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太陽賽跑的飛機 《絕夜逢生》為什麼好看

韓嵩齡 2020年07月26日 12:00:00

《絕夜逢生》危機四伏。(Netflix提供)

 

在看《絕夜逢生》(Into the Night)這部影集前,先讓我們來解一道數學題。

 

地球是以由西向東每秒465公尺的速度自轉,一架由東向西在夜間起飛的飛機,機長該設定多快的速度,才能讓飛機上的乘客在飛行的過程中看不見太陽?

 

計算機拿出來乘一乘就可以得到時速1674公里的答案,超級簡單對不對?對也不對,因為除了已經退役的協和號客機,全世界的民航機的速度都無法快過音速(每小時1224公里),但如果你是從緯度較高的地方起飛,例如說東京或北京,地球自轉的相對速度比較慢,一般客機以時速8、900公里就能趕上地球自轉的速度。

 

《絕夜逢生》裡的逃生者見不得天日。(Netflix提供)

 

《絕夜逢生》的場景設定在一架飛機上,故事是人類面臨到一場「見光死」的末日,機長得讓飛機由東向西一直飛保持在永夜的狀態,藉以求生。雖然此劇有原著小說,但小說裡壓根沒有搭飛機躲太陽的橋段,我敢打賭,導演或編劇一定是在搭紅眼航班時想到的梗。

 

推理小說有「密室殺人事件」的類型,在科幻領域的故事中也很常見,只是科幻片的密室彈性大得多,大者可以是容納幾萬人的地下堡壘,小的就像本片一樣侷限在一架客機上,在空間的限制下出不去又得活下去,人性困獸之鬥的戲劇張力也因此被強化,Netflix上類似的影集很多,像是近期改拍自寄生上流導演奉俊昊同名電影前作的《末日列車》,或是一直被我視為末日科幻的遺珠影集《升天號》。

 

《絕夜逢生》之所以好看,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不拖戲,總共只有6集,每集30~40分鐘,如果一集接一集看下來,很像在看一部拉長版的電影,也因為緊湊,所以雖然是科幻片,但導演並沒有在科學設定的細節上著墨太多,只把末日的威脅交代後就直奔主題:「到底誰能活下來」。

 

飛機上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堪的過去,每個人的黑暗面又各自成為他人生存的恐懼,也因此在一同合作求生的過程中,又必須勾心鬥角的排除妨礙自己的人。一名北約軍官在會議中無意間聽到末日的秘密,跑到機場持槍劫持了飛機強制命令機長起飛,理論上是他救了全機乘客的性命,但也因為他擁槍自重的自私,屢次成為其他乘客公審的對象,到底善與惡該如何定義?什麼人該活下來?哪些人又該死?黑暗面的描述吊足觀眾追劇的胃口。

 

雖然有些評論提到這部片科幻部分的「偽科學」,諸如只會開直昇機的女主角看YouTube影片就可以開飛機,或是窗戶破裂機艙失壓靠著一塊鐵板即可密封復原等等,但「飛機跟太陽賽跑」實在是太有趣的劇情設定了,導演很聰明的不做過多的科學論述讓故事脫離主軸,於是我們也就乖乖地跟著主角們一次解決一個問題,起飛降落尋找逃生路線與活命的目的地。

 

《絕夜逢生》無疑拉高的法語影集的能見度。(Netflix提供)

 

串流平台讓非英語系國家所製播的影集得以進入全球市場,例如西班牙的《紙房子》原本在該國收視不佳無以為繼,上了Netflix後無意間卻在全球一夕爆紅,雖然第三季一如預測玩不出新把戲,但一二季仍是爽片神劇。在西語系的影集我最鍾愛的遺珠是巴西的《黑金高牆》,根據該國的貪腐大案「洗車行動」所改編,視覺、場景、故事皆是一流,可惜看的人太少了。

 

非英語影集的熱潮下,比利時的《絕夜逢生》無疑拉高的法語影集的能見度(當然法國的《找我經紀人》也非常好看)。第一季的結局眾人成功找到了可以暫時棲生的地下碉堡,引人好奇的是在接下來的第二季,會是延續第一季「高空絕命追追追」的劇情,或是回到原著小說中以人工智慧延續人類文明的設定。期待第二季的登場。

 

※韓嵩齡:先是記者,後當編輯,最後在出版落腳,喜歡新奇事物,追求凡事「略懂」的境界,現任寫樂文化發行人。粉絲頁『韓嵩齡的編輯手記』

 

【延伸閱讀】
詹偉雄:接近台灣的高山和大海 重新啟動你的生命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