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婷專欄:來綠島就是要聽陳昇

黃婷 2020年07月21日 16:23:00

多年來,陳昇演唱會帶許多人去過許多地方,也包括綠島。(圖片由作者提供)

烈日把額頭曬得火燙,太平洋的風吹過綠島人權紀念公園,將軍岩前搭建了露天舞台。活潑的暖場歌手唱完,夕陽餘暉中,舞台上七彩燈光盞盞亮起,戴著草帽的陳昇和他的樂團不知何時已在台上就位,當〈歸鄉〉的前奏吉他聲迎風飄散,我心悸動。

 

七月四日,早晨八點半的高鐵從台北出發,抵達高雄左營,再轉台鐵自強號往台東。當列車鑽過一個又一個山洞,滑向湛藍的東海岸,即便全程戴著口罩,我仍聞到了久違的青春熱浪:這樣心無旁騖地奔向一場夏日海島的演唱會,是否意味著激情未老?今天海相平穩,「綠島之星2號」以45分鐘的微暈領我抵達生平第一次的綠島。精確來說,是陳昇帶我來到了綠島。

 

綠島的夕陽之美。(圖片由作者提供)

 

多年來,陳昇演唱會帶我去過許多地方。大學時期的墾丁與澎湖,我和昇迷夥伴們總是拎一手啤酒,於向晚的海風中等待天黑與陳昇。那時沒有智慧型手機,沒留下什麼照片,記憶在身體裡卻像是鐵烙的一般。後來,我總以為聽陳昇唱歌就是要在海邊,在草皮上,在黃昏的魔幻時刻,手上有酒,頂上有天,耳邊有風。

 

這日,綠島上一場沒怎麼宣傳的演唱會,一夥人在草地上揮汗群聚。Live演唱會是這樣,那些音樂流過的時間,僅屬於當下空間中的人們,看似開放,其實私密,每分每秒都難再重製。

 

全身黝黑的陳昇一派輕鬆,像從他家散步來廣場唱歌,這情景多年來沒變過。1998年的〈流星小夜曲〉、1995年的〈淒美燈塔〉 、1992年的〈多情兄〉、1991年的〈紅色氣球〉、再到1988年〈擁擠的樂園〉⋯⋯陳昇唱的歌曲年份一路往回推,我竟錯覺回到年少時熟悉的場景。星空下,彷彿看見那些老友的身影:佑佑跟kawa在遠處聊天,Ac躺在草地上,Sunrise肩上披著一條毛巾在晃蕩,Seablue的頭巾就像一輩子未曾取下,而弘毅正拿著兩罐啤酒走近我。

 

全身黝黑的陳昇一派輕鬆,像從他家散步來廣場唱歌,這情景多年來沒變過。(圖片由作者提供)

 

雖然此刻,我只是獨自一人,可身體裡裝著的,是層層疊疊關於歌和歲月的故事。並沒有太多人同我一般幸運,從小陪著一起長大的歌手,三十多年後還在舞台上活躍。陳昇的音樂不但陪我經歷青春期,陪我一起成熟,至今還陪我一起變老。這使我充滿感激。

 

夜裡海風醺人,演唱會進行到後段,在〈把悲傷留給自己〉和〈風箏〉裡陳昇走入觀眾席、近乎落淚的演繹之後,來到尾聲。〈歡聚歌〉時他與台下互動,突然一個男孩大喊:「我是你的鐵粉!可以跟你合唱嗎?」整場傻眼的觀眾,看著陳昇將那瞇瞇眼的男孩邀上台,聚光燈下毫不怯場的男孩點了〈恨情歌〉,陳昇說,我幫你吹口琴吧。男孩抓起麥克風,就著陳昇悠悠的口琴聲,唱了起來⋯⋯「為了要討好你的歡心,我經常忘記我自己⋯⋯」

 

 

陳昇與阿VON(圖片由作者提供)

 

男孩的音準飄搖,但歌聲中盡是滿足。唱完後,陳昇把口琴送給男孩,跟他擁抱了一下。見證這肯定讓男孩一輩子難忘的情境,我感覺綠島今夜的晚風令人陶醉。後來我跟綠島的在地人問起:除了陳昇,還有人在綠島開過專場嗎?答案是沒有。那麼或許這夜特別溫情的陳昇,也像是在照顧著家人。

 

散場後,騎機車往綠島燈塔下的沙灘,海的顏色黑到了世界盡頭,天空中有點點星辰。坐在白沙上,聽海風將浪潮捲起一波又一波,像是訴說著這島上百年來斑駁的故事。這晚陳昇沒有唱〈阿春仔伊阿嬤〉,但我仍想起這首歌,想起一個充滿恐懼的年代。多麼幸運我們走在前人開墾出的自由裡,自由地聽著歌。燈塔下的夜,陳昇的歌聲在腦中迴盪:「黑暗了後出日頭就攏不寒」。

 

 

 

我望向看不見的海平線,期待一個全新的明天。

 

綠島的燈塔。(圖片由作者提供)

 

【2020 Fun浪綠島黑潮之夜 陳昇曲目】

 

1、歸鄉  2、流星小夜曲  3、淒美燈塔 (阿VON加入) 4、水尾郵便車  5、大地  6、多情兄  7、紅色氣球  8、愛你一萬年  9、日出  10、擁擠的樂園  11、(吉他手程家杰):海闊天空  12、(阿VON):某不知名原住民歌曲  13、把悲傷留給自己  14、風箏  15、歡聚歌  16、鼓聲若響  17、恨情歌(with歌迷)  18、二十歲的眼淚(with歌迷) 19、SUMMER  20、台北附近 

 

※黃婷:流行音樂作詞人,製作企劃。生於高雄,混跡台北,漫遊世界。無可救藥的偏執狂、運動狂、文字紀錄狂。覺得人生就是一種創作,玩比工作還累。著有《恨昇歌》。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