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還要拿多少中國人的生命爲中共祭奠

佳月 2020年07月29日 07:00:00

1976年三十萬唐山人的生命並沒有喚醒中國政府的責任感與良知。(維基百科)

星期天(2020.7.12)早上,醒來後,看到的頭一條消息就是唐山古冶發生了5.1的地震。消息中連接的視頻(影片)裡,看到的是牆上成片瓷磚震脫,商店裡的酒瓶碎片滿地,紅酒浸泡地面的場面。

 

心裏不禁一聲感嘆:「唐山又地震了!」

 

心中馬上記起的感受就是當年-1976年7月28日,地震當天下午五點左右時的二次餘震。 當時我站在西山路北側的人行道上。大地再次瘋狂的抖動。我家居住的西山路25號,西山路唯一的一棟日本式洋房,是整條西山路在清晨的強震中唯一沒有倒塌房屋。此時,房子在周圍的一片廢墟之中是如此顯眼,隨著地震的幅度左右上下地顛簸搖擺。三角架支撐的鐵皮屋頂被拋上拋下。眼看著房頂就會脫離四周圍牆的支撐掉下來。我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劇烈地跳著。似乎感到自己的心會從胸膛裡跳出來…

 

四十四年過去了,我仍然記得當時受驚嚇的程度。今天,我馬上想到的是所有我在唐山的朋友們,他們再一次瞬間被嚇得魂飛魄散的體驗。

 

1976年7月28日淩晨3點42分,工業重鎮唐山發生了7.8級的大地震。一個當時百萬人的城市,瞬間夷為平地。那場大地震,奪走了30萬唐山人的生命;重傷、高位截癱而導致終身殘疾的人數有7、8萬。

 

1976年的唐山,周圍設有多個地震監測站。大地震前,唐山多個地震監測站向當局發出預警。大地震之前的兩個星期裡,父親每次下礦回來都會說:「聽説要地震了。應該離開唐山到別的地方躲一躲。」我記得最清楚的是當時開灤礦務局的採購處處長李叔叔(李汝泰 - 電影《平原遊擊隊》李向陽的原型)説的話:「要有大地震了。應該離開唐山,到其他地方去躲一躲。」因為李叔叔的老革命身份和他廣絡的人脈, 我們都從心底裡相信他說的話。

 

可是,就是相信會有地震,我們也不會想像得到,大地母親會在40秒鐘把整座城市的高樓大廈與低矮平房一統地篩抖成碎片,讓房頂坐在地面上。

 

李叔叔與父親都是每日工作在身,又要以身作則,他們沒有離開工作崗位。地震過後的第三天,才知道李叔叔剛從礦區趕回家中。我去西山路34號看望曾經是毗鄰的他們一家。哪裏想到,我一進院就撞到了三座新墳。原來,李叔叔到家後,才找到人幫助扒出他的三個已經遇難的親人 –他的妻子和兩個成年的孩子。站在他右臂砸斷的二女兒旁邊,我眼前的這個錚錚硬漢,兩眼通紅…

 

眼前這一幕人間慘劇,本來可以完全避免。

 

當時的中國政府,正面對文化大革命導致的經濟停頓。政府以「抓生產」爲由,不允許通報。要求老百姓們每日堅持工作生產。正是這種隱瞞真相,才使得傷亡如此慘重。離唐山80公裡的青龍縣,縣委極其重視地震資訊。 要求每村一定要把抗震準備通知給每一村民。這樣,村民們晚上就不會睡在屋子裡。從而,青龍縣在大地震當中沒有任何人傷亡。

 

大地震過後近二十年,土生土長的唐山人張慶洲,通過對大量相關人員的採訪,寫出了《唐山警世錄》。當時的書名是《唐山大地震漏報真相》。那本書提到地震監測站的準確預測。比如開灤馬家溝礦地震檢測站的馬希融,他先後在7月6日和7月27日晚6點,也就是大地震發生前的6個小時,向當局接連發出大地震預警。但都被國家地震局的高層領導壓下不報。1976年7月14日,當時國家地震局的工作交流會在唐山召開,國家地震局預報室的汪成民要介紹他發現的震情,但卻不允許發言,最後只讓他在7月17和18日兩天晚上的座談會發言。汪成民就利用這個機會,提到7月22日到8月5日之間,河北唐山和灤縣一帶可能發生5級以上地震。與會的青龍縣地震工作主管負責人汪青春,把此消息報告給青龍縣,因爲青龍縣的重視,使青龍縣的百姓免於一難。

 

1976年三十萬唐山人的生命並沒有喚醒中國政府的責任感與良知。張慶洲的書受到了百般阻撓,最後還是沒有能在大陸正式出版。

 

在中國説出真相是如此的艱難

 

四十四年後的2020年,在武漢疫情面前,真相再一次被掩蓋。從李文亮醫生,艾芬醫生,到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和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張永貞教授帶領的團隊。張永貞教授在2020年1月5日已經發現了有關的基因排序,並已向國家衛健委報告,還建議當局採取適當的措施防止擴散,但團隊等到1月11日仍未見國家當局有任何行動才決定公開基因排序。

 

據南華早報消息報導,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和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張永貞教授帶領的團隊,1月11日在virologic.org網站上發佈了世上第一個新的冠狀病毒基因序列,但當局在翌日卻以「整改」的理由關閉該實驗室。

 

直到一月下旬,中共仍然夥同世衛組織與其一起撒謊矇騙世界。2020年1月31日,在譴責美國停止飛往中國航班的同時,中共仍然從武漢向全世界發出飛機,把病毒送往世界各地。同時還在全世界範圍內把22億口罩買空。今天,全世界染疫人數一千三百多萬,死亡五十七萬多。人數遠超過了當年的唐山大地震。

 

不僅如此,由於病毒的傳染性,即將離世的病人與親人都不能面對面告別,這是何等殘酷,如同地震時發生的生離死別!在長達幾個月的隔離期間,疫情與隔絕對人們心理狀況的衝擊,尤其對兒童和少年的心理負面影響,將會長期持續。增加了600% 自殺熱綫電話,增加了300-500% 的家庭暴力,增加了500%的酒精消耗量。還有那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由於突來的疫情失去了工作的人們和他們沒有食物的孩子們。發達國家的孩子們,有政府救濟;可是生活在經濟不發達國家的孩子們,怎麼辦?!在正常環境下,美國每個月正常體檢發現的癌症病人大約在十五萬左右,過去三個月的停頓狀況,將導致四十多萬人漏檢,失去及時治療的機會。又為未來病毒感染提供了機會。牙齒健康與心臟健康相關。牙醫在過去三個月的關閉,也給老年人的心臟健康產生了直接的影響。武漢肺炎對人類的衝擊,是不能衹拿生命與金錢來計算的。

 

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災難嚴重,世界各國紛紛來電要求提供援助。中國政府不管唐山人的死活,大聲宣告:「中國一如既往,自力更生,抗震救災!」可憐的唐山人,在七月底和整個八月的驕陽下,或是在瓢潑大雨之中,我們沒有水,沒有食物,沒有居所。面對幾千噸重的水泥預制板山,對壓在下面的生命愛莫能助。在那第三天肚子就腐爛崩開的屍體堆裏,面對鋪天蓋地的蒼蠅和蛆蟲,在惡臭中尋求生存。

 

一個永遠是偉光正的政府,一個沒有責任與廉恥心的政府,一個心中不管百姓死活的政府。

 

同時 我們也記得,1976年也是中國政治局勢天翻地覆的一年。上帝用三十萬唐山人的生命結束了文革。

 

1976年初,周恩來和朱德去世。1976年9月9日,唐山大地震43天之後,受到驚嚇的毛澤東去世。10月6日,中南海政變。汪東興幫助華國鋒逮捕了江青、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四人幫被抓,十年文化大革命結束。

 

這次疫情,終於給世界機會看清了中共的本質。義大利在今年一月底傾倉將防疫物資用飛機送至中國,等到義大利的疫情嚴重,中國政府卻要義大利政府出錢,再把自己救援的物資買回去。法國總理馬克龍向中國買口罩,習主席要馬克龍接受華爲的5G方可得到口罩。不僅如此,還要把病毒產生的原因嫁禍於美國軍隊。

 

今天我們看到,2020年7月12日,不止是唐山再次發生地震。這一天,中國至少有4個地方發生了地震。當天下午1點多,雲南紅河州綠春縣4.4級地震,下午3點多,四川阿壩州若爾蓋縣發生4.4級地震。而當天發生最早的地震,大約淩晨2點半,是發生在靠近三峽工程核心地段的重慶巫山。震級3級,震源深度11公裡。

 

三峽大壩的安全關係著下游數不清的生命。

 

中國的命運將向何處去?中國百姓還要經受何等的苦難?難道上帝還要再用幾十萬中國人的生命來爲中共祭奠嗎?

 

※作者為河北唐山人。米蘭工大機械工程博士,美國Indiana大學凱利商管學院MBA。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