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華府:拜登「為人民幣服務」的國安影子團隊

楊喜慧 2020年07月30日 00:01:00

假若拜登總統大選勝出,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中)極可能是未來美國國務卿人選。(湯森路透)

現在,當共和黨在民調上落後的同時,大家開始「預測」民主黨拜登(Joe Biden)入主白宮後的中國政策如何?他們還會繼續反中嗎?

 

要回答這問題,必須要從四年前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敗給川普那刻開始說。那年希拉蕊敗選確定,原本興致滿滿要入主華府最高權力中心的那些「可能的」國務卿,「可能的」國防部長馬上「失業」,對未來充滿空白,於是他們不約而同都想成立「戰略顧問公司」(strategic consultancies)。在華府,「顧問」與「說客」(lobbyist)的界線非常模糊,但顧問卻是「彈性」許多,顧問很多時候沒有「利益迴避」的問題。太多退休的國安人員成立自己的戰略顧問公司,但有例外,如WestExec Advisors雖然也是前政府官員組成,但都大有可能是拜登的國務卿、國防部長、聯合國大使等。

 

這家公司的四位創辦人的背景,前副國務卿,前副國防部長,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參謀長,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主任,前國防部長高級顧問和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主任,重點成員前CIA局長、反恐中心前主任、美國前駐以色列大使等,簡直像是拜登的影子內閣,個個未來不可限量。這家公司雖然年輕,已經可以與享有盛名的頂級顧問公司波士頓諮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BCG)合作,BCG看中的可能就是WestExec引以為傲,強大的網絡人脈。WestExec也已有頂級客戶如Google,這是另一個精彩的故事。

 

驚人的發現,WestExec還有另一個專長,可以幫助客戶打進中國市場

 

WestExec的網站這麼露骨地描述,「WestExec制訂的戰略,確定了中美利益相關者的參與」「關於亞洲的市場進入,WestExec設計參與計劃,促進了與當地主要高層利益相關者的聯繫」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顯白的炫耀他們與中國「主要高層利益相關者」的關係,應該可以推測WestExec與中國「主要高層利益相關者」的關係好到可以成為該公司的賣點,強大的人脈深入中國各領導層。與中國利益交織的戰略顧問公司,應該蠻好推測他們的中國態度會是如何。

 

圖片來源:WestExec網站

 

親中,利益中,都不是只是態度「猜測」。要回答拜登的外交政策,就必須聚焦WestExec的創辦人之一的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外都稱他,湯尼(Tony)。他在拜登還是副總統時,就是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後來湯尼被任命為副國務卿(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湯尼可以視為拜登國安政策的左右手,他現在是也是拜登競選團隊,任高級外交政策顧問,對外代表拜登發表外交政策,拜登如果當選,他「非常可能」官拜國務卿,或是國安顧問,他也以這樣的身份,頻頻發表外交政策,如美國應該反對中國政府「鎮壓」香港

 

湯尼雖然說反對中國鎮壓香港,但是,他對北京可是「親切友善」,在現在的美國政治環境非常突兀。他五月在知名的政治訪談節目「面對國家」(Face the Nation),主持問到拜登政府會不會某種方式求償中國,對於新冠病毒的隱瞞。湯尼說,「中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隨之而來的是巨大的責任」然後他沒有回答求償的部分,而只是提到希望中國提供「必要訊息」和給予美國「訪視權」。然後說,「美國要要求中國,但不是圍毆中國。而是堅持要求中國作為國際行為體,履行自己的職責」但沒有提到中國不履行怎麼處理。

 

湯尼的中國態度,是雖然知道中國有錯,但不忍責罰的溺愛,「未來可能」的國務卿都這麼想了,拜登總統的中國政策會如何走向就呼之欲出了。想知道拜登的核心國安團隊在想什麼,檢視一下他們過去三年的經歷,是不是「為人民幣服務」答案同樣也已水落石出。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現居美國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