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反川普,就要連美國退出世衛組織也要反對嗎

余杰 2020年07月13日 00:00:00

作者認為,國際組織已經喪失了其成立時的初衷。美國退出這些組織正當其時。(湯森路透)

近日,臉書粉絲專頁「台灣美國觀測站」(US Taiwan Watch)發表了一篇題為《美國正式(提出)退出WHO》文章,貌似新聞報道,卻又在報道中夾雜大量個人極為偏頗的評論——作者似乎不知道新聞報道和評論是兩種不同文體,這種混合式寫作方式對於公共媒體來說是大忌。

    

這篇文章對美國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的行動基本持負面評價,搜集了若干民主黨和共和黨建制派議員對川普政府這一決定的否定性意見,如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民主黨首席議員梅南德茲(Robert Menendez)在推特公佈,他對總統讓美國正式退出世衛組織的決定表示不滿,認為此舉將「讓美國人患病,且讓美國落單」。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首席議員及「中國工作小組」主席麥考爾(Michael McCaul)接受媒體採訪表示,雖然他與川普總統對於世衛組織同感失望,但維持會員身份,美國能影響更多組織內的改變。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Joe Biden)更是在推特上表示,若是他當選,將會讓美國重新加入世衛組織。  

    

文章還羅列相關領域專家們的反對意見,最後的結論是:「若美國退出世衛組織,意味著將來美國將無法及時得到病毒處置、疫苗發展,以及下一波疫情爆發的相關資訊。簡單來說,就是變成台灣現在的處境。」文章以這句話作為結尾:「目前美國與斷絕世衛組織往來的做法,並未在國際上得到迴響。」

 

台灣美國觀測站臉書認為,目前美國與斷絕世衛組織往來的做法,並未在國際上得到迴響。(圖片摘自台灣美國觀測站臉書)  

  

在我看來,這篇文章是嚴重的誤導,並非客觀中立地呈現美國真實的政治生態和輿論環境。它將錯誤的訊息帶給台灣讀者,使台灣讀者對美國政治得出錯誤印象,繼而對台美關係產生負面影響。正如有臉友批評的那樣:「這粉專最早是美國國會觀測站,當時真的是公正的把美國國會觀測寫出來,但國會兩字拿掉後就變成帶風向的洗腦文了!」

    

川普政府退出世衛組織,對美國來說是好事,雖然美國國內確實有這篇文章所羅列的一些批評性意見(這很正常,美國是民主國家,任何政策都會有正反兩方面的看法),但還有更多支持的聲音,這篇文章對支持一方隻字不提,其片面和扭曲顯而易見。

    

這種一邊倒的報道方式背後,是作者為了反川普而反對川普所有政策的左膠思維方式。美國退出世衛組織,是美中關係惡化(中國是始作俑者)的表現之一,是美國一系列反制中共的外交政策之一,此舉是對已「中國化」的世衛組織和中國的沉重打擊。同時,對台灣來說則是一個好消息。此前,台灣被世衛組織拒之於門外,且被中共派駐世衛組織的譚德賽「書記」肆意羞辱,美國退出世衛組織並著手建立一個有可能將台灣納入其中的新的國際衛生組織,難道對台灣不是一個翻身的契機嗎?「美國台灣觀測站」如果真的以台灣為本位、重視台灣的國際地位和權益,就應當對美國退出世衛組織大聲按贊,而不是冷嘲熱諷、汙衊攻擊。

    

當我指出這篇文章的嚴重問題時,「美國台灣觀測站」官方回應說:「美國要不要退出世衛,跟世衛所作所為到底有沒有專業,這在邏輯上是兩件事情,根本不衝突。有這麼多人堅持要混在一起談,我們感到很遺憾。」

    

我看到這樣的回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如此理直氣壯地說出邏輯錯亂的言論,他的意思是說——美國要不要吃屎,跟屎臭不臭,這在邏輯上是兩件事情,根本不衝突;屎或許很臭,但還是有一定的營養,因為屎臭就否定吃屎可以救命,我們感到很遺憾。

    

我想繼續反問的是:如果不是世界衛生組織被中共控制,成為其隨附組織,幫助中共掩蓋疫情,造成疫情氾濫全球,美國為什麼要退出呢?

    

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透過華府外籍記者俱樂部(FPC)舉辦電話媒體簡報會,他在回答中央社記著提問時表示,世衛過去一次又一次失職,顯示其無法達成警示世界、阻止全球疫情爆發的基本使命。美國長期努力改革世衛,每年花費近五億美元在全球傳染病上,美方需要的是一個有能力滿足全球衛生安全需求的組織,「但世衛並未展現出它有能力做到」。蓬佩奧強調:「我們努力嘗試要讓台灣能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衛組織大會,這麼簡單的事卻因為中國影響力無法達成,這就足以說明。」

    

而「美國台灣觀測站」的結論,美國退出世衛組織,將讓美國變成「台灣目前的處境」,更是出於某種斯德哥爾摩綜合征般的「台灣人的自卑」。這次抗疫,台灣的成就舉世矚目,台灣不再世衛組織之中又如何?反之,在世衛組織之中的歐美先進國家反倒受害最深,這些國家每年向世衛組織注入大筆經費,腐敗低效的世衛組織卻對幫助各國控制疫情毫無幫助。此前,美國已經向世衛組織提出改革建議,卻被世衛組織拒絕,這表明世衛組織病入膏肓、不可救藥。美國退出這個「流氓俱樂部」,變成「台灣目前的處境」,有什麼不好呢?

    

我在臉書上批評該文章的立場偏頗,如同民主黨的傳聲筒,如同專門反對川普的假新聞,「美國台灣觀測站」又回應說:「我們特別整理了一篇世衛專題,內容是近期本站和世衛相關的貼文。歡迎各位二分法愛好者、常批評我們是哪個黨側的人來看看。」

    

對此,我的回應是:第一,我是針對你們的這一篇文章提出批評意見,你們只需要就這一篇文章的內容提出進一步的闡釋,而不必搬出你們發表過其他文章。你們們的這種說法,翻譯成白話文就是:儘管我這件東西是假貨,但我還有其他八件是真貨,歡迎選購。但我不關心你們的其他八件東西是不是真貨,我只關心你們的這一件東西是不是假貨。不要轉移話題。

   

 第二,你們指責我是所謂「二分法愛好者」,好像你們是三分法、四分法實踐者,其實你們是一分法,就是站在反川普、民主黨和左膠的立場上。我並不認為「二分法」有什麼不好,很多東西只有真假或對錯兩種。在美國國內政治方面,現實就是你只能在共和黨或民主黨、支持川普或反對川普兩者之間作出選擇。在台灣國內政治方面,現實也是你只能在民進黨和國民黨、獨立或統一兩者之間作出選擇。在更宏大的國際政治和外交政策方面,在當下美中對峙的格局中,任何人都必須選邊站,或跟美國站在一起,或跟中國站在一起,沒有所謂的中立,更不可能像某些國民黨人自欺欺人地聲稱的那種「親美友中」立場。

    

「美國台灣觀測站」的大部分文章的立場都是站在民主黨一邊,在目前的情勢之下,站在民主黨一邊就是站在中國一邊,因為民主黨的對華政策是綏靖主義,正是民主黨以及共和黨建制派過去三十年錯誤的對華政策,讓中國得以野蠻崛起、禍害世界、恐嚇台灣。如果不是川普政府大刀闊斧地改變這一局面,將中國視為最大的和首要的敵人,不僅美國自身陷入危險,台灣也將岌岌可危。

    

當然,在言論自由的社會,支持民主黨和反川普也是受法律保障的言論自由——儘管我對一立場給予嚴厲批判。可是,該粉絲專頁的一大問題就是,他們拼命掩飾和否定自己的這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的立場,拼命說自己是客觀公正的。這就讓人費解了:既然你那麼明顯地支持民主黨和反川普,為什麼又不敢承認這一點呢?難道這是一個見不得光的、讓人羞辱的事實嗎?我自己從來不隱藏支持川普及共和黨中的「茶黨」的立場,也願意為這一立場接受認同或批評的意見。文責自負,且為人為文都當光明磊落。

 

川普的主張在台灣內部常引起不同的看法。(湯森路透)

  

然而,「美國台灣觀測站」方面解釋說,他們由多人組成,觀點多元,很多文章是「群體產出」,沒有個人署名。這一點更是包括該粉專在內的很多粉專亂象叢生的緣由:我個人的理解,粉專即便由一個群體共同經營,但此類政治評論類的粉專,應當是一群志同道合者即基本價值理念、政治傾向較為一致的人組成——我無法理解民進黨人和國民黨人、獨派與統派能和諧無間地共同經營一個粉專。若是由一群觀點不一致的人組成一個粉專,各人都可以用粉專的官方身份發言(同時掩飾自己的真實身份),那麼究竟哪一種聲音才是該粉專的官方立場呢?或者該粉專完全沒有其官方立場,而任由多名立場不一致的成員發表自相矛盾的言論?在此情形之下,我個人對這種聲稱多元立場的粉專的建議是,你們的每一篇文章最好都是署名文章,這樣讀者和批評者就能知道這篇文章代表的是署名者的觀點,讀者和批評者也便於對文章及作者本身提出批評意見,而不至於因為某一篇文章而否定整個粉專。

    

美國在戰後倡導成立的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大部分國際組織,在中國加入之後,經過中國長期的滲透、收買、破壞,大都淪為中國的傳聲筒。中國在香港實行國家恐怖主義的國安法,居然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美國已經退出)找到七十個流氓國家表示支持,而反對的只有二十七國。這充分表明,此類國際組織已經喪失了其成立時的初衷。美國退出這些組織正當其時。台灣沒有必要望眼欲穿的跪求加入這些組織,更沒有必要繼續奢望這些組織能擺脫中國的支配而主持公道。

 

※作者為美籍華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蒙古族,出身蜀國,求學北京,自2012年之後移居美國。多次入選百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知識分子名單,曾榮獲美國公民勇氣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紀念獎金等。主要著作有《劉曉波傳》、《一九二七:民國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潰》、《顛倒的民國》、《中國乃敵國也》、《今生不做中國人》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