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專欄:不知今夕何年的馬英九與江啟臣

林濁水 2020年07月16日 00:01:00

保釣船出不了海,馬總統江主席有志一同一齊怪蔡總統橫加阻擋;但假使真的出了海,漁民的怒火難保不會進一步燒向兩人和國民黨。(圖片摘自江啟臣臉書)

信誓旦旦7月7必登島保釣,結果摃龜。國民黨手腳被看破,江啟臣怒而駡民進黨政府放棄主權不顧漁權阻擋保釣船出海。江主席駡得凶,馬總統駡起來更狠,他說,在維護釣魚台主權上,只見中央政府簡短發言,未見具體行動,和他任內派海巡署船艦積極護漁的作法完全不同。「難道因為外長把日本當作我最親愛的大哥哥,所以就投鼠忌器?」

 

擋護漁,政府不堂堂正正,搞技術杯葛

 

很湊巧,蔡總統兩任一就職都馬上遇到漁民要衝出海護漁的事件。

 

2016年7月12日國際仲裁庭宣布太平島是礁不是島,2020年6月9日日本石垣市議會宣布議員提釣魚台改名案,兩樣消息傳來,都令台灣民眾憤慨,蔡國安國安團隊也都即刻響應民怨。2016,7月12日,政府宣佈絕不接受國際仲裁庭結論,並且向民眾強調太平島擁有的200海哩經濟水域和台灣漁民傳統漁場一併被沒收了,當天就派海巡艦到太平島「護漁」;2020這一次,政府表示主權受到侵害,外交部即刻向日本強烈抗議。

 

兩次一樣,已經憤怒的民氣有了政府的激勵背書,馬上發動漁船護島護漁;然而當漁民高嗆要奮勇出海時,政府卻馬上覺得不對勁,便一面繼續應付激昂的民意,一面暗中阻擋。2016年政府發現不對勁的是:

 

1、台灣在南海的傳統漁場並不是太平島海域,而是東沙島附近海域,政府自已說錯了;2、縱使太平島被仲裁成有資格擁有專屬經濟海域的島,也將因為所劃的海域大小必須要和其他在太平島東、西、南擁有幾萬倍、幾十萬倍面積的陸地、島嶼的國家取得權衡,以致太平島的200海哩經濟海域將被壓縮到剩下很小的程度;3、在這樣的條件之下若還大張旗鼓,堅持非護島護漁到底不可,縱成功價值既小,何況成功機會幾乎是零,又會因爲對抗仲裁庭而與中國之外所有台灣隣居對立,乃至被尊重國際法的西方國家包括美國見怪,後遺症多多。

 

搞清狀況後,政府對民眾出海護漁非常頭痛,但是要擋又不敢明著來,便採取技術杯葛手段,告訴帶頭的船長,他的船是運漁獲的船不是捕漁的船,所以不准出海護漁,這和這次不敢叫漁民不要去登島護漁,卻以準備同行的議員沒有船員證不准上船一樣,都是不堂堂正正阻止而搞技術杯葛。

 

雖然同樣搞技術杯葛,但是2020年成功,2016年失敗。關鍵在上次帶頭的船長,船的營業狀況特別,所以他認為搞好中國關係很重要,堅持出海到底,決不讓步;而且過程從決定出海到成行,時間短促,一頭熱要出海的民眾沒有時間搞清護漁沒必要;同時又有搞不清楚狀況的立委藍綠都有,都堅持自已非要去護漁不可,結果總統沒能擋住,船就開出去了。

 

比起2016,這次船要開出去,至少有兩個不利因素:一、沒有像2016一樣,有非要運用護大中國主權不可的立場搞好中國關係的船長;二、規劃登島的時間正好和國民黨立委計劃佔領立法院的時間重疊,所以出發時沒有立委壓陣,只有國民黨縣議員蔡文益、楊弘旻、黃琤婷撐場,因此被海巡署輕鬆地技術擊倒。

 

馬總統看錯診開錯藥方

 

針對這一次保釣船出不了海,馬總統很不以為然,他拿2012年台灣轟轟烈烈的釣魚台海域保釣之戰做比較,指出最重要的關鍵只有一個,就是因為總統不姓馬,而是搞不清楚國際政治縱橫捭闔之術的蔡英文,所以才任由日本侵犯台灣主權欺負台灣漁民。

 

江啟臣怒而駡民進黨政府放棄主權不顧漁權阻擋保釣船出海。(攝影:楊約翰)

 

根本的關鍵是這次保釣隊伍宜蘭漁民認為師出無名,和2012情況大不相同。由於漁民不挺,保釣隊伍就太薄弱了。所謂薄弱並不是只有議員撐場沒有立委壓陣,而在於因為漁民不挺,這次只雇到一艘漁船,志士包括議員只有12人,真是弱到不像話。假使這次也像2012年那一次一樣,憤怒的漁船集結70多艘,漁民300人,個個氣勢洶洶非衝到釣魚台海域討個公道不可的話,肯定海巡署不只是擋不了,不敢擋,甚至海巡署船艦還只好硬著頭皮跟隨漁船船隊護航。

 

為什麼兩次保釣士氣天差地別?說穿了,一文不值。2012年,由於台灣漁船不斷在釣魚台海域被日本公務船驅離、扣押,「漁怨」衝天,所以宜蘭漁民爭著要護漁;但是今年,蘇澳區漁會理事長蔡源龍這樣說:已經捕獲5千多隻黑鮪魚了,若日方有打壓,那能捕到這麼多,他說「這要憑良心講」。

 

就是蔡英文啦

 

民進黨這樣說:「2012年6月至2016年5月前總統馬英九執政時,台灣漁民在釣魚台水域,受到日方公務船干擾64次,遭扣押18次。自2016年5月迄今均持續強化護漁作為及力度,統計台、日重疊海域巡護勤務計502航次、1萬4,049人次。此外,比較2012年6月至2026年5月與2020年5月的差異,台灣漁船遭「干擾」案件從40艘次減至10艘次;「扣押」案件也從18艘次減至零艘次。」

 

民進黨這樣說,符合事實,但是卻古怪而且不老實。

 

蔡總統時代釣魚台漁業糾紛減少,漁船被扣押歸零的確是事實。古怪的,是這海域糾紛減少並不是始於2016年5月,而是2013年年中就開始了。民進黨為什麼不講?

 

民進黨以2016年5月當作台灣漁民在釣魚台處境好壞的分界點。然後解釋了一大套,第一個用意無非在強調馬總統時代從頭到尾就是爛。民進黨這樣說,誤導性很強,事實上馬總統第二任4年任期內釣魚台海域糾紛的發生集中在第一年,剩下的三年情況就很OK了。

 

民進黨以2016年5月當做分界點,第二個用意是要誤導民眾認為釣魚台漁民處境變得好得不得了,只有一個原因:「就是蔡英文啦!」。這樣誘導之後一般民眾可能都認同,但是身歷其境的宜蘭漁民當然不可能這麼看。蘇澳區漁會理事長蔡源龍這樣講:自台日漁業協議簽署後,台灣漁船在釣魚台海域捕魚就都沒有任何糾紛了。台日漁業協議正是馬英九在2013年4月就和日本簽署下來的,不是蔡總統簽署的。協議簽了後,台灣漁民在釣魚台海域就一路好到蔡總統當總統時,同時還由於協議的簽署,蔡總統才可能像民進黨描述的那樣在協議海域「持續強化護漁作為及力度,海域巡護勤務計502航次、1萬4,049人次。」而不會和日本起衝突。無論如何,如果蔡總統為自己就任後釣魚台情況變好,民進黨全歸因於2016年蔡英文上台而不先感謝馬總統,實在很不符合人之常情。

 

漁民怒氣轉向保釣人士

 

台灣漁民在釣魚台捕漁的前後歷程既然是這樣,他們對中國今天存心在釣魚台製造緊張,都戒慎恐懼;一旦日本石垣市議會宣布要改釣魚台的名,國民黨馬上不斷大喚主權被侵,蔡總統方面也不斷宣布:「我們會盡最大的力量來維護我們主權」,外交部持續表示遺憾及嚴正抗議,這一切都使漁民和宜蘭縣議員不分藍綠都跟著不安;接下來,總統呼籲「盼雙方莫再起爭端」這種典型的模糊措辭,他們又為搞不清到底是呼籲中日雙方,還是呼籲日本政府和台灣漁民雙方,或者是指民進黨和日本政府雙方,因此很困惑;他們公開說要不要去保釣要等政府的態度,但是政府從不明白表示態度是什麼,於是台灣一般民眾和宜蘭漁民就持續地處在擔憂甚至憤怒之中。

 

台灣政府從不明白表示態度是什麼,於是台灣一般民眾和宜蘭漁民就持續地處在擔憂甚至憤怒之中。(圖片摘自謝長廷臉書)

 

最後幸而涉及切身利益的宜蘭漁民終於從媒體中得到了來自日本而足以做判斷的兩個最重要訊息:1、日本石垣市涚台灣改名是台灣內政,他們一點也不擔心;2、更重要的是日本官方清楚地正式保證不會改變(馬英九時簽署的)台日漁業協議的規範。有了這兩樣清楚訊息後,他們終於安心了,他們之中,有的甚至還把怒氣轉向在他們船身「偷掛」釣魚台布條的保釣人士。於是結局無可避免的是保釣大軍陣容淪落到只顧到漁船一隻,只來了保釣份子12人,議員則剩下國民黨籍的,被海巡就又輕鬆又不客氣地把保釣大軍全拉下了船。

 

馬總統、江主席應該感謝蔡總統!

 

保釣船出不了海,馬總統江主席有志一同一齊怪蔡總統橫加阻擋,然而當發展到漁民把怒氣轉向保釣人士時,江啟臣和馬總統不該感謝由於蔡總統杯葛保釣船出海嗎?假使真的出了海,漁民的怒火不會進一步燒向兩人和國民黨嗎?

 

還不只這樣,依這一個多星期來整個西太平洋情勢發展看,江啟臣和馬總更應該謝謝民進黨政府成功地杯葛了保釣船的出海。

 

馬英九強調蔡英文欠缺對外關係全盤戰略,應該徹底檢討。他鼓勵蔡英文說,她不應該「護主權卻只說不做」,「外交一面倒向美國淪大國棋子,台灣失去迴旋空間。」反而像他派海巡船艦配合漁民闖釣魚台,「與日方海上保安廳船艦對峙喊話、水砲互擊數小時。」並登彭佳嶼,「創造讓日本得以妥協條件」以便「發揮以小博大槓桿作用」,才能達成「主權不讓步,漁權大進步」的成果。然而保釣船如果真的依保釣份子的計劃在3日半夜順利出海,4日清晨抵達釣魚台海域的話,屆時,中國因為增強入侵釣魚台海域力度而加派的2艘海警船已經等在那邊,並和日本海警船對峙並正在等著台灣保釣船會合一起演出兩岸聯手抗日的劇本了。在這一個時段,大環境是整個西太平洋海域緊張升級到了一個新高點:在釣魚台海域,中國天天闖入向日本施壓已經持續了多月,施加力度僅次於過去最緊張的2012年9月;由於美國早已經宣布釣魚台海域適用美日安保條約,美國有協防義務,這樣台灣隊加進去,東海豈不是形同出現兩岸四國演出國共聯手對抗美日聯盟之局。更麻煩的是在東海南方,解放軍7月1日開始的南海軍事演習還在進行,4日,美國還以顏色,兩艘航空母艦剛剛進入南海,而日本自衛隊也啟程前往和美軍會同舉行聯合演習,形成美日聯手壓抑中國的態勢。這一來東海南四國形成兩兩聯合,南北相呼應的陣勢,其詭譎真是難以言喻。

 

如今幸好蔡總統的杯葛,這詭譎的局勢終究沒有發生,否則肯定會嚇壞台灣社會乃至全世界,並且毫無疑問的,國民黨面臨的必然是沒有能力承擔的災難。

 

因此,整個故事說的,不只是馬、江和國民黨上層,對當前台灣漁民的處境和心聲完全脫節,更是對當前東亞國際情勢仍的茫然無知。至於馬總統,他強調他主張了東亞和平倡議,並簽下了漁業協議的貢獻,以及他所提出的「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如今馬規蔡隨,都無可厚非,但是他還批評當前釣魚台主權漁權兩受損,反應態度太軟弱,是由於蔡總統不具備他當年簽協議時所有的對國際情勢的理解,則説得不知所云,曝露了他對當時直到今天的東亞情勢的掌握其實大有問題。

 

美國早已經宣布釣魚台海域適用美日安保條約,美國有協防義務。(美聯社,資料照片)

 

至於江主席,在兩次的護漁運動中,他都是立委中帶頭倡議的,既令人驚訝這位質疑在主張上九二共識的「本土派」,在行動上居然真的那麼強烈的大中國民族主義;同時,這位號稱國民黨已經很稀少的親美派,在這兩件護漁事件中,戰略角色的扮演上,套用馬總統的話,居然是中南海運用來對美日同盟「發揮以小博大」的「槓桿」支點。

 

兩位總統危機處理能力令人備感危機重重

 

馬英九認為蔡英文欠缺對外關係全盤戰略,應該徹底檢討。從蔡總統處理2020釣魚台和2016太平島護漁風波來看,馬總統的批評不盡然沒有根據。

 

蔡總統可能因為生性謹慎,經常刻意糢糊自己的價值觀和立場,凡事更經常必須想想又想想,於是遇到事態緊急,要進行危機時,就問題多多,不是一再拖延遲疑不決斷,讓民眾無從有明確的方向可以跟隨,就是突然匆匆急燥決斷,以致於決斷品質低落,再加上對大局的掌握經常失準,於是狀況連連,非常令人擔心。兩件護漁事件處理得都很離譜,都令總統聲望受傷。保釣風波上,一旦保釣船被擋,事情告一段落,總統的傷害也告一個段落;但是太平島護漁船2016年7月20日沒被她擋住而成功地出了海,在海上又過了11天,才回台,前後時間拖得久,政府國安團隊因應時古怪的措施也更多更前後矛盾:先私下讓漁船感受壓力不敢出海,結果要去的船10艘,擋下了6艘,但是畢竟還是有4艘出海了;立委宣布要護漁後,宣佈立委可以坐軍機去,但是漁船不該去;施壓成效有限,還有4艘不肯退讓後,宣佈帶頭的海吉利號不可以去太平島,否則要將法辦,但對其他漁船不置可否;船出海後,宣布到太平島時海吉利必須「留海上不靠岸」;海吉利靠岸後繼續宣佈法辦;港媒因有船員證可以登船,但是台媒反而不准,但到了太平島後,港媒又不准登岸;回台後海吉利號正式移送法辦,但是最後又不了了之⋯⋯。才短短幾天政府措施天天變,一再前後矛盾,令人眼花撩亂,嘆為觀止。

 

蔡總統的危機處理固然令人大搖其頭;但是馬總統在這次保釣風波中,令人不敢領教之處比起蔡總統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他說台灣蔡總統這次的做法做法已經被美日當成棋子了,而「棋子無法改變棋局,槓桿才能扭轉情勢」。然而分析起來,這次風波的起源最關鍵的正是北京運用釣魚台做為鬆動台灣在第一島錬上和美日緊密的「準結盟」關係的「槓桿支點」,這時馬總統將蔡總統的軍,要她進行無釐頭的「抗日」,反而正正好成了中共運用的棋子。

 

北京運用釣魚台做為鬆動台灣在第一島錬上和美日緊密的「準結盟」關係的「槓桿支點」。(湯森路透)

 

為什麼前後兩任總統面臨處理國家國安狀況是危機處理能力都這樣?真難以置信,幸好,這幾年來整個大環境大結構中台灣還是得到非常有力的支撐,所以到現在還總是化險為夷;同時,這一次風波台灣畢竟沒有讓不知今夕何夕的馬統江主席推進詭異驚險的固局中,這都令人喘一口氣可以喚聲慶幸。

 

※作者為前民進黨立委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