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拜登當選 美中冷戰可能戛然而止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2020年07月25日 00:01:00

拜登當選,美中冷戰可能戛然而止,要希望美國繼續對抗中國,還是得冀望川普的連任。(合成照片/湯森路透)

美國國務卿龐培歐,週四在加州尼克森總統圖書館發表演講,如果有人還對美中是否會進行冷戰有所懷疑,這演講就會消除所有疑慮。美國已經在進行和中國的冷戰對抗。

 

龐培歐所擘劃的美國戰略,就是分離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美國將團結反共的民主國家,和中國內部反共的勢力,一起促成中國的改變。龐培歐雖然沒有用「政權更換Regime Change」,這個小布希時代惡名昭彰的名詞,但意思是一樣的。「政權更換」觀感不佳,因其代表了美國「窮兵黷武」的過往征戰歷史。面對中國這樣的大國,美國不能像是對付伊拉克一樣,軍隊直接開進巴格達,所以只能用「和平演變」的方式,在外部施壓,讓內部人民可以有靠山,進而把共產黨換掉。

 

但和平演變的目的就是政權更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中國共產黨更是知之。所以北京的反擊,也會迅速展開。冷戰好戲,才剛要開始。

 

雖然龐培歐得到川普的近乎全權授權,但他的政策主張,能代表多少美國政府現在及未來的對中政策?如果不是一個跨黨派的共識,川普若未能連任,一切就人亡政息,冷戰是不是打了幾個月就不打了?又或者是,川普本身也無意對抗中國,就算連任了,冷戰也可能打不下去?

 

我們要先了解幾個美國國內不同意見的流派,先知道反對美中冷戰人士的意見,才能判斷,新冷戰是不是美國的持久政策。更精準的說,我們要了解,美國的主流民意,因為就算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川普,他的行為和政策,還是反應了他的支持者的意見看法。

 

擁抱熊貓派和緬懷舊時光派

 

共產黨有能力直接影響的,就是商界和學界的「擁抱熊貓派Panda huggers」。因為己身利益和北京政權有直接相關,這些擁抱熊貓派,可以想出各種理由幫共產黨開脫。沒有人知道這些人的影響力有多大,而他們的論點,有時又和沒有中國利益的反對冷戰派相同,所以我們也無法真實分辨,誰拿了錢,為北京說話,或是誰是真心不贊成美中對抗。也就是說,我們得準備好,美國的利益,可能被他們出賣。拜登因為有兒子的前科,和中國有利益的牽扯,某種程度上,也該把他算成這派。但美國總統的歷史定位,遠超過個人私利,我們應該可以相信,拜登如果當上總統,他會受擁抱熊貓派影響,但不一定會受制於中國利益。

 

反對冷戰派裡有一些屬於「緬懷舊時光派」,他們多數屬於先前在太平洋兩岸通吃的中國通(China hands),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主席Richard Haas,就屬這派。他們反對和中國對抗,主張和中國交往,才能給中國的「改革派」空間,讓中國慢慢地往自由的方向發展。「美國沒有那個餘裕只和民主國家來往,許多迫切的挑戰,如北韓、俄羅斯和伊朗,都需要和集權國家往來,還不說有那麼多要和中國及其它國家合作的挑戰。我們得接受現狀事實,才能改變現狀」。但這正是龐培歐政策更迭的主軸,從尼克森訪中後的過去五十年,美國正是一直都和集權的中國打交道,結果美國得到了什麼?現在看來,五十年前的鐵幕破冰之旅所植基的理念是失敗的。

 

龐培歐說,「我們以為和中國交往會有一個互相合作和禮讓的美好未來,但因為中國沒做到他們的承諾,所以我們現在還戴著口罩,死亡人數還一直增加」,而在貿易上,「中國把貿易協定,只當成參考建議」,沒有遵守約定。「中國政府又不斷地滲透美國」,休士頓的總領事館要關閉,因為那是「間諜和偷竊智財的中心」,「共產中國已經在我們的邊境之內。」中國共產黨的惡行,不勝枚舉。過去的交往政策已經失敗,美國要改弦易張,這個新冷戰,就是一個新的對中策略。

 

而在這個對中冷戰策略裡,龐培歐極力切割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但這點在Haas這些鴿派、失敗主義的眼裡,也是不行的,「沒有一個黨以外的中國」,這樣的切割,反而會激怒共產黨,讓外交更不可行。「身為美國首席外交官,龐培歐讓自己更困難,除非他的目的就是要確保外交失敗。」「在可見的未來,中國共產黨哪裡都不會去。國務卿的任務是和既有的中國政府,促進美國的利益。」但這些老生常談,沒有新意。世界如果都是這些沒有想像力,只能抱殘守缺的「專家」在處理中國事務,中國共產黨,這個靠分化、統戰起家的邪惡政權,當然會永遠當政,中國,尤其是中國共產黨內部,沒有這些對中鴿派想像的「改革派」。

 

龐培歐的新作法,可能有效的一個先期證明,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憤怒,此地無銀三百兩式的指稱「中國和中國共產黨密不可分。」龐培歐說,「共產黨員永遠會說謊,但最大的謊言是中國共產黨代表十四億中國人,這十四億被監控、壓迫、太懼怕而不敢發聲的人民」,「我們,這些世界熱愛自由的國家,必需引導中國改變,要用更有創意、更積極主動的方式來引導中國,因為北京的行動,威脅我們的人民和繁榮。」光這點,就和Haas這些「緬懷舊時光」的鴿派,高下立分。

 

但龐培歐的綱舉目張,在川普連任失敗的情況下,是不是能讓拜登蕭規曹隨呢?

 

龐培歐所擘劃的美國戰略,就是分離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團結反共的民主國家和中國內部反共勢力,一起促成中國改變。(湯森路透)

 

拜登代表左派孤立主義抬頭

 

拜登立場比較要讓人擔心的,是左派孤立主義的抬頭。孤立主義是美國慣有的歷史傳統,因為地大物博、資源豐富,加上地理上遠離歐亞大陸,美國一向有一派人認為,美國不用管世界的大事,把美國自己的事做好就好。而對極左派的民主黨新勢力來說,現在的美國「百廢待舉」,瘟疫橫行、社會不公不義、種族歧視、貧富不均、健保不行,加上全球氣候變遷危機迫在眉睫,美國不應該分力氣和中國對抗,反而美國該和中國合作,美國和地球才有未來。

 

這種左派的世界觀,在美國以孤立主義的方式出現,也不是第一次。歐巴馬的「從後面領導」的外交政策,把美國的主導地位,自動棄權於國際組織,就是這個左派孤立主義的「多邊國際主義」形式。在川普的衝撞,把巴黎協定、世界衛生組織等多邊合作關係通通打壞後,左派期望一個平和的回歸,以世界合作取代對抗。最不濟,也讓美國不用再管這些事,讓民主黨政權,「好好修復美國社會」,專心在國內推動左派政策。

 

從中國的角度看,這是美國總統大選最好的結果,天真的左派,忙著攻打自己美國人的左派當政,中國共產黨才能繼續在美國眼皮底下,慢慢崛起、稱霸,而終能和美國共治世界,甚而取代美國。正因為如此,美國的疫情、社會騷動,對川普越不利,就越對中國共產黨有利。我們可以合理懷疑,龐培歐的對中冷戰國策,絕對不是台灣許多人所樂觀判斷,民主黨也會持續施行。對外國邪惡勢力的綏靖,是民主黨政府意識型態的不得不然。

 

那如果川普連任呢?龐培歐能繼續抗中嗎?愛交易的川普,不也想和中國弄一個前所未見的協定嗎?

 

兩個理由,讓我們可以肯定,川普會繼續和中國打冷戰。一是與中國的貿易協定,早晚破局。而且在瘟疫之後,與中國的協定,變得沒那麼吸引人了。好名的川普,真要留名青史,就要如同他的貿易顧問Peter Navarro所說,讓中國民主化,那才是從來沒有人做得到的功蹟。第二個理由是,「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政治」,川普所反應的民意,就是那些可能偏種族主義、非常愛國主義的保守白人。這些白人,在以前,是右派的孤立主義,是不想管國際事務的「思想落後」人群,但現在因為瘟疫而吃癟,自由不但受限制,還讓「暴力分子」在街上橫行,他們很需要出口氣,會很願意拿中國練拳。川普不可能讓他的支持者失望。

 

所以,拜登當選,美中冷戰可能戛然而止,要希望美國繼續對抗中國,還是得冀望川普的連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