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美國疫情究竟有多嚴重,誰應當負責?

余杰 2020年07月07日 00:01:00

武漢肺炎疫情是人類共同面對的新挑戰,沒有哪個國家有豐富、充足的經驗來對付它。每個國家都在探索中逐漸進步。(湯森路透)

截止六月底,武漢肺炎疫情席捲美國,確診人數超過兩百五十萬,死亡人數達到十二萬五千,這兩個數字都位居全球榜首。因此,很多人認為美國疫情已經失控,川普政府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美國的實力在此次疫情中受到嚴重打擊,中國將趁亂而起、取而代之,這些看法符合事實真相嗎?

   

我不是公共衛生問題的專家,卻可以用一名生活在美國的普通美國人的觀察和思考,提供跟主流媒體上不一樣的看法和答案。

   

疫情在美國爆發四個多月後,雖然還未來到疫情下降乃至結束的轉捩點,最近一個星期甚至有繼續攀升之趨勢,但大部分美國人已恢復了正常生活。我出門購物時發現,除了人們去超市購物被要求戴口罩之外,很多人的生活方式跟此前並無二致,餐廳中又人滿為患,工地上又熱火朝天。除了華裔群體相當謹慎之外,其他族裔似乎並沒有太在意疫情。很多並未生活在美國的人對美國的疫情數字感到驚詫,大部分美國人卻安之若素,他們認為,武漢肺炎的死亡數字跟去年流感的死亡數字差不多,該怎麼生活就怎麼生活,人不能被病毒所掌控和主宰。很多年輕人認為,迄今為止死亡的人中,大部分為生活在老人院的老年人,年輕人即便被感染也多半無症狀,所以一切生活照常——你可以批評他們缺乏責任感,但你很難將他們的觀念扭轉過來。

 

美國的疫情有多嚴重:與歐洲諸國對比

 

首先,美國的疫情究竟有多麼嚴重?單單看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兩個「第一」是不夠的。美國疫情需要跟其他國家的疫情作詳細對比,需要跟體量(尤其是人口數字)跟美國差不多的國家來對比。對比的對象應當是政治經濟制度、文化傳統、民風民情、生活和醫療水準相似的國家。比如,美國不能與中國和俄羅斯這種非民主國家對比,因為後者的各項官方公佈的數字都是靠不住的。牛津大學和蘭德公司的研究表明,中國的確診和死亡數字應當是其公佈數字的三十倍左右,其官方公佈的數字基本上不可信。比如,美國也不能跟印度、巴西等發展中國家作對比,因為後者在測試能力、醫療水準及統計等各方面都相當落後,跟美國不具備可比性。

   

這樣,能與美國作對比的是部分歐盟國家和英國。美國總人口為三億三千萬,英國、西班牙、義大利、法國、德國、比利時、尼德蘭等七國的人口總數與美國相近,在確診總數和死亡總數上可以跟美國作對比,這些國家中的單個國家在確診病人死亡率和千萬人口死亡率上亦可與美國對比。    

   

經過對比可發現,以六月二十九日的數字而論,以上七國的確診人數為一百二十萬左右,只有美國的一半;但死亡人數為十一萬八千,跟美國相近。美國的確診病人死亡率為百分之四點九,在以上七國中,除了德國的百分之四點六略低於美國之外,其他國家都遠高於美國:英國為百分之十四,西班牙為百分之十一點四,義大利為百分之十四點五,法國為百分之十四點九,比利時為百分之十五點九,尼德蘭為百分之十二點二(此六國的死亡率全都高於百分之十)。就千萬人之死亡人數來看,美國為三千八百三十七人,英國為六千五百五十七人,西班牙為六千零六十五人,義大利為五千七百四十四人,法國為四千四百四十五人,德國為一千零八十一人,比利時為八千零二十人,尼德蘭為三千五百五十三人,美國僅比德國和尼德蘭高,而遠低於其他幾國。

   

由此看來,美國的疫情固然嚴重,但並不比大部分西方發達國家(特別是西方七國集團國家)更嚴重,其確診病人死亡率和千萬人死亡人數都比大部分歐洲大國低得多。

 

美國的疫情固然嚴重,但並不比大部分西方發達國家(特別是西方七國集團國家)更嚴重。(湯森路透)

 

武漢肺炎疫情是人類共同面對的新挑戰,沒有哪個國家有豐富、充足的經驗來對付它。每個國家都在探索中逐漸進步。

 

川普政府抗疫不力嗎?

 

很多反對川普的人將美國疫情肆虐的責任一股腦地推倒川普身上,完全無視他是西方國家領導人抗疫表現最佳者的這一事實。

   

川普最早宣佈與中國斷航,以此保護美國公民的安全。當他做出此決定時,中國政府大肆攻擊——中國將武漢封城,卻縱容身上帶有病毒的中國人飛往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其用心之惡毒,令人發指。與此同時,川普在美國的政敵——民主黨人和左派、全球化鼓吹者們都反對這一決策,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身先士卒到唐人街大啖美食,以此反對川普的「種族歧視」政策。

   

此後,在疫情高峰期,川普每天親自主持白宮新聞發佈會,親上火線,告訴國民真相,沒有哪個西方大國的領導人做到這一點。川普簽署《國防生產法案》,迅速提升防疫和醫療物資的生產,並調配這些救命物資的分配。連民主黨的紐約州長、紐約市長也不代表承認川普政府在這方面做得非常成功。

   

川普政府的失誤之一是斷航未徹底,斷航僅僅不允許大部分中國公民到美國,但在中國的美國公民、綠卡持有者及其直系親屬仍可以飛往美國——按照美國的法律,美國政府無法拒絕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回美國,但當他們回美國之後,未能要求他們到特定地點或居家隔離十四天,如此就造成了病毒的蔓延。另外,川普政府也未料到病毒從中國傳到歐洲並在歐洲氾濫,未能及時對歐洲國家斷航——過去三十年的全球化,讓中國人遍佈世界各地,可謂防不勝防。

   

川普政府的第二個失誤是未能意識到戴口罩防疫的重要性。川普本人至今不願戴口罩,在公共場合出現時,只有在密西根州戴過一次口罩,未能以身作則,向民眾傳達戴口罩可減少八成以上傳染可能性的訊息。但這個問題需要從兩個方面來看。

   

其一,不僅在美國,在整個西方世界,人們對口罩的看法與東方截然相反。西方人認為,只有病人才需要戴口罩,戴口罩的目的是不讓自己體內的病菌傳染給他人,沒有生病的人是不需要戴口罩的。這跟東方文化中戴口罩是為保護自己,讓自己不受外部感染的思路完全不同。這是一種文化分歧,在沒有武漢肺炎的時代,這種分歧無所謂誰對誰錯,就好像西方人喜歡吃麵包、東方人喜歡吃饅頭一樣。但在武漢肺炎肆虐的背景下,口罩確實成了保命的法寶之一。即便如此,長期形成的根深蒂固的生活習慣和思維方式,不是三兩天就能改變過來的。我的鄰居是一對比我還年輕的美國白人夫婦,他們都是威廉瑪麗大學碩士畢業的高材生,先生是美國邊境執法局官員,妻子是FBI探員,連這樣的菁英人士都對我說,你何必戴口罩出門,口罩沒有什麼用。

   

其二,目前美國口罩供應總算基本可滿足民眾需要,但我在中國超市及亞馬遜上看到出售的口罩,大部分都是中國出口的,美國仍然無法做到口罩自給自足。這是過去數十年全球化的惡果之一。中國的電動汽車製造商比亞迪可以在短短半個月之內建立龐大的口罩生產工廠,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產商之一;但美國的通用、福特、特斯拉等規模更大的汽車製造商卻做不到這一點,因為它們即便可以迅速建立生產線,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因為沒有原料。在此之前,美國政府很難號召全民戴口罩,因為市場上買不到口罩,美國自己生產的和庫存的口罩連一線醫務人員的需要都無法滿足。六月二十三日,美國首席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奇出席國會聽證會,被議員問及為何早前不建議戴口罩時,他罕見流露不滿情緒,回答說他並不認為可以更早建議民眾戴口罩,因為要將口罩留給最需要的醫護們。

 

美國疫情居高不下,是源於美國的聯邦體制

 

許多人對川普的指責是沒有道理的。如果此時當總統的不是川普,而是拜登、希拉蕊、歐巴馬當總統,面對此一嚴峻挑戰,很難想像他們會比川普做得更好。

   

美國疫情居高不下,主要不是總統的責任。總統擁有很大的權力,特別是處理外交和國防事務的權力,但在美國的聯邦制下,總統對美國國內事務並不能朝綱獨斷、令行禁止。在抗疫措施上,各州(其實更準確的翻譯是自治共和國)比聯邦擁有更大的決定權。比如,川普曾試圖讓紐約封城,卻遭到紐約州州長和紐約市市長的拒絕,後兩者在諸多事務上頻頻跟川普唱反調,川普亦無計可施。紐約疫情的爆發,後兩者的責任比川普更大。

 

作者認為,疫情帶給美國的是皮肉傷,並未讓美國傷筋動骨。美國必將重新站起來。(湯森路透)

   

普遍來看,民主黨執政的地方,疫情比共和黨執政的地方更嚴重。在目前疫情最嚴重的十個州中,排在前三甲的紐約、加州、新澤西都是民主黨執政,緊跟著的伊利諾伊、馬薩諸塞也是民主黨執政,佛羅裡達、賓夕法尼亞、亞利桑那三個州是搖擺州,只有德克薩斯、喬治亞是共產黨執政的紅州。德克薩斯確診人士超過十五萬,位居第四,但死亡人數只有兩千多(紐約是三萬一千多,加州是近六千,新澤西是一萬五千多);確診病人死亡率為百分之一點六,遠低於紐約的百分之七點九、加州的百分之二點八和新澤西的百分之八點吧;治癒人數為八萬,超過確診人數的一半,而確診人數前三名的三個州的治癒人數只有確診人數的四分之一、八分之一和四分之一。

   

最近幾個星期以來,美國確診人數的上升是因為測試量大大增加,美國測試人數已接近三千萬,僅次於中國宣稱的八千萬——但中國的測試水準和數字不可信,中國出口的測試試劑,捷克、西班牙、芬蘭、巴西等國先後批評說,準確率只有兩成,根本無法使用。而美國的測試方式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數月間已經研製出幾代測試方式和儀器,最短在數分鐘內就可以知道結果。

   

美國疫情反復的另外一個原因是蔓延全國的黑命貴運動。很多民主黨政客利用黑命貴運動反對川普政府和影響十一月總統大選,在拖延重啟經濟(包括將教會禮拜日聚會的人數限定在十人以下)的同時,卻縱容成千上萬的抗議者公開集會(並不要求他們戴口罩)、暴徒打砸搶甚至佔山為王。這些左派政客和崇尚共產主義的運動領導者,在政治正確的遮蔽下,不惜踐踏法治和秩序,罔顧普通美國民眾的生命。

   

美國的聯邦制和地方自治傳統,以及聯邦層面的三權分立,使得美國不可能像中央集權、一黨專制、一人獨裁的中國那樣,隨意封城乃至用鐵板將一個居民區的出口封死,任何人出門都要掃描健康碼——這種做法固然能有效遏制病毒傳播,但有多少美國人願意付出這種失去自由和基本人權的代價呢?

   

我對美國的疫情平息抱有樂觀的預期,疫情帶給美國的是皮肉傷,並未讓美國傷筋動骨。美國必將重新站起來。

 

※作者為美籍華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蒙古族,出身蜀國,求學北京,自2012年之後移居美國。多次入選百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知識分子名單,曾榮獲美國公民勇氣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紀念獎金等。主要著作有《劉曉波傳》、《一九二七:民國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潰》、《顛倒的民國》、《中國乃敵國也》、《今生不做中國人》等。

 

 

關鍵字: 武漢肺炎 美國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