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佩妤與阿秋】心事保母懂 一句「爸爸很愛你的」讓痛痛飛走了(下)

陳德愉 2020年08月22日 10:00:00

謝佩妤永遠記得保母阿秋當年將她視如己出,分別前還偷塞了1千元給她。(沈粲家攝)

阿秋走了以後,爸媽曾帶著念小學的佩妤去新雇主家找過阿秋一次,「阿秋抱著新雇主的小孩。」佩妤說,阿秋看到自己非常高興,還流了眼淚,臨走前,阿秋塞了1千元給坐在汽車後座的佩妤,「可能她預料到這是她們最後一次見面了,而這1千元是她唯一能給我的東西。」

 

佩妤曾想要記下阿秋的電話,但媽媽說,阿秋不能給別人雇主家的電話。她也去找過那位與阿秋要好的鄰居,鄰居卻告訴她,自己與阿秋早就失聯了,不久,鄰居也搬走了。

 

佩妤說,阿秋離開後,家裡的經濟壓力愈來愈大,父母常常爭吵,大人們開戰時,幼小的佩妤會害怕地躲進浴室裡,每當她一個人在浴室裡發抖的時候,「我總是想,如果阿秋在我旁邊,我就不會這麼害怕了吧。」

 

 

夜夜夜夜想念阿秋 「她治療了我的童年」

 

父親在佩妤14歲時過世,她試著去讀懂父親的死亡證明,紙上寫著父親的許多器官都壞了,應該是酒喝太多——她告訴我自己緊緊牽著弟弟的手,站在加護病房外,看到父親的監視器上的一直線,看到父親灰白的臉孔,死亡突然變得如此具體可以觸及——姊弟倆都害怕得不得了。

 

父親過世後,母親的情緒開始不穩定,生活變得辛苦,家庭裡有愈來愈多的衝突,每一次家裡發生爭吵時,佩妤總是會傷心地想:「阿秋,阿秋,妳在哪裡。」

 

佩妤透露,父親過世後,母親情緒不穩定,也讓她好想好想阿秋。(沈粲家攝)

 

她說,大概從國中開始,尋找阿秋的想法就在她的腦中徘徊不去。

 

「有些人的童年可以治療他的一生,有些人要用一生去治療他的童年。」佩妤苦澀地看著我。阿秋,就是那個能夠治療她的童年傷痕的人。

 

接到阿秋的消息的那一天,佩妤結束自己保姆的工作,回家準備與阿秋視訊。佩妤說,自己激動到雙手不停顫抖,花了好久時間才平復心情按下通話鍵。

 

 

媽媽永遠是媽媽 阿秋「沒變」只是再婚

 

一看到阿秋的臉,佩妤就哽咽了,「我叫了一聲阿秋,她就像我小時候記得的那樣,叫我妹妹。」

 

阿秋現在48歲了,離開佩妤家後她去桃園幫雇主賣魚,現在則住在北越的一個小島上,與她再婚的丈夫一起捕魚。阿秋還打開冰箱,讓佩妤看看她家冰箱裡滿滿的魚。

 

「最驚人的是,她和我記憶中的,一模一樣。」佩妤說。

 

我看著佩妤提供的幼年與阿秋合照的照片,比較著現在的阿秋,當年的少婦如今已是半百老婦,老得多了,原本白晰的皮膚,因為在漁船上工作變成紅黑色,還有一道道日曬的皺紋,實在難以辨認是同一個人。我想,那是因為在佩妤的心中,阿秋就是第2個媽媽;而媽媽就是長得像媽媽啊,媽媽沒有美醜,也永遠不會變老。

 

佩妤說,她還記得父親從前對阿秋講話很不客氣,她在報名參加尋人計畫時,一度害怕阿秋不會原諒父親,想要放棄尋找阿秋。

 

 

心中困惑秒被點破 阿秋:爸爸很愛你們的

 

「沒想到,我們接上電話,阿秋對我講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佩妤睜大眼睛:「她說,『妹妹,爸爸是很愛你們的,他從前常常告訴我要好好地照顧妳和弟弟,不要給你們看電視和吃零食,他很愛妳們。』」

 

聽到阿秋的話,佩妤的眼淚一顆又一顆地掉下來,那些傷心、難過、害怕的記憶,彷彿都在阿秋的溫暖話語裡,隨著眼淚流走了。

 

「妹妹,爸爸很愛妳和弟弟的。」阿秋一席話瞬間瓦解佩妤多年來的心中大石。(謝佩妤提供)

 

媽媽和弟弟也加入通話,阿秋指著身上的衣服對媽媽說:「太太,這是妳以前送我的衣服,還記得嗎?」這麼多年了,阿秋一直將衣服留著當紀念。阿秋告訴佩妤,她至今仍然背得出媽媽的手機號碼,她也曾嘗試與他們聯絡,但是因為媽媽換號碼,所以才與他們失聯了。

 

「太太,妳還記得以前妳每次跟先生吵架了,就說要把弟弟給阿秋帶回越南。」阿秋說,那些往事讓媽媽大笑起來。阿秋一一數著點點回憶,這個家曾經有過的幸福時光,那一刻又回到了佩妤母子3人的身上。

 

 

「這次絕不再錯過」 疫情過後來台重溫天倫

 

分別時,他們與阿秋再三確認彼此的電話號碼,「這一次,我們千萬不能再錯過了。」佩妤興奮地告訴我,有一個越南旅行社的老闆,看到了她寫給阿秋的信,願意贊助阿秋來台灣與佩妤一家人團聚。

 

那位越南老闆一定知道,這些越南媽媽們是如何地思念著她們的台灣孩子。餵食從來不是一份工作,而是愛的動作,這些孩子們被來自遠方,不知真實姓名的「她們」不停地愛著。

 

佩妤興奮地說,有越南旅行社老闆,看到了她寫給阿秋的信,願意贊助阿秋來台灣與佩妤一家人團聚。(沈粲家攝)

 

佩妤非常興奮地說著她與阿秋的種種計畫,疫情過後,她們要一起過年,將來自己結婚生了孩子,要去阿秋家看她……。

 

「每一年的生日,我都會許願希望有幸福美滿的家庭。」佩妤說,如今,她的家夢因為找到阿秋愈來愈完整了。回顧上篇

 

 

【上報人物看更多】

●我在越南的媽找到了!  謝佩妤兒時最暖的「阿秋」(上)

●初登板就當登輝伯「翻譯米糕」 史上最年輕總統文膽李靜宜(上)

●用設計「堅守」台灣 聶永真不戀棧:創意沒了就退休(上)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