23人成為主教,但仍然苦候北京答允,而在簽署協議後,中梵雙方實質只進行了一次會議,原因是中方以突發原因推遲會議日期。可見梵蒂岡處處忍讓,卻沒有得到中國政府對天主教的政策的鬆綁,甚至為中國天主教徒帶來進一步自由。

 

現任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湯森路透)

 


有駐北京的教廷事務人員表示,由於台灣的關係,中國對於與梵蒂岡建立關係一直很感興趣,但他直言中國對事件的盤算仍然停在「冷戰思維」讓關係進展緩慢。

 

梵諦岡知情人士表示,「對中國而言,梵蒂岡是一個燙手山芋,希望通過與梵蒂岡建交來切斷台灣唯一的歐洲盟友,但梵蒂岡與其他台灣的邦交國不同不會屈服於金錢外交。而北京不願與梵蒂岡關係繼續升溫的原因之一,是鬆綁或會讓境內信徒增加,這不符合中國的利益」。


另一方面梵蒂岡對中國敏感議題噤若寒喧,力求避免與中國對抗的作法已遭到西方批評,中國人民大學意大利漢學家郗仕(Francesco Sisci)認為,全球的保守派教徒希望教廷在面對中國侵犯宗教及人權,甚至在維吾爾族人的議題上發聲,「中梵關係不僅是雙邊而是多邊關係,有著很多力量拉扯」。

 

 

郗仕呼籲中國不應低估梵蒂岡的價值,「特別在這個時代,應遵守協議加強彼此友誼」。


新罕布殊爾州大學亞洲研究教授雷爾登(Lawrence C. Reardon)則認為,梵蒂岡會繼續採取低調態度並避免公開批評中國,以換取對避免地下教會被鎮壓。「我認為教會一直試圖向北京解釋,不論地下教會與『三自會』也是一個大家庭,並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據《南華早報》報導,中梵協議將於9月到期,儘管梵蒂岡對北京未能履行部分承諾而感到不滿,但已準備好繼續延長協議兩年。

關鍵字: 中國 三自會 梵蒂岡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