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蔡英文執政的第一塊「破窗」

陳嘉宏 2020年07月13日 07:02:00

連任的總統已經不需要再接受選民的檢驗,自認打遍天下已無敵手,常拔劍四顧心茫茫;身邊的官員也自覺同達顛峰,再無當年打天下的臨深履薄之心,自我感覺良好。(湯森路透)

許多人認為2013年發生的九月政爭,是馬英九第二任期氣勢急轉直下的關鍵;但如果細究馬英九的執政歷程,「九月政爭」其實只是個「果」;真正的「因」,早在2012年6月發生的林益世索賄事件,以及2013年3月的賴素如收賄事件就已經種下。林益世與賴素如都是馬英九直接重用的核心官員,心腹幕僚收賄重擊馬的清廉形象,在支持度崩跌的情況下,才會鋌而走險,連續犯下難以挽回的執政錯誤。

 

馬英九其實不喜歡與國民黨地方派系相往來,卻只對林益世例外。林益世是高雄紅派少主,伶牙俐齒、宏辯滔滔,從政過程一路受到馬英九提拔,從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政策會執行長到38歲就當上國民黨副主席,2012年連任立委失敗後竟被拔擢為行政院秘書長,堪稱是馬英九栽培國民黨本土派系的標竿人物。所以當他收賄的惡形惡狀遭媒體披露後,馬英九的尷尬難堪可想而知。

 

身為律師的賴素如曾在馬英九初任總統之際擔任總統府法律顧問,也做過國民黨首席發言人、2012馬吳競選辦公室主任,更在馬英九連任後獲拔擢出任國民黨主席辦公室(馬辦)主任,要說她是馬英九當年的「法律化身」一點也不為過。所以當她在2013年3月因臺北雙子星向投標業者索賄1500萬遭收押時,外界驚愕不已,馬團隊更是蒙麈無光。

 

這種身邊重臣涉及司法案件,間接重擊民選總統聲望與治理能量的事件,並不獨見於馬英九;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案之前也有高捷外勞弊案,涉入的正是他身邊重臣、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儘管陳哲男及高市府官員在最後全數無罪,但「總統府官員與業者同赴濟州島賭場」,以及「民進黨苛扣外勞」的兩項罪名,卻同樣重傷陳水扁的領導威信,也為隔年的「國務機要費案」、「紅衫軍之亂」種下火苗。

 

民選總統手握無上權力,又有萬民擁戴,常常自覺不可一世,想建功立業、歷史留名;尤其連任的總統已經不需要再接受選民的檢驗,拔劍四顧,自認再無人與之匹敵。除此之外,一同打天下的總統身邊官員同樣自我感覺良好,卻再無當年打天下的臨深履薄之心,甚至萌生鋌而走險之意,但這常是連任總統氣勢逆轉、執政危機的引信。

 

國民黨立委近日指控,總統府秘書長蘇嘉全的外甥、唐榮鐵工廠總經理張仲傑遭調查涉及多項弊案,其中,張仲傑將公司的員工旅遊發包次子的旅行社承攬;2016年至2017年多項物資採購交長子承包,唐榮制服則交張妻的公司承作,「一家人賺飽飽」,但經濟部未作任何懲處,還將案子列為密件。張仲傑在國民黨記者會後隨即辭去現職,蘇嘉全則稱他禁得起檢驗,也希望司法以最嚴格標準檢驗審判張;當時經濟部長沈榮津則說,唐榮是上市櫃公司,若沒有查證屬實就貿然對外揭露,恐會影響公司治理,因此才會採用密件形式。

 

從張仲傑、蘇嘉全到沈榮津,全把此案當成就法論法的個案,其實完全劃錯了重點。此案的核心在於一位朝中有人的半官股上市櫃公司經理人,將多件公司標案交予自己家人承攬,如此「肥水不落外人田」,符合任何社會觀感嗎?如果自認有礙社會觀瞻,為何張仲傑還敢這樣做?如果認為只要「依法」就可自家人雨露均霑、吃香喝辣,那又想給外界什麼樣的示範?而如果當舅舅的國會議長對這樣的行徑未加置喙,那時任經濟部長的沈榮津又有什麼膽子要去移送或糾正這件個案?

 

連任之後,蔡英文的聲勢因為抗疫成功始終居高不下。在野黨暫時找不到蔡英文的軟肋,就尋找蔡英文身邊的幕僚重臣為破口;如果攻不下這身邊的幕僚重臣,那就進一步檢視他們家人友朋是否留有破綻,這是民主社會政黨對抗攻訐的常態,絲毫不足為奇。奇怪的是,連任登頂的總統團隊驕傲托大、漠視危機;面對批評,總以理想要求別人,用現實原諒自己;以為大事可以化小,但其實是把小事變成大事。

 

破窗理論告訴我們,不修理那塊被擊破的窗戶,將引來更多的破壞與入侵。林益世與賴素如是馬英九執政失敗的前兩塊破窗,陳哲男的高捷外勞案更是扁家弊案的起身炮;如果蔡英文對她幕僚重臣的個人操守是「依法就好」,不重官箴,得過且過,那這件張仲傑案,當然可能成為她將來執政失敗的第一塊「破窗」。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