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柯文哲這種人在香港「民主陣營」也很多

盧斯達 2020年07月19日 00:01:00

柯文哲可說是匯集了兩種最壞的可能:既有現實主義者的無賴猴氣,在耍猴路的時候,也並無太多心理或現實負擔。(蔣銀珊攝)

這事說明中國對「九二」有多認真

 

台灣消息,說港府要求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處長高銘村若要申請延長簽證,就要簽「支持一個中國」保證書。最後高銘村沒有簽,必須離港;回台之後通報,這才曝光了港府這個要求。作為Layman,純粹搬字過紙去理解,事情是毫不合理。民進黨經常被批評無膽「台獨」,島內也有聲音批評他們太過保守。事實上,政黨輪替之後,沒有改國號,還是中華民國,最近中華民國外交部還是在聲稱,自己在南海擁有主權,理論上,台灣還是一中,只是那個中是中華民國。這固然是個保守取態,但整個體制,在表面上是沒有「不支持一個中國」,這些辦事處職員,最終還是中(華民)國駐港辦事處,裡面人員的官位就是「中國官員」。

 

一直聽到很多國民黨說「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攻擊別人不遵守,然後說沒有遵守所以引來中國打壓,並且標榜自己支持九二共識,可以謀更大發展,或者保證這樣就可以達致「台灣安全」。

 

問題是如果現實政治真有「一中各表」,今日中國及其附屬的特區政府,就應該不觸碰這個曖昧默契。因為中華民國理論上還是屬於「一中」。你說蔡政府不支持九二共識,去解釋中國的政治干預,其實也忽略脈絡,因為是2019年出現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定調了九二即是一國兩制,蔡英文才拿到一個機會狂轟,代表台灣不接受一國兩制,還連帶燒死了國民黨的神主牌和「兩岸論述」。

 

況且,現代政治倫理,就是國家是國家,政黨會不斷輪替。就算不是國民黨在朝,中華民國還是中華民國 (不是說民進黨不敢搞台獨,還是要拿著中華民國政權嗎),那個象徵權力還是不容侵犯的。

 

雖然道理是這樣說,但台灣島內的政治就是政治,朝野雙方一定是渴望議題互相攻擊,最後罪名一定是落在執政黨,是因為民進黨上台,蔡英文不肯這個那個,所以中國報復,是執政當局破壞「兩岸關係」。其實這個代處長之前的處長,蔡政府任命了他,兩年都搞不到香港簽證,所以無法赴任。具體上究竟裡面是如何運作,局外人就不知道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新政策好像是蔡政府上任之後,就鋪平了道路,所以事實上可能跟一中與否沒有關係,純粹是特別招呼和「祝福」那個比較親美或者本土的政權,而已。

 

老人與海

 

另外是持續有一個總統夢的網紅政治人物柯文哲,最近他突然說起文學來,說《老人與海》很悶,「就跟看棒球一樣,看前半局就好,看過程浪費時間」。做網紅最怕就是寂寞、沒有聲量,所以久不久就要找人吵架,或者攻擊別人,講些幹話,這才有人注意。心裡明白如此,所以海明威和捧球,其實都只是躺著也中槍,只是隨機受害目標。不過以局外人看來,柯文哲應該是真心相信純文學書籍沒用,計算中也有幾分真心。很久以前,李嘉誠也類似說過自己喜歡閱讀,但喜歡讀人物傳記、工具書之類,他是不讀小說的,當時在香港的文學圈子也引起過一陣反對。

 

柯文哲是理科、高材生、IQ高;他在政治界,也是功利至上,處處計算。(雖然人人都看得出的計算究竟是否高明的計算,也是十分難講)他的身位也站得非常聰明,作為親北京派的側翼,是大有可圖的,如果去年不是發生反送中,加上各種事件,台灣親中派全面潰敗至今,柯文哲的路線還是非常正確而舒服的。如此功利和精明的人,對純文學書自然不會看得上眼,氣質完全不同嘛。他的幹話種類十分多,也不在此逐一討論,不過他有不少幹話都被歸類為骨子裡親近威權、完全瞧不起新時代和民主。這是十分合理的,因為柯文哲其實是中國舊時代的那種儒生,他們是有能力的,不過也是十足的建制派加機會主義,你不要問他本人相信甚麼,他可能也答不出。

 

如果是日本人在朝,他會說起一套大東亞共榮圈的論述;如果是國民黨在朝,他會支持兩蔣;只不過現在有一個更大的中國在朝,所以他就變了親中。這類人可以完全變成工具,也以變成工具為榮。也就是他最初出來的時候,也說過自己是「墨綠」,現在則是紅加藍,其實也無所謂本質,只是隨時勢不斷改變。也就是說,如果時勢使而,他可以成為民主鬥士;時勢使而,他會帶頭投降賣國。他做甚麼角色,只是看具體有多少好處。這種人在香港「民主陣營」也很多。

 

然而政客的本質也是如此,柯是一個令人眼前一亮的政客。當然國民黨和民進黨都不會沒有政客,只是他們的資源,有更多時代包袱,也就是他們考慮的「利益」,同樣受無數的遺產、記憶所左右,考慮複雜得多。新人和新政黨,更樂於轉變和投機,一是為了找尋碼頭,二是因為本身也沒有太多過去的負擔。

 

柯的那一塊,可說是匯集了兩種最壞的可能:既有現實主義者的無賴猴氣,在耍猴路的時候,也並無太多心理或現實負擔。曾經說著反攻大陸、反共至上的國民黨,算是頂著百年老店的招牌,今日也如此了。所以人人賣國,只看誰人速度最快。民進黨也肯定不會沒有,只是看誰的速度比較慢,比較多負擔。有負擔,它就多少在人民的手心。所以柯說那麼多幹話,因為他自覺不在太多人的手心裡,也不像其他黨,有太多黨友和產業鏈要顧,人一放鬆,自然就很願意說(幹)話。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