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點成為登輝先生的文膽

黃澎孝 2020年07月31日 10:22:00

宋先生對我的文稿很滿意,沒想到,報告完畢後,連李登輝總統都很稱讚,而且還要宋先生徵詢我,問我要不要去府裡當他的文膽。(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登輝先生大去了!

 

他對台灣的貢獻,以及身後歷史定位,已經有太多文章面世了!我不敢狗尾續貂,那就說說我與他的一段特殊機緣吧!

 

政壇上很多人都把我歸類為宋楚瑜人馬。但是,卻少有人知道,我與宋先生結緣,是因為登輝先生的關係。

 

此話怎說呢?這要從民國七十八年,我從國防部軍職外調到大陸工作會不久,就獲主任鄭心雄博士的賞識,成為他的機要秘書說起⋯⋯。

 

鄭先生是情報界元老鄭介民的公子,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的心理學博士,本是李登輝屬意的國安局長人選。可惜天不假年,才50歲就因肝癌去世。

 

鄭先生去世後,我被安插到宋秘書長辦公室,擔任信函處理的冷差事。當時負責黨主席黨內文稿的秘書處副主任蕭知行先生,即將退休。他知道我是「心廬」畢業生,又曾任「劉少康辦公室」的主筆;所以在國民黨十屆三中全會召開前,就私下找我代筆主席講稿。不意,宋秘書長卻看出了端倪。追問之下,從此主席的講稿就成了我的「業務」。同時,我也成為宋先生的文膽。

 

過去國民黨有個慣例,即將出任要職的「內定人選」,都會被安排到「總統府國父紀念月會」上做專題報告。

 

民國八十二年,宋楚瑜出任台灣省主席之前幾個月,宋先生也獲邀出席總統府國父紀念月會,並被指定爲「專題報告人」。題目是「國父思想的時代意義」。

 

本來,「國父思想」這等「老八股」的文章,很難寫出新意,但是,宋先生卻對我的文稿很滿意,除了請文工會主任祝基瀅博士看ㄧ看,幾乎一字未改。

 

沒想到,報告完畢後,連李登輝總統都很稱讚,而且還要宋先生徵詢我,問我要不要去府裡當他的文膽。

 

我答應隨時候召,但是,我抓住登輝先生曾說的:民主時代,從政者就應該歷練民主選舉。所以表示:我的意願是去參加選舉!這也是後來我能夠被提名參選國民大會代表的原因所在。

 

但是,更沒想到,後來李宋關係生變,李登輝要國民大會修憲凍省,我個人頗不以為然,而屢批登輝先生的逆鱗,從此,我與登輝先生便漸行漸遠了!

 

1998年的立委選舉,時任退輔會主委的楊亭雲上將,以黃復興黨部主委的身分,本屬意提名我去三重、新莊選區選立委。但是,登輝先生一句話,就結束了我在國民黨的政治前途。

 

他說:「黃澎孝是宋的人」⋯⋯。

 

你說我會恨他嗎?

 

不會!一點也不會!

 

是我辜負了他的栽培!

 

換了我是李登輝的話,也是一樣的!

 

倒是後來「另一個黨」的主席因為要拉攏一位剛卸任的本土市長,來代表該黨參選立法委員然後,這位黨主席跟我說:「澎孝,我們自己人,你就讓一讓吧!」哇勒!「自己人」就該讓一讓?那還不如當「敵人」好了⋯⋯!

 

坦白說,我還是喜歡李登輝的恩怨分明⋯⋯(文章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作者為前國大代表,「印度風」企業集團創辦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