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F免費限時放映】南韓紀錄片《遣返》:複數的、小寫的「遣返」敘事

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2020年07月20日 11:00:00

《遣返》劇照(TIDF提供)

編按:TIDF與南韓DMZ國際紀錄片影展合作,限時線上放映南韓影史經典紀錄片《遣返》,免費觀看時間為2020年7月15日17:00 至 7月29日17:00,中英字幕,錯過不再,觀看請至:https://vimeo.com/434220312

 

《遣返》(Repatriation,2003)是素有「南韓獨立紀錄片之父」之稱的導演金東元(KIM Dongwon)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描述在冷戰結構下分裂的朝鮮半島,一群因為任務失敗而被南韓政府長期關押的「北韓間諜」,他們經歷大半人生的牢獄之災後(短則30年,最長則45年),在時代的洪流下,個體生命被國家與集體的暴力所碾壓,但依然展現出其韌性與力度的故事。

 

隨著冷戰落幕,國際間民主和共產陣營的對立逐漸和緩,南北韓關係也漸趨改善,這些「北韓間諜」在當時的社會氛圍下陸續被釋放,但是這「釋放」並不代表重獲自由,被國家暴力剝奪的一切,社會集體強加在個體的沈重枷鎖,深深烙印在那一具具在獄中被酷刑折磨的身軀之上,而懷抱著理想的熱血心靈,也被漫長而不見盡頭的非人道關押,受盡折磨摧殘。

 

由南韓政府(美國)主導的反共意識形態,滲透到社會各個角落,「保密防諜」、「左翼勢力假民主」的標語隨處可見,來自北方關於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一切,在政宣影片的勾勒下,「他者」(北韓/共產主義)相較於「我們」(南韓/民主主義)是恐怖的、邪惡的;導演金東元也是在那樣的社會氛圍下成長。然而,一切都在1992年,兩位出獄的「北韓間諜」曹昌孫與金錫亨,住進金東元的村子後產生了關鍵性的變化。

 

當時,金東元已完成紀錄片《上溪洞奧林匹克》(Sangkeiy-dong Olympics,1988),參與首爾上溪洞都更運動的經驗,形塑他拍攝電影的方法論,也讓他的個人生活和身為紀錄片導演一事,再也無法分離 更多註: 參見〈從「貧困」出發才能拍成電影:專訪韓國紀錄片導演金東元〉,謝以萱,《放映週報》,2017.12.13。http://www.funscreen.com.tw/feature.asp?FE_NO=1708。。《遣返》就是一部貼合著拍攝者與被攝者生命經驗的電影。

 

影片透過導演金東元本人的口述旁白,帶領觀眾跟隨他的視角,重新認識眾人口中的「北韓間諜」。隨著日常相處的時日增加,起初受到居民議論的「北韓間諜」面目逐漸清晰,他們勞動度日,參與社區活動,與一般的「爺爺們」幾無二致,甚至其中一位曹昌孫與金東元一家建立起緊密的關係。金東元也因著曹昌孫的緣故,認識了其他更多有著相似被長期關押經驗的政治犯。

 

《遣返》劇照(TIDF提供)

 

這些個體,從南韓政府的角度來看,都是一個個有待被思想改造的「北韓間諜」。1970年代,獄中的「轉向」工作開始進行,為了控制個人的思想,這些殘酷的刑求過程,在多年之後透過長期囚犯爺爺們的口頭轉述,依然血淋淋、歷歷在目,令觀者不禁自問,到底是什麼樣的恐懼與仇恨,能讓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做出如此殘忍、泯滅人性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動員力量,讓一個人只是因為與自己的想法、立場不同,就被迫經歷長達30多年不見天日的黑牢關押?

 

當國家機器傾全力要碾碎、扭曲、破壞個體的時候,便會毫不留情地斷絕其與外界的所有連結,會毀其心志、壞其體膚,限制人身與意志的自由,會讓人家破人亡。更恐怖的是,國家機器會讓社會集體一起排斥個體,將之妖魔化、非人化,是不屬於我類的「他者」。這種巨大而暴力的碾壓力量,足以裂解一個人的存在。

 

金東元的《遣返》,正是一項試圖理解與修補斷裂的重建工程,即便那已然造成的破壞如此之大,令人不忍直視,但金東元依然持續帶著攝影機,記錄下被長期關押的爺爺們故事。橫跨 12 年,累積超過800小時素材的拍攝,他以極為浩瀚的時間跨度但又微觀的視角,細膩地呈現每一位長期囚犯的個體生命經驗,重新還給他們立體而充滿血肉的人性樣貌;也唯有如此漫長的積累與參與,才得以呈現出生命的韌性並見證時代的荒謬。

 

1990年代,「遣返運動」在人道主義的大旗下興起,兩韓政府亦期待透過遣返,推進民族和平統一的進程,無論是「轉向」或「非轉向」被釋放出來的長期囚犯,有了可能可以(回)到北邊的機會——在此之前,南北韓之間的交流往來完全是不敢奢想的事情。然而,殘酷的事情便在於,個體依然是大時代下的犧牲者、處處受限於國家機器的棋子。

 

長期囚犯的關押、釋放與「遣返」,完全反映了不同時代下統治者政治布局的策略與籌碼,就連出發點良善的「遣返運動」本身,也存在著對個體經驗的拉扯,其中的矛盾與幽微之處,金東元透過《遣返》一片細膩地勾勒出來,呈現出被稱作長期囚犯的「爺爺們」看似同質性的群體,其中有著相當鮮明的個體差異,而這是一般以國家為單位的歷史維度所不會看見的。當「遣返」只能以板門店北緯38度南、北二分時,個體複雜的生命經驗與情感,如何能如此單一地選邊站?

 

正因為個體生命經驗的維度是如此複雜與多面,也因此當一位紀錄片工作者以身為度,讓自己的人生義無反顧地與被攝者的相互捲動在一起時,那後座力是驚人且動人的。金東元在影片中自剖式地坦承自己起初的憂慮與遲疑,過程中與「爺爺們」相處,感受其身而為人的信念後,逐步改變自己的想法,雖然有時對他們的觀點不全然認同,但無以忽視的是那些真真實實的在場,拍攝者賭上被官方控以違反國安法風險的在場——無論是親眼目睹令人鼻酸的時刻,或是經由口頭轉述的痛苦回憶。

 

《遣返》劇照(TIDF提供)

 

《遣返》見證了兩韓近代史上最詭譎的時刻,是國家機器力圖抹去,但「爺爺們」以生命拚搏捍衛、金東元與「爺爺們」一起攜手抵抗,所完成的、複數的、小寫的敘事。相較於大寫的歷史,這些個體的生命經驗,補足被國家掌握之話語權的空缺,長期模糊、被迫缺席的面貌,也因此有了豐厚且人性的樣態。(文/謝以萱)

 

關於【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成立於1998年,每兩年舉辦一次,以「再見.真實」為核心精神,強調獨立觀點、創意精神與人文關懷,鼓勵對紀錄片美學的思考與實驗,是亞洲最重要的紀錄片影展之一。官網:www.tidf.org.tw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延伸閱讀】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張芳瑜 fang_yu@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