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為什麼陸戰隊在操演「聯合登陸作戰」? 講個戰史故事給吳怡農聽

王宗偉 2020年07月10日 00:00:00

演習的目的,就是把所有戰場上會發生可能性都演練一次,熟悉所有的作戰模式,以備戰事來臨。(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海軍陸戰隊日前因「聯合登陸作戰」操演發生翻舟意外,造成2名士官兵殉職、1人重傷,民進黨智庫副執行長吳怡農批評軍隊的訓練,長期以來大多是為了「表演需求」,引發爭議。對此吳怡農7月7日晚在臉書PO文,希望軍中長官放下本位主義,誠實面對國防的重重挑戰。他也說,「演習的本質,應該是演練那些可能性高、派得上用場的項目」。

 

即使已經引起外界強烈反應,連蔡總統也認為此種發言有待商榷,駁斥該說法「不盡公平」。但吳怡農第二次仍堅持說,演習的本質,應該是演練那些可能性高、派得上用場的項目;應該展示對敵軍持續攻擊的能力;以及,若不幸敵軍成功登陸,能更加重對方傷亡的游擊戰與反抗作戰。「我們的演習劇本與想定,需要符合入侵台灣的作戰邏輯」,而這樣的演習最能展現防衛國土的決心。

 

恐怕真正令人民感到不安且懷疑的,是剛以817萬票加持全面執政後的民進黨,顯然還是非常欠缺國防國安方面的文職人才。民進黨建黨34年以來,一直從未有要全面執政的全方位人才庫培養的設想。黨內自力培養出來的中生代國防文職幕僚,以低標為能上政論節目辯論國防政策的,高標為能出版高水準相關著作的,像北醫大教授張國城這樣的幹才,幾乎是絕無僅有了。

 

吳怡農這次第一篇引起軒然大波的發文陳明他認為核心的問題:國軍的首要任務是防衛台灣,為什麼陸戰隊在操演「聯合登陸作戰」?要登陸去哪裡?(就如他所屬的特戰傘兵:要搭 C130 運輸機跳去哪裡?)預想的任務——無論是奪回外島的歸復作戰,或是模擬敵軍的登陸作戰——是合理的嗎?不是更應該專注於確保每一艘試圖接近台灣的解放軍船艦都無法登陸?

    

吳怡農這位執政黨智庫的副執行長用很鄉民的直線思維認為,台灣防衛作戰應該專注於確保每一艘試圖接近台灣的解放軍船艦都無法登陸。可是對戰爭與軍事稍有概念的人就要想到,萬一有一或幾艘接近台灣的解放軍船艦真的登陸成功了,如在澎湖的可能性就不小了,難道國軍不想方設法拿回來嗎?這時有哪些可能採取收復失地的手段?

 

吳副執行長顯然不知道反登陸作戰行動這時還有一種態樣叫「逆登陸」,就是在已經登陸的敵人背後的灘頭海面迅速派出兩棲精兵,再登陸一次規復失土,並徹底消滅這時尚未獲得後方第二梯隊增援的孤立敵軍。

 

吳副執行長顯然更不知道,就在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的戰史上還真有一個逆登陸抗敵成功的光輝戰例。稍稍移動你的手指就可以查到1950年4月,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第二旅第四團第一營,奉令移防廣東海面在香港與澳門之間的萬山群島,以封鎖珠江口。海軍總司令部於南山衛成立「粵南防衛司令部」,以海軍第三艦隊司令齊鴻章代將兼任防衛司令,另以陸戰隊第二旅第四團副團長何恩廷任參謀長,負責指揮陸上戰鬥。

 

5月19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以一個加強連利用夜暗登陸清州島(南山衛島西北方),陸上指揮官何恩廷上校決定趁解放軍在清州島立足未穩之際,派遣陸戰隊予以殲滅。乃令陸戰隊第四團第一營營長李季成組成一個加強連登陸部隊,在第三連連長李子明率領下,由海軍小艇運送至清州島實施逆登陸。登陸清洲島後,島上解放軍負隅頑抗,與國軍形成對峙。李季成營長遂親率特種兵器排已強大火力增援清州島。翌日將島上解放軍肅清,結束清州島戰鬥。

 

戰果計俘獲解放軍第四十四軍一三一師三九二團連長金浩等173人,其中有排長以下24人投降,擊斃後續增援團參謀長張學海、郭慶隆等300餘人。這是在海南全島已被解放軍佔領以後的難得勝利,是中華民國國軍史上在台澎金馬以外地區取得的最後一次捷報。

 

吳怡農現在說這些演練是無必要的,除了讓國軍與國人傷心以外,更暴露他對登陸與反登陸相關戰史與專業知識的嚴重缺乏,該不是因為此戰後到了台灣的何恩廷,後來轉戰情治系統成為轉型正義的負面看板人物吧?

 

但逆登陸的歷史其實非常悠久,並不是一件完全新奇的事物。目前在華文史料上可以上推到戚繼光總結抗倭經驗的<紀效新書>中,明朝一代名將戚大將軍就已經提出過這樣的先進兩棲作戰構想。

 

戚繼光認為一旦沿海陸地遭寇,警備部隊可迅速循海路前往攻剿,趁倭寇正在地面飽掠之際,迅速對其後方海岸線實施逆登陸。一面阻止其後續援兵繼續上岸,一面包抄已在岸上的敵寇,截斷其裹脅搶掠得的財物人口登船從海上快速撤退的路線。

 

逆登陸作戰要能成功的前提,當然是在即時抓住戰機投入戰場以外,所使用的兩棲部隊又要先熟悉最基本的登陸作戰能力。因為逆登陸部隊就是要強行在目標灘頭水際,迅猛地插入敵軍已上岸的第一梯隊與待上岸的第二梯隊之間的空隙,以迅雷不急掩耳之態勢分割其陸海之間的聯繫。因此理所當然的會遭遇敵軍前後夾擊,而隨即陷於兩面作戰。這也就是各單位必須要演練聯合登陸作戰的奧義所在,吳副執行長現在懂了嗎?

 

之所以要舉辦演習的目的,就是把所有戰場上會發生可能性都演練一次,熟悉所有的作戰模式,以備戰事來臨,部隊要做為統帥手中的利刃隨時以最精銳的狀態,最熟悉的戰技,最合理的選擇待命出擊。吳副執行長如果讀過這段戰史,當不致有防衛台灣,為什麼陸戰隊在操演「聯合登陸作戰」?要登陸去哪裡?這麼讓有基本軍武知識。民進黨智庫有這樣的副執行長,是打算完全放棄國防與國安的規劃嗎?如果稍微用功一點的話,為什麼陸戰隊在操演「聯合登陸作戰」?要登陸去哪裡,是一個執政黨智庫副執行長該問的問題嗎?

 

※作者為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