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爆靠「笨舌頭」 入圍金曲8獎成最大贏家

王慧倫 2020年07月22日 11:30:00

阿爆的母語創作專輯《kinakaian母親的舌頭》入圍今年金曲獎8項大獎。(那屋瓦文化提供)。

「我媽常覺得我舌頭很笨,有些母語字重複跟她唸兩遍,還是不清楚,她老說『妳連這都不會,那不要用好了,免得唱那麼難聽!』」

 

 

排灣族女歌手阿爆,剛以全母語創作專輯《kinakaian母親的舌頭》,一口氣入圍今年金曲最佳作曲、作詞、編曲、原住民語歌手、原住民語專輯、年度歌曲、專輯製作人及年度專輯獎等8獎項,成為最大贏家。談入圍,她臉上盡是笑意,謙虛覺得「好像有點厲害」。其實專輯名稱的靈感來自於英文「母語(mother tongue)」直譯,但還有小秘密,是她學習母語、甚至專輯製作過程裡常被媽媽叨念「舌頭還是不行」。

 

 

阿爆希望能用自己的語言,講述自己生長土地上最真實的故事〈取自阿爆臉書〉。

 

 

3年前,阿爆初步萌生《kinakaian母親的舌頭》專輯構想,因自覺母語說的不好,希望做一張具有教學意義的專輯,更把母語和流行樂大膽結合。萬事起頭難,動工後她驚覺專輯需要大量母語資訊轉換,包括正確性、各種語言對應,還要兼顧與音樂能否融合,對於「舌頭很笨」的她來說,超崩潰!

 

 

阿爆磨刀力拚金曲八金,才一入圍部落長輩就開心準備殺豬慶祝。〈那屋瓦文化提供〉

 

為了「和時間賽跑」,她求助媽媽跨刀,更靠走訪全台各部落,向年歲已高的長者進行古調收音,光一步一腳印的田野調查,整整耗費2年超過730 個日子。阿爆形容,因為過去毫無先例,製作過程彷彿就是一直迷路、反覆找路的循環,「那感覺很像打電動,卡關了、找路;又卡關了,再找…最終,找成了現在的樣子,我覺得還不錯!」

 

 

最令她訝異,是和媽媽合作寫出的歌曲〈1-10〉入圍了最佳作詞。「這應該是金曲評審史上第一個『族語歌詞』入圍者,我聽說這次金曲評審甚至找來懂母語的人參與,實在太專業,這個金曲獎感覺越來越厲害!」

 

 

媽媽〈右〉對阿爆來說既是老師又像同事,這次也參與歌詞創作。〈那屋瓦文化提供〉

 

倒是首次入圍的媽媽,原以為競爭對手只有原住民,直到爸爸解釋還包括了陳昇,媽媽才恍然大悟說:「寫這些地瓜、芋頭詞,還要跟大家一起競爭,很不好意思!」但說歸說,媽媽已開始找「設計師」訂作紅毯戰袍、力拚第一美。阿爆笑言,媽媽會不會到時覺得金曲獎太好玩,下次更積極參與,甚至問出「我可不可以一起唱」的要求,整個人上癮!

 

 

 

 

其實,出生台東排灣族的阿爆,03年以團體「阿爆&Brandy(布蘭地)」出道,隨即獲得金曲獎「最佳重唱組合」肯定,但她卻成了「中離狗」,時隔13年後才推出的首張純母語創作專輯《vavayan 女人》,2017年在金曲獎再獲評審青睞,奪得「最佳原住民語專輯」及「最佳專輯製作人」兩項大獎。

 

 

這次,她依舊與製作人荒井十一合作,執著於純母語音樂創作,阿爆認為初衷單純,就是「用自己的話,說自己的故事」,因為周邊人太多聽歐美、韓國音樂。「幾次回去部落演出,看到幼稚園大的孩子們,穿著傳統族服表演,但跳的舞、表演的旋律卻是韓樂,我在想,是不是我們都沒有做出屬於我們的音樂?才讓他們選擇外來音樂的語種,如果有呢,是不是他們就能使用?」

 

阿爆〈右二後〉溯源族語文化,希望專輯裡的歌能達到教學之效。〈那屋瓦文化提供〉

 

 

又或者,用自己的語言唱出這塊土地真實故事。專輯裡一首舞曲〈minetjus 嚇一跳〉,就是某次她回台東跟老人家進行田野調查結束,順手煮了一桌傳統料理招待隨行漢人夥伴,但老人家一看見同桌人一連吃了好幾碗,趕緊用母語對她說「要不要請他們別吃那麼多,否則他們的胃會嚇一跳(怕原民料理食材漢人不常吃,會消化不良)」,有趣真實對話,讓阿爆有了創作靈感。

 

 

「也許之後,當我站在加拿大、紐約等世界舞台上演出,就能順勢告訴所有聽者,台灣這些豐富美麗的語種與故事。人家常說,微笑是世界共通語言,在音樂的領域裡,『原住民』三個字也是共通語言,母語音樂往往有更多人願意聆聽。」如此一來,藉由熱愛的音樂,讓自己成為有用的人,這心願足以達成。

 

阿爆〈中〉近年在世界各地演出,收到不少粉絲直接且熱烈的迴響。〈那屋瓦文化提供〉

 

 

能無後顧之憂作音樂,甚至成為金曲31入圍最大贏家,結婚3年的阿爆,面對「生活伴侶」自當也是充滿感謝。「他一直很低調,很慶幸他也是幕後工作者,更謝謝他,真的是個很適合我的『創作人另一半』。」

 

 

她解釋,老公很懂她想做的事、正在做的事,很明白她腦袋想什麼,更知道創作者需要「一個人」。「畢竟創作人經常情緒豐沛,想像空間天馬行空,天秤超容易跑掉,很謝謝他,一直take care我的日常生活、控管預算,始終給我穩定力量!」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