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以路線為名 民眾黨需重開機

江欣彥 2020年08月02日 07:00:00

民眾黨應從菁英取向的都會型政黨窠臼中走出,讓黨跳脫當前支持度萎靡不振的窘境。(沈粲家攝)

台灣民眾黨於上周召開第一屆黨員大會,會前籌備過程卻屢屢傳出到場人數恐有不足的疑慮。誠然,如同該黨所宣稱,箇中緣由在於成立之初入黨資格的低門檻,引致於新興政黨在轉瞬間匯集近一萬二千名合格黨員,復以未在黨章中同步訂定黨代表的代議機制,才衍生現下的問題。除此之外,難道沒有其他原因了麼?個人以為,除了與黨員之間的溝通聯繫渠道尚未有效建置(或像官方所表示,許多信件被歸類為垃圾郵件),黨的路線未明、致使支持者無法凝聚向心力,實為其中關鍵中的關鍵。

 

我們不妨先來簡單檢視當前各該政黨的政治光譜定位,以「國家認同」與「社會正義」兩個軸線析之:執政的民進黨走過2018年底的顛簸潰敗後,自香港反送中運動得到啟發,其後又因中國爆發新冠肺炎而招致國人嫌惡,在內宣上顯然較過往更訴求與中國壁壘分明,而倡言台獨路線也轉型為「天然獨」的內化意識。至於「社會正義」軸線,不論從環保、勞工、司改等議題,民進黨皆一改過往與公民團體同在的作為,轉而從國家發展的高度,擘劃其所認為應然的政策方向,頗有揚棄理想、回歸現實的「掮客型政黨」影子。綜言之,民進黨的光譜乃「國家認同朝中左(主權國家論述),社會正義朝中右(國家發展優先)」。

 

而最大在野的國民黨,歷經韓國瑜所掀起的「九二共識」旋風消逝後,頓失神主牌的他們,似乎有意趨同於民進黨的「主權國家」基調,希冀在肯認台灣的國家地位後,與中國保持適當的安全距離,但在基本盤仍無法適應新論述的情況下,黨的重新定位在當前似乎遭受到相當的阻力,僅能繼續鄉愿的避談國家認同。至於在「社會正義」方面,儘管加大與過往不同陣線公民團體間的合作溝通,但在對議題掌握尚且生澀的情況下,反顯得彆扭,目的像是刻意找出與執政黨迥異的軸線,好進行政黨間的攻防。換言之,國民黨或在痛失2020執政的契機後,存有大幅修正政黨光譜的企圖,但沉疴的基本盤、及尾大不掉的大老幽靈猶在,僅能持續既有的「國家認同中右(維持現狀),社會正義中右(掮客思維)」的光譜定位。

 

至於身為小黨的時代力量,從太陽花運動起家,反中的立場固然鮮明,但自取得中央與地方議席、順利紮根後,明顯有將主張訴諸體制內解決的跡象,而不再逕自以激進的公民運動來發聲;是故,甫成立之初,外界總認為其與「台灣團結聯盟」的光譜屬性相近,只是取而代之、註定過渡性政黨的命運,顯然已有所不同。更況在社會正義面向,從勞基法修法、同婚議題、環境保育、公部門揭弊、司法改革等議題場域,時力皆展現清晰分明的立場論述,助其站穩鮮明的「小市民代言人」角色,尤對年輕族群而言,做自己、不模擬兩可的黨格,格外受到青睞。據此歸納起來,時代力量的光譜為「國家認同趨左(內造化台獨),社會正義趨左(訴諸社會公平)」。

 

不被「都會型政黨」框架

 

回到對台灣民眾黨的評析,2020總統大選曾一度看似成型的「郭(台銘)、柯(文哲)、王(金平)聯盟」,再加上與宋楚瑜向來交好,打從成立之初,咸被定位為另一個「親民黨」。果不其然,親民黨在立法院勢力由民眾黨承接,但本以為能衝著白色力量光環集結第三勢力的野望卻未能實現,時力憑藉著自身的品牌路線,繼續握有特定支持群的影響力,反倒是民眾黨在順利成為第三大黨後,必須亟思如何不被類親民黨「都會型政黨」框架所束縛,能夠助柯文哲市長2024攻取大位。

 

從民眾黨當前的運作析之,政黨定位問題絕非杞人憂天,與親民黨相仿的,現階段談及民眾黨,所直接想及的,就只有主席柯文哲一人,對民主政黨而言,這就是個致命傷。當您無法想像主席可能更易,抑或沒了誰這個黨就無法存續,則期欲拓展黨的影響力,終究會是個阻礙。誠然,相信當初會選擇加入民眾黨的朋友,自是衝著「阿杯」的魅力而來,但如何在個人群眾魅力之後,為黨留下可茲凝聚向心力的路線論述,才是一個有意角逐中央執政權的政黨,所應有的必要作為。

 

當然,民眾黨並非全無核心價值,現階段所倡議的「國家治理」與「財政紀律」即屬之,但治理本身的陳義過高,屬性上類似於公部門內部的自律規章,除了較難以引起共鳴外,所吸引的選民客群,其實與國、民兩大黨相去不遠,在形勢比人強的權力原則下,顯難與既有大黨抗衡。至於財政紀律就更是自縛手腳,人民普遍對政府財政狀況無感,沒有著政府可能破產的想像,基此,當大眾認為用舉債來嘉惠個人有其必要,縱然違背財政紀律,試問作為民意至上的政黨,敢勇於說不嗎?從民眾黨團在前瞻二期預算同意權、以及紓困預算審議的論述,只是一再強調嚴守財政紀律,卻莫敢直言反對籌編的兩難處境便知,該議題顯非合宜的光譜定位軸線。

 

那麼,民眾黨的政黨光譜該何去何從呢?就個人的拙見,在「國家認同」方面,走務實派、不偏統獨任一方確實是台灣當前的最大公約數,趨向上是正確無誤的,但如何擺脫過往「兩岸一家親」、「小藍」的刻板印象,便需要透過更明確的兩岸路線確立來去除標籤。承平之際,兩岸或許如「學姊」黃瀞瑩所言是「假議題」,但選戰交鋒之際,憑藉著「芒果乾」刷存在感的打法,往往便能弄假成真,變成戰場上聚焦的重中之重,若未能「超前佈署」率先打預防針,屆時將難以抵擋中國威脅想像的滋擾。

 

真正擁抱「民眾」

 

其次在「社會正義」軸線上,很清楚的,兩大黨因著過往執政的經驗,選擇與現實屈服的發展基調在所難免,而時代力量儘管站穩社會公平的位置,但議題多著重在人權倡議,而較少有經濟走左的鮮明立場;由此析之,社會正義軸線的左派論述,是作為新興政黨值得去嘗試的路線拓展。與經濟左派光譜相近的選民,過去或有感於檯面上皆無可代表自己的人選而對政治感到冷漠,但自韓國瑜崛起所颳起的「庶民風潮」後,大家或可明瞭,當該族群能夠有所聚焦、箇中所展現的顛覆力,是無可限量的。韓國瑜的曇花一現,全然歸因於其人格特質的缺陷、以及被貼上假庶民標籤所致,並不代表基層動員量能的不可行;韓充其量只是個圖騰、一個蟄伏已久階級即將崛起的前奏,在韓流褪去之後,等待著下一股浪潮的襲來順勢再起。台灣民眾黨能否銜命而起,帶領著基層族群返回政治場域的行列,坦白說,我是有相當期許的。

 

台灣民眾黨的組織章程第一條即表明「以台灣為名,以民眾為本」,是故帶領廣泛的民眾走向公共參與,本就合乎創黨的宗旨,因此將政治光譜確立在訴求實現經濟階級正義的左派,也是理所當然。或許在歷經韓流的潰敗後,從政者不喜再掀起以階級動員為名的戰爭,但動員的模式何其多,揚棄韓式的「民粹打法」,藉由理性路線的思辨打動人心,讓基層族群深刻體察到政黨對於己身的關照,從而再次燃起對政治的熱情。

 

儘管同名、卻肩負著迥異的時代使命,民眾黨不妨向先進看齊、承繼起蔣渭水先生對工農階級的關懷精神,以路線為名、透過真正擁抱「民眾」,從菁英取向的都會型政黨窠臼中走出,讓黨跳脫當前支持度萎靡不振的窘境,重新開機再出發。

 

※作者為成功大學政治經濟研究所博士,曾任勞動部機要秘書,現職為立法院法案助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