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辭世】野百合運動結緣 范雲:他是愛國、愛智者,並一直對世界保持好奇心

上報快訊/吳亦軒 2020年07月31日 16:14:00

前總統李登輝30日晚間與世長辭,政商各界人士也紛紛出面悼念,民進黨立委范雲30日在臉書回憶兩人相識經過。(資料照片)

前總統李登輝30日晚間與世長辭,政商各界人士也紛紛出面悼念。民進黨立委范雲30日在臉書回憶,兩人在野百合運動時首度碰面並結下緣分,他對知識的真誠熱情,以及面對學運年輕人的親切幽默,更令范雲感到印象深刻。

 

范雲還說李登輝「是個愛國者、愛智者,並對世界和年輕人一直保持好奇心」,她嘆說,可惜再也沒有機會,能從他身上學到對世界、知識的趣味了。

 

范雲表示,第一次面對面地見到他,是在1990年的3月21日。她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與五十幾位學生進到總統府。「忐忑並不是因為第一次進入總統府,而是,作為一場學生群眾運動的幹部,我不確定剛剛得到權力,確定被老國大選出的李總統,能否承諾廣場學生要求民主的抗爭訴求。」

 

她指出,沒想到李總統看到大家時,看起來相當親切。比起同時在場的副總統李元簇「發言就是一付教訓學生的模樣」,當年的李總統可以說是很努力用他的高亢話語,希望說服學生要相信他也有心要改革。李登輝甚至還說,他年輕時也和學生們一樣,「我一直要到很多年後,才明白,他當年對那場學生群眾抗爭的善意,並不容易。即使當年的我們是如此理直氣壯地覺得,他就是該接見學生、接受訴求。」

 

范雲寫道,李總統讓她驚訝的第二件事是,他後來真的實踐了國會全面改選這個承諾。她作為一個社會運動參與者,以及後來的社會運動研究者,這樣的經驗真的是少數。這是學生運動的幸運,更是台灣歷史的幸運。回頭來看,無論是國民黨內主流派與非主流派鬥爭的需求,或者是李登輝為了鞏固領導地位的計算,最後的結果,的確加速了台灣民主化的腳步。

 

范雲說,第二次見到李登輝總統是1992年。野百合運動的兩年後,還是反對黨的民進黨,參加柯林頓總統候選人的民主黨提名大會,她代表公民團體在出國前被李總統接見。他一見到范雲時,就說:「范雲,你還記得我嗎?」讓所有人都笑了。

 

范雲說,她到今天還記得,當天他拿一本自己文章的小冊送她時,不厭其煩地翻到某頁,指著其中的一行說:「妳是念社會學的,這裡我有寫到社會學家韋伯說…..」范雲指出,李登輝作為一個理工出身的總統,對社會學知識的真誠分享熱情,以及面對一個來自抗爭運動的年輕人的親切幽默,讓她印象深刻。

 

范雲坦言,或許是因為她一直容易懷疑權力,也不習慣和有權力的人保持聯繫,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她和多數人一樣,是在媒體上看到卸任後的李登輝,超過20年沒有找過他本人。她指出,當她2015年再度捲入政治後,才有兩次的機會,在友人的建議下到外雙溪的官邸,和他面對面談天。這時候的李登輝,已是90多高齡。

 

她表示,兩次會談中都為他的身體擔憂,李登輝的聽力明顯不好,會中出現不少答非所問的狀況。但這兩次會面,也為他還能在許多議題上提出深入見解的智慧與毅力感到佩服。聊到國際出路時,李登輝更念念不忘台灣應當如何主動出擊,面對中美局勢的挑戰。甚至連社會民主理念,都有許多自己的觀點。

 

范雲表示,她沒有任何企圖在這即時的回應中,為這位台灣歷史奇人作任何定位。她想分享的是,從和他僅有的幾次互動中,感受到他是個愛國者,也是個愛智者,更是個對年輕人、對世界一直保持好奇心的人。她惋惜地表示,「只可惜,我再也沒有機會,能從他身上學到對世界與對知識的趣味了。」(第3號颱風辛樂克31日恐生成

 

 

【民主先生李登輝】

●【李登輝辭世】首接待達賴喇嘛的台灣民選總統 西藏流亡政府以歷史照悼念

●【李登輝辭世】「功過評斷留待後人」 江啟臣指李主席時代:留給許多黨員複雜的感受

 

 

 

關鍵字: 李登輝 范雲 野百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