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在陳菊人事任命抗爭中的幾個荒謬

張宇韶 2020年07月16日 00:01:00

國民黨中央沒有勇氣檢討韓的政治責任,高雄補選中又面臨左支右絀的窘境,在這種怪異的氛圍下,「教訓民進黨,打擊陳菊」忽然成了挽救藍營危機的藍色小藥丸。(攝影:張哲偉)

為了突顯陳菊監察院人事任命的「荒謬」,國民黨繼先前夭折的佔領立法院的突襲外,近日又在議場內外揚言進行焦土作戰,藉此「喚起社會對此議題的關注」;諷刺的是,由於議題正當性不足,再加上行動策略的錯誤,反而出現議場熱場外冷與藍營同溫層自嗨的結果;陳菊的問題非但無法造成群眾動員的社會能量,國民黨也被輿論看破毫無戰略的手腳。

 

民進黨想要提名陳菊擔任院長早就不是秘密,彼時國民黨因為深陷罷韓風暴所以沒有反應,直到罷韓之後藍營支持者一直處在「找尋情緒洩恨出口」的狀態,黨中央沒有勇氣檢討韓的政治責任,江啟臣在高雄補選中又面臨左支右絀的窘境,在這種怪異的氛圍下,「教訓民進黨,打擊陳菊」忽然成了挽救藍營危機的藍色小藥丸,彷彿吞了之後就可打通任督二脈,找回做為在野黨的自尊與能力。然而,豈不知這種便宜行事的鴕鳥行徑只會讓藍營跌入萬丈深淵。

 

為何欠缺議題正當性?試想,在馬系監委長年政治性調查、柯文哲與民眾黨近年死纏爛打、韓國瑜就任市長的翻箱倒櫃等作為看來,從來就無法找出足以服眾或讓陳菊一槍斃命的證據,日前文傳會與高雄市議員宣稱的「新事證」恐是虛晃幾下的花招。就是因為國民黨在雷聲大雨點小的操作下,為了怕在立院質詢陳菊時落得舉證不足甚至被打臉的下場,索性透過翻桌翻臉的方式給自己台階下,以掩飾空無一物的醜態。

 

諷刺的是,在大鬧議場自鳴得意時,國民黨顯然不知道自己犯了不少邏輯上前後矛盾的問題,搞了半天除了為反而反或轉移焦點外,傷害的是民意政治的內涵。 首先,國民黨左手高舉廢考監的大旗,右手扛著反酬庸或分贓的訴求,儼然自己佔據議題道德高度想要大小通吃。但別忘了自己執政時未曾提過類似主張外,所有人事始終做到政治考量與分好分滿,否則哪來馬系立委緊咬陳菊案子不放,卻又查不出所以然的怪異現象?

 

其次,國民黨試圖導入荒謬,意圖連結綠營昔日議事抗爭行徑,然後合理化自己當下的行為。過去民進黨進行杯葛行動時,幾乎已經窮盡所有體制內手段後的「最後武器」,然而當下藍營立院黨團乾脆棄守立委職權與社會影響力,直接跳到毀滅模式,請問這是那門子的理性訴求?

 

更諷刺的是,任何一場社會運動的激進手段都是為了達成「政體社會公益」的目標,國民黨當下作為除了成就自己的圍魏救趙的盤算外,又符合了什麼社會價值與公共利益?這也難怪場外聲援群眾不足五十人,因為欠缺議題的正當性難以獲得社會輿論的支持,更遑讓掀起社會動員的條件。

 

最後,國民黨驅使、縱容立院「助理」加入抗爭更是荒腔走板的作法,這些不具備任何民意基礎的人,為何可以針對最高民意代表叫囂與推擠?舉個類比就可知道荒唐所在:棒球場上的球僮只是協助比賽的順利進行,豈有下場助攻代打或守備的道理?立院助理只是協助國會議員在議場完善職權,豈有越殂代庖反客為主的現象?

 

全台灣多數公民都懂的事,似乎只有國民黨醉生夢死且自我感覺良好,尤其是那幾個號稱喝洋墨水高學歷的不分區委員!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關鍵字: 國民黨 陳菊 抗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