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我在越南的媽找到了! 謝佩妤兒時最暖的「阿秋」(上)

陳德愉 2020年08月22日 10:00:00

越南保母阿秋在謝佩妤2歲時到她家,伴她4年孩提時光,闊別15年後,佩妤決定展開尋人超級任務。(合成畫面/沈粲家攝、謝佩妤提供)

20歲的謝佩妤目前就讀於中興大學獸醫系,課餘時,她接了許多打工的工作,其中一件是「陪玩姊姊」:在家長忙碌時,當小保母陪伴幼童玩耍。

 

她說,那一天她正在陪一個2歲半的小弟弟玩耍。弟弟將玩具的聲音開到最大,佩妤害怕會吵到鄰居,立刻把玩具的音量轉小,弟弟又伸手將音量調大,佩妤緊緊張張地趕快把聲音調小,弟弟想必是看破了佩妤的心情,覺得姊姊的反應比玩具更有趣,兩人就這樣一來一往著。佩妤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狀況,滿心焦慮,就在這時候,她想起了自己的保母阿秋,「我小時候,是不是也讓她這樣痛苦呢?」佩妤懊悔地想。

 

越南保母阿秋,在佩妤2歲時來到她家,照顧阿公及佩妤姊弟,對佩妤來說,阿秋是比親生母親更親近的照顧者。佩妤告訴我:「這些年來,每當我覺得疲憊、難過時……,為錢煩惱、功課壓力大、前途徬徨、同儕相處的困難時,我都會想起阿秋。」

 

20歲的謝佩妤目前就讀於中興大學獸醫系,閒暇之餘會變身保母小姊姊。(沈粲家攝)

 

常常——薪水還沒下來,可是要交房租了,晚上躺在床上不能成眠,翻來覆去地煩惱著——每一次她都會想:「如果阿秋在我身邊,(即使無法解決我的困難),但我應該會感覺好多了吧。」

 

此刻,不知所措地坐在這個調皮的2歲半孩子面前,佩妤對阿秋的懷念一發不可遏止。突然,她的手機響起訊息通知,低頭一看是媒體傳來的簡訊,上面寫著:「佩妤,找到阿秋了!」

 

那時,她與阿秋已經分別了整整15年。

 

 

6歲記憶封存 「最陌生熟悉人」無跡可尋

 

分別時僅有6歲的佩妤,不知道阿秋的聯絡方式,也不知道阿秋的真實姓名,只知道就在某一刻,阿秋離開了她的家,從此成為她無限的遺憾。

 

「今年是我的20歲生日,我下定決心要送自己一個禮物,我要找到阿秋。」佩妤說。

 

佩妤心情低落時總會掛念兒時保母阿秋,「她在身邊就好了」。(沈粲家攝)

 

這些年來,佩妤的家庭遭遇許多變故,早已失去了阿秋的資料與聯絡方式。但是,佩妤仍然嘗試用各種方式尋找阿秋。

 

「我曾經在臉書上、IG上嘗試用「秋」尋找,我猜想,秋是不是她的姓呢?」

 

佩妤也去勞工局詢問過,「可是我連阿秋的全名都不知道,他們也無法幫忙我。」

 

就在這時候,佩妤偶爾地看到媒體上登出「尋找第二個媽媽」的計畫,抱著試一試的心情,她將自己與阿秋相處的點點滴滴,寫成一篇長文投稿,並被翻譯成越南文。

 

小時候的佩妤與越南保母阿秋。(謝佩妤提供)

 

 

PO文尋「秋」轟動越南 分散15年淚重逢

 

驚人的是,這個20歲的女孩的回憶文章,經過網路傳到了越南,文章在越南引起轟動,不斷地被轉寄,僅僅一天時間,就傳來好消息。

 

佩妤告訴我,當阿秋聽說自己在找她時,哭了半個小時。原來,這麼多年來,這對異鄉母女始終互相思念著。

 

我跟佩妤約在學校附近,她匆匆抵達約定的採訪地點,太陽曬得臉紅紅的。

 

佩妤的父親在她國中時因病過世,母親也生病無法出去工作,母子3人倚靠母親偶爾在家為人做美容,以及阿嬤的接濟生活。佩妤要負擔自己的生活費,暑假接了4份打工,忙得不可開交。

 

皇天不負苦心人,佩妤寫的尋人啟事被翻成越南文轟動網路,一夕之間就和阿秋搭上線。(謝佩妤提供)

 

 

從小被「母獸護幼崽」感動哭 點燃獸醫魂

 

她立志成為一名獸醫師,從高中起就在動物醫院打工,也以特殊選才的方式進入心中的第一志願中興獸醫系。她告訴我,自己從小就喜歡動物,「看電視上的紀錄片,母豹帶著小豹覓食,看得淚流滿面。」

 

母獸餵食小獸,那是造出一切的神,給予一個生命去愛另一個生命的方法。那種生命的力量深深打動佩妤的心。

 

阿秋,也曾經餵養過佩妤姊弟。

 

「我還記得阿秋來我們家的第一天,我從幼稚園放學回來,看到一個女人站在阿嬤的身旁,微笑看著我。」佩妤回憶。

 

佩妤立志當獸醫是源自小時候動物紀實節目,母子情深片段總令她淚流不止。(沈粲家攝)

 

從此,佩妤便與阿秋形影不離。她說,幼年的回憶她都忘光了,只有關於阿秋的點點滴滴,隨著時間流逝愈來愈清晰。

 

「每天早晨她會幫我梳洗換衣服,然後再陪著我走去離家不遠的幼稚園上課。下課後她照顧弟弟,也會陪我玩遊戲。那時附近住了一個同樣來自越南的鄰居,阿秋與她的關係很好,我們常常寫信給她,先由我口述,阿秋再把我說的話翻成越南文,最後投到鄰居的信箱裡。信的最後,我總是會稱讚鄰居家的碗很漂亮。」

 

「爸媽不在的夜晚,我們一起推著弟弟去看歌仔戲,阿秋總是會安慰被舞台聲光效果嚇壞的我。」

 

阿秋將內心事對這個5歲的孩子傾訴,所以佩妤知道阿秋家的大大小小事情,她離婚了,有一個孩子等等。

 

 

悔當4年小惡霸 懊惱沒對阿秋好一點…

 

佩妤說,自己簡直是個小霸王,「有一次阿秋幫我換衣服,我一直不滿意,換了超過十套。我和媽媽睡,阿秋和弟弟睡,我總是趁媽媽睡著了,偷偷溜到阿秋的房間,告訴她我尿床了(可能只有一滴吧),要她幫我換衣服。」

 

佩妤說,這些年來,她無時不刻後悔著,阿秋在的時候,沒有把她當作長輩來尊重。「我有時會亂跑,躲起來偷看她著急地找我。」

 

佩妤回憶5歲的自己實在太幼稚,未曾向阿秋道謝,還老害她挨罵。(沈粲家攝)

 

 

「那時只有阿秋信我」 卻未曾好好謝謝她

 

「有一次,我硬強迫身上沒帶錢的她買臭豆腐給我吃,後來她只好向攤販賒帳,和我一起蹲在門口把臭豆腐吃完。我們蹲在門口吃東西被爸爸看見了,爸爸還大罵阿秋一頓……。」

 

「我好後悔……。」

 

佩妤還記得,每天晚上,她都看到阿秋疲憊、發紅的雙眼,「我卻沒有親口對她說一句謝謝。」

 

「我剛上小學的時候,被同學誣賴偷東西,爸媽和老師都不相信我,甚至罵我是小偷,只有阿秋相信我,給我據理力爭的信心。」佩妤說。接續下集

 

【上報人物看更多】

【謝佩妤與阿秋】心事保母懂 一句「爸爸很愛你的」讓痛痛飛走了(下)

●窮日子也要很有錢地過… 「藝廊堂主」劉慶堂的3米半交友圈(上)

被政治耽誤的羅淑蕾 61歲變身畫家彩繪第二春(上)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